【热点互动】中美贸易谈判成拉锯战:结构性改革能谈拢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2月16日讯】【热点互动】中美贸易谈判成拉锯战:结构性改革能谈拢吗?: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2月15日星期五。

为期一周的美中高层贸易谈判,周五在北京落幕。媒体报导,双方正在准备一个备忘录,以便在下一步“川习会”时为达成协议作为框架。不过在关键的结构性改革方面,中方几乎没有做更多让步。白宫声明称,中美下周还会在华盛顿继续谈判。

那么在这样一个谈判中,距离3月1日的关税调整上限已经只有15天,川普是否会延长期限?川习双方都面对什么样的压力要达成协议?中美在结构性问题上能谈得拢吗?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周五,美中新一轮贸易谈判结束。

美国财长姆努钦周五发推特表示,与刘鹤等人的会谈“富有成效”。

周五晚些时候,习近平会见了莱特希泽和姆努钦等美方代表。

中共官方媒体报导称,习近平表示,双方团队磋商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下周双方将在华盛顿继续谈判。

习近平希望达成互利双赢的协议。

美方首席代表莱特希泽回应表示,这次谈判双方在非常非常重要和非常困难的问题上,取得进展。

周五,白宫发表声明说,双方同意以谅解备忘录形式,记载双方任何承诺。

声明还说,本次会谈美方关注重点为结构性问题,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网路盗窃、农业、服务、非关税壁垒和货币。

双方还讨论了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问题,旨在减少美国与中国钜额且持续的双边贸易逆差。

声明表示,下周双方将在华盛顿,继续举行部长级和副部级会谈,美国期待进一步会谈,期待更多进展。

周四,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白宫还没决定是否延长贸易谈判的最后期限。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简讯来发表您的评论或者提问,您也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我们YouTube的直播频道现在是“新唐人热点评论”,欢迎您订阅这个频道,您可以收到直播的即时通知。

破空想先请您来谈谈总体的贸易谈判,一共谈了5天,我们看到先是低一级的级别,然后又是高级别的谈了2天,您觉得这样一个谈判,从迄今的消息来看到底谈成了什么?它有什么样的成果呢?

陈破空:从美方发布的一个声明和中方的报导来看,实际上是进展不大,应该说从1月份到2月份问题都在那里徘徊,徘徊就是美方所关心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如果谈成这些中方在呼应美国的要求似乎愿意承诺,愿意承诺那个的时候,但是美方关心的如何强制实行、如何监督实施,这是美国关切的问题。美国关心的是结构性问题,结构性问题现在其实完全没有完全铺开,表面上看是经济结构性问题,跟政治结构还没有关系。

中方的重点还是在第一个,增加对美国的进口,更大规模的采购东西去平衡贸易逆差;另一方面就在应付美国关于怎么核查的问题在应付,或者在结构性问题上打转,能承诺多少、不能承诺多少。

我想之所以出现这么一个拉锯战的原因是,因为中方擅长拖延为,它主要特长是拖延,它喜欢谈判,而且谈判能够拖延。既然能够拖延的话,3月1日还没到,还有2个星期,干嘛要这么早去答应一切呢?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至少它拖到3月1日,而且这是一个拖法。

还有一个拖法就是,如果习近平和川普能够会见的话,有些问题可以拖到习近平和川普会见去解决。所以由于中方打定主意就是能拖多久拖多久,以拖待变这样的心态,目前应该说谈判的结果很不明朗。

主持人:赵培,我们看到确实这个谈判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往前挪,所以在您看来这次谈判,或者具体说您觉得有什么样的是达成了协议,而有哪些问题是僵持不下的呢?

赵培:其实等于双方都开出一个清单,比如美方清单上要求北京在哪些哪些方面做改变。其实这两个清单最开始双方开出来都是虚的,比如说美方有大的清单,它其实有些东西是无关紧要的,但他新开出来作为一个谈条件的砝码,中方就跟他在这清单上磨蹭,就是这些东西可以减掉,美国说行,你可以减掉,但是你要答应我什么什么,双方其实是这么一个谈判方式。

所以星期五的时候,白宫发的声明里说:双方将会以备忘录的形式记载双方的承诺。也就是说之前一开始,就是在这一轮之前,双方只是把清单里面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砝码抛来抛去,抛完了,现在开始正式承诺了。承诺了哪一些呢?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白宫的声明里面很模糊,其实他说的美国代表团关注的重点性结构问题,包括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网路、盗窃,还有农业、服务业、非关税壁垒和货币,一直都在谈,其实一直都在谈的意思就是说这些方面没有进展。但是双方要到什么时候能有进展?据说是这一切要到,中方是想拖到习近平跟川普见面的时候才想要有进展。

但是关键问题,3月1日之前,习近平和川普是不见面的,那么中方到底答不答应?这个拖延态度让美国,现在看起来主战场是在谈判桌上,其实主战场真正的是在美国白宫里面,美国白宫里面的鸽派和鹰派都要决定,到了3月1日谈判没谈下来,中共还在拖延,我们美国要怎么办?其实主动权在白宫,但是主战场也在白宫,这才是这一个谈判的关键性问题所在。

主持人:所以谈判表面功夫。我想问一些具体的,破空,我们看到这次谈判中,中方似乎抛出一些新的东西,其中有一个新的建议就是要大量地购买美国半导体,把其它菲律宾什么地方的都弄到中国来,算是美国对中共的出口,这样增加了出口量。美国相关业界的人士有人评论说,这样一个提议是聪明过头了。您怎么看?

陈破空:这是一个阴谋,也是一个阳谋。说它是阴谋是因为中共历来用采购,向美方提出采购来削减双方的贸易逆差,想回避结构性问题。但是为什么算是阳谋呢?他公开提出来,原来提出采购主要是其中是农业方面和原油方面,比方购买美国的大豆、美国的猪肉、还有美国的石油来平衡;现在进一步提出购买美国的半导体,大规模购买。

但这个为什么说它是个阳谋呢?因为半导体刚好出问题出在这里,中共方面来说,中共的企业,中国的国营企业和中国的企业也好,两种东西生产不出来,第一个,高进阶的晶元生产不出来;第二个,高进阶的半导体生产不出来。恰恰就这两样事情发生了问题,晶元是出在华为和中兴上要依赖美国,美国一说停,华为和中兴都会停摆。

半导体也出在美国,前一段时间发生一个事情是中国有一个晋华公司,设在福建的,这个公司是中共当局亲自拨了57亿美元所扶持建立的一个所谓的民间机构,实际上是中共党内的机构。这个机构一建立就是为了盗窃美国的技术为人事,然后来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企业。

他怎么盗窃?他找了一个渠线,他跑到台湾,美国的美光公司在台湾有个分公司,他通过收买台湾的员工,从美光公司驻台湾的分公司盗取了技术到了中国大陆。而且这次不仅盗取了技术还非常恶劣的是,当美光公司追究的时候,他用中国的法院来判决,而中国的法院是党的领导,这个企业是党的领导,结果中国反而判决美光败诉,晋华还胜诉。

这个消息传到美国就震怒了,所以美国政府亲自下令断绝给晋华公司的半导体供应,而且是半导体大量限制。中共这次提出半导体之后,试图想使这个东西复活,实际上晋华公司已经陷入瘫痪,中共可以说偷鸡不成倒蚀把米。中共打的算盘是,一方面说我在大量的购买,现在每年购买你的半导体是61亿,我希望6年之内达到2千亿美元,那是什么意思?每年300多亿美元,其实这个东西对美国来说没什么意义。

但是这次非常奇怪的是,美国的商务部的确是咨询美国半导体公司和企业的意见,但是遭到美国半导体公司一致的拒绝,为什么拒绝呢?他们宁愿牺牲利益、牺牲这种出口、牺牲这个经济利益,都不出口给中国,因为美光公司的教训给美国的企业震动太大了,伤害太大了,不仅盗窃技术,还在中国的法院判美光败诉。

所以由于这么一个气氛下,美国的商界企业非常的一致,比美国政府这次表现的还坚决,你现在说美国政府要怎么怎么做,美国企业担心,这次美国政府还想有一点犹豫想咨询的时候,美国企业坚决不让。

所以中共这个阳谋和阴谋也好,应该是不会得逞。从这点可以看出来中共是在继续的耍花招,它要耍到穷尽它自己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否则不会善罢甘休。

主持人:赵培,对于中共这样一个要购买半导体的新提议,您有什么补充?先请您很快谈一下,然后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问您。

赵培:其实这个半导体不光是它在这一次中美谈判谈出来了,因为很多根据商业界的消息是,华为现在要求它在台湾的新聘供应商把它们的工厂挪到大陆去;类似的中共的要求也陆陆续续被发现。

可以看得出中共现在是怕了,因为它不想参与全球的自由世界,它觉得你们自由世界既然不吃我共产这一套,那么我把所有的产能给圈在中国,跟网际网路一样,像一堵墙,我把所有的设备圈在中国,产能圈在中国,这样我还能够在你们对我关起所有门之前,我先关起门,闭关锁国,我能把所有的产能给限制在中国。他估计中共的下一步的战略性、政略性的一个条件,就是他提出的2025已经作废了,这可能是一个新的变化,也是值得业界关注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对,还有一个,我们看到“路透社”有个报导,它说中共方面似乎在补贴方面有一些表态,说是要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然后要做出宗旨,所谓扭曲市场的国家补贴。但是并没有给出细节,您怎么看中方的这样一个表态?如果是真的话。

赵培:真的也没用呀!莱特希泽他都记得中共以前答应过美国什么什么,到现在不做。就是我以前偷你100块钱,然后我跟你讲,我跟你谈判,说以后我不再偷这100块钱。你信得过吗?

这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你之前进WTO你答应的东西你做不到;这一次你再跟川普去谈说,我把我WTO的东西给做到。那么川普是不是应该把你在WTO占的好处给收回来呢?等你做到了WTO再让你进去呢?

这是一个很强盗的逻辑,就是我偷你的东西,我跟你说,咱们来谈个条件,说以后不再偷了,你是不是再给我点好处?是不是一个很强盗,就是强盗都没这种逻辑的,一种共产逻辑。

所以自由社会很难理解你怎么答应了的东西还能答应2次,占2次便宜?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可是值得大家深入去探讨的一个问题:你能不能信得过共产党?

主持人:破空您怎么看?

陈破空:这个补贴我补充一下。这次在结构性的问题中,中共唯一非常爽快答应的就是补贴,为什么它爽快答应呢?因为补贴这件事是最难查的,最难核查。你想中国的那些分公司在美国行动,美国都已经很费心去查了,它抄袭、盗版、嫖窃、搞商业机密、什么机器人手臂,什么玩意儿都玩了!不仅盗窃,还把美国的产品技术卖给美国的敌人,这都是美国经过很多年才去发现、查证、考证的事情。

这个补贴就更难查了,为什么?补贴发生在中国,什么叫“反市场”?比如中共当局是通过单方面来说是国有银行,中共当局拨款来补贴国营企业,在国际上去做不公平的竞争。因为市场经济是说企业自主竞争,在市场上公平竞争。中共是单方面的扶持一些行业,比如单方面的给华为、单方面的贷款,或者是军方无限的技术支持、国有银行无限期的贷款给华为,让华为取得这样的优势,这是对市场经济的一个破坏。

但它说要停止补贴,停止补贴是最难查,你说我停止了,很爽快答应,怎么核查呢?我就说我没有补贴呀!那钱哪来的?是企业自己搞的钱,自己融资的。你怎么知道政府补贴呢?证据在哪儿?死都不承认!在中共里面来说是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一切都在党的控制中,它可以说不是我的。

就跟这次华为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华为的创始人、总裁任正非还出来说:“我虽然是共产党员,但是我们不听政府的,我们不损害客户,我们中国政府要我怎么怎么泄密,或者窃密、监控,我坚决不执行!”。

这根本不可能嘛!第一,他是个党员;再来,他是情报机构的。还有一个,中共自己公布了一个《情报法》,10条,一条条数下来,其中一条写得非常明确:只要国家有需要、政府有需要,任何企业和民间、个人都要配合政府搞情报工作。你华为是中国的公司,你又不可能逃脱这个《情报法》的约束,所以这完全是自欺欺人之说,欺人而且自欺。所以在补贴上答应得越爽快,越说明其中有诈,根本就查不出来!

主持人:是,谈到这个,我想很快问一下赵培,我觉得大家现在都看到一个,就是不管它到底结构性改革能承诺多少,但是关键就是说,哪怕它承诺了一点,你怎么去核实,怎么确保它履行它的承诺?你觉得在这一方面美国到底能用什么样的监督和执行机制呢?

赵培:这个制衡机制,我们之前做了一个猜测,也是在这里做的,能不能像派到朝鲜的核武核查员那样派到中国去?当然很多的专家也提出过类似的意见,就是派核查员到中国去。但是你很难去核查,因为你在中国没有执法权,这就涉及到司法权。就是说即使你抓到它的证据,到底在哪里判?在中共的法庭判?还是到美国的法庭判?所以这个制衡机制其实是个司法管辖权的问题。

在这个方面,中共根本没有法律,你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能管得了中共,而且中共是党领导政法工作,也就是说中共就是无赖,中国没有正常的国家机构,没有正常的三权分立的司法体系。美国的这一套自由社会的想法跟思维在中共那儿行不通,你能不能把它弄到美国来?非常难!

费尽心思美国才引渡了两个中共盗窃的人,一个从加拿大引进、一个在比利时抓捕,还有孟晚舟在加拿大这儿引渡,正在打官司的过程当中。非常难,这个司法成本非常高。那么怎么去监督?怎么制衡机制?这就看美国政府的智慧。

当然鹰派的莱特希泽提出来,咱们先把税收上来!这2千亿关税咱们先收。收完了,如果北京方面履行承诺,咱们也看到这个成效,咱们再把税一点点给降回来,行不行?也就是说先把它在WTO占的好处,咱们先给它暂时性的没有。如果中共也就是北京尊重承诺,真的结构性改革成功,我们也看到实效,我们把税降回去,它还是WTO,我们还按照自由社会的规则玩,这样就可以。

当然这是一个鹰派作法,我比较偏向于这种做法。因为这样的话主动权就在于美国,你不用在WTO的法庭上、或者在中共的法庭上跟它去嚼那些法律条文啦、繁文缛节的东西,你直接看到效果你就直接办,这样的话白宫就有主导权,这样应该是对美国最有利的核查机制。

主持人:是,等一下我们再接着谈一下这个话题,但是我想在谈下一步之前先问一下破空这个问题,我们看到这一次美国贸易代表团在中国,最后一天习近平也和姆努钦还有莱特泽会面,您觉得这样的一个会面是寻常的,还是它有一些不寻常的信息?

陈破空:一方面来说是礼尚往来,因为美国总统会见中国的代表团刘鹤,习近平会见美方的代表团都是顺理成章。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一个不寻常,不寻常就是美国总统3次会见刘鹤,去年的2月份、5月份,和今年这一次,总共是3次;习近平是第一次会见美国的代表团,所以这个显得有点不寻常。当然这跟两国的体制有关,中共想排出一个天朝大国,跟满清一样的,想排出皇帝不容易见到那么一个样子,架势,座位安排都跟美国很不一样。这是一个。

再一个,习近平会见的时候,实际上主要是着重于国内宣传,现在新闻上有很好的标题,就是说美国在打贸易战,但中共在打宣传战,因为一边中共在拖延的同时,它一边在观察美国的国内政局怎么走,看一步走一步,看在最后的期限到之前,川普会不会被国内政治所困?然后中共有机可乘。

另一点,中共在精心的打宣传战,所以最近《环球时报》的调子都变了很多,完全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完全是咄咄逼人鹰派的调子,现在变得软软的,有点像中共的其它报纸一样。然后中共宣传战上打的就是说,如何宣传中美的谈判,中美贸易战对中共是有利的,始终要树中共是赢家的特点。

比如说这一次习近平会见就是这个架势,中共的媒体怎么宣传呢?中共的媒体报导是,第一段是习近平讲什么,第二度还是习近平讲什么,第三段还是习近平讲什么;至于美方代表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讲什么呢?说他们转达川普总统的问候,还说川普总统对习近平非常敬重。然后讲完了,没话了。然后接下来又是习近平说感谢川普,我跟川普有很好的关系,也希望双方能按照我们的继续去谈判。在塑造他的高大上形象、伟光正的形象。

所以这里面全都是一些宣传战,主要是基于国内民意。中共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它小心翼翼看护的还是它的政权,或说领导人的个人权力。所以这个会见如果说有意义的话,它主要是对国内宣传,起这么一个作用。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说,习近平会面的时候他也提到说下周,说中美双方下周会在华盛顿继续谈。赵培先生,您是否看好下周的谈判?因为下周之后再有一个星期就是3月1日,也就是午夜12点,也就是3月2日的凌晨,就是关税的上限期限。您认为这个关税会不会加成25%,还是会真的延期?

赵培:这个白宫还没有定论,从现在看来我还是说主战场在白宫,现在看鹰派跟鸽派的意见。但是这个中共的作法呢,其实刚才陈破空先生讲得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大家看看这个谈判,其实就跟平常老百姓到菜市场买猪肉是一个样的,我买你美国多少斤猪肉多少钱,它其实去谈这个的;但是美国明显比它高了一个等级,美国说我要跟你谈这个知识产权保护,我们怎么样框架性结构,怎么样的司法执行,怎么样的制衡机制。

你不觉得是两个层次的东西吗?北京怎么能低端到这样?去美国买猪肉、买大豆的这种,这叫买卖,商家性的一次性买卖,这根本不是一个贸易框架性的一个法律框架性的谈判。

为什么呢?其实中共党内是一种四分五裂的状态,就是说,顽固派就是死活不放弃共产党的利益,那么习近平架在中间上,这里面的这个关系错综复杂,他能做这种结构性改革,把共产党给革掉吗?共产党就靠在各种贸易当中吸血,吸老百姓的血存活到现在,那么他能去革掉这一切吗?所以就是党内形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状态,就是不可能做结构性改革,像进入WTO那样,就是一拍板我答应什么。

其实共产党已经处于一种将死的状态,那么在这种状态下,它只能是说我跟你美国商量商量,我多买点东西,咱们俩就怎样,买猪头肉去。那这种买猪头肉的成不成功呢?你看你历史上成不成功。

2017年11月川普访华的时候,你已经答应了购买2,500亿美国产品,买猪头肉,那川普回去他就一商量不行,信不过它,这一笔买卖不行,我们要做结构性的改革,一下子就开始收中共关税,中共又急啊。那么习近平跟川普在G20峰会上又见了面,行,川普再给90天期限再谈。那么再谈回来你还是去买猪头肉。你觉得美国人觉得你还能够被信任吗?

所以我觉得大概情况,如果在3月1日之前,北京不答应这种结构性改革,被征税的可能性比较大,鹰派的比如莱特希泽,把小本子一拿出来,说他们之前答应过我们什么没做到,我们先把税收上来吧。所以这就是起到这个作用。

另外,中共买这个猪头肉的目的也是在美国宣传,你看它买的是什么?它说我买晶元,立马这个鸽派的财政部长就在推特上说,重大进步,接着股票就涨。所以它在美国收买的利益是华尔街和大财团的利益。

另外它说我买农产品就是希望收买川普,因为川普背后主要支持他的是美国具有传统价值的这些农民,它是希望你看我怎么样让你能当选,是不是放过我一马?它其实一直是另外一种腐败之国的想收买美国的政策。你这种政策拿到美国那儿肯定不行!

你看川普他为了要修这道墙,他认为这道墙能够阻挡住非法移民对于美国的这种渗透,吃光美国的福利,他宁可宣布国家的紧急状态,他也是要去做这个事,你就明白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

所以现在就看在3月1日最后一周,北京能不能痛下决心,我要做结构性改革。或许它真的有这种表态,川普还真的给它延;如果没这种表态,那可能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主持人:其实挺有意思的,破空,刚才赵培先生提到国家紧急状态,川普今天刚刚宣布。我记得您上次做节目的时候,您说中共在看美国这边的情况,那么上次政府关门,川普做了一定的让步,是不是中共就理解为川普是可以让步的?那么今天这样一个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这样的举动,您觉得会不会让中共又有一种压力?

陈破空:当时中共国内的媒体、国内的喉舌或者网站曾经登过一个文章,叫做川普跟佩洛西之间的斗法,川普跟民主党所主导的众议院的斗法,中共能学到什么?还总结了三点。说川普最后妥协了,妥协在民主党不让步,佩洛西和查尔斯•舒默不让步的情况下,川普不让步的情况下,川普妥协之后同意先让政府开门,然后再接着谈。

所以中共认为学到东西,说川普也不是不让步,必要时也能让步,就对手如果是足够强硬的话。他总结了三点,所以接着就是中共的新拖延战术就开始了。

那么这一回川普的表现就可以说让中共大跌眼镜,川普再重新开放政府,继续谈判,结果国会只拨14亿,跟他的差距很大的时候,就断然地下令国家紧急状态法,为了兑现他竞选时的承诺,为了堵住这个非法移民。

这个决心一下,那么对照过来再看中共这边,中共应该从这点观察,它要反过来总结了。也就是3月1日谈得成、谈不成,我想有一个指标是,习近平和川普见不见面,最近都是一波三折,一会儿中共提出说要在海南岛见面,后来美国商量在越南见面,后来中共又不干;后来又说,美国的总统和白宫顾问都说这个见面很遥远,暂时不会;但最近两人又传出要见面,说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但是也不排除两人又说不见面了,都有可能。

就川和习会不会再次见面,可以倒过来鉴定谈得怎么样,如果说3月1日前谈得差不多,双方认为还不错的话,那有可能见面;如果不行的话,也有可能不见面。

那么这个对中共来说是很大的风险,中共它现在在冒风险,一方面它想要冒到最后1分钟,看看究竟怎么样。但如果中共成侥幸心理的话,那川普对待民主党那一招,就宣布紧急状态有可能出台,突然之间川普的白脸唱完了,突然宣布该加税就加税,这个加税不只是从中国那边拿几十亿、几百亿这么简单,发生的是深刻的市场转移,整个市场往东南亚,往其它投资、市场、产品大规模的转移,中国经济危机的加剧或制造业的空转,制造大国的空转等等,还有高科技的继续延伸战、升级战,都可能发生。

所以中共实际上它要冒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如果它真要冒这个风险的话,我想双方这个关系的急转直下,甚至于脱钩,所谓传说中的经济脱钩,这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主持人:是,因为这也是有过先例的。特别是他在今天宣布这样的一个紧急状态,而马上下周开始就是中方要到华盛顿来谈判,所以您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方是不是会有很大的压力,说我们不要再误判川普了?

陈破空:中方可能没想到,因为他看到川普说为了让政府开门,暂时妥协,开了门再谈。它就以为这就是美国的大势,所以它在观察,一直想从美国国内政治中总结出中共跟川普斗争的一个经验。那么现在看出来,川普为了要达到目的,不会让步。一看国会这个状况,我给了你让步,给了你民主党让步,结果民主党抠抠巴巴最后拨出14亿,和他要的87亿这个差距太大,川普就干脆动用他的紧急状态法,就紧急状态。

这个是非常破先例的,就在历史上,美国总统很少动用紧急状态法,特别是针对这个非法移民的状况,如果战争状况有可能,或者是巨大的天灾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但是这次是在边境非法移民浪潮冲击的情况下动用了这个法令,就说明川普的决心。

而川普在竞选的时候有两个重大的承诺,他有很多承诺,至少两个最重大的,一个是杜绝非法移民,再一个就是要强制地反击中共。所以说既然非法移民他有这么大的决心,那么他强制反击中共这个决心也应该不可低估。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观众发了不少简讯和YouTube留言,我们很快读一下。那么一位观众简讯发言说:别说结构性问题谈不拢,就是减少贸易逆差也谈不拢,越谈美国越亏。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今年1月份中国向美国出口372亿美元,同比增长1.9%;而中国向美国进口只有96亿美元,同比下降38.2%。中国顺差278亿美元,扩大了31.2%,也就是这贸易顺差还在扩大,请专家评论。好,这是一点,等一下二位可以评论一下。

另外还有一条简讯说:所谓终止扭曲市场的政府补贴,这个定语大有文章,留有很大的解释空间,言下之意,不扭曲市场的政府补贴就不会终止了。

简讯三:川普与习近平都互捧彼此的友谊,与共产党还能讲义气吗?希望双方能够公事公办。

简讯四:中共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至今贸易战根本没有伤到中共根本利益,所以川普总统只能再加税了。

我们网友评论都很精彩。赵培请您回应一下网友的评论,另外第一位网友谈到说这个贸易顺差还在增加,也请您谈一谈。

赵培:对,其实贸易顺差还在增大,这是1月份的消息。其实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因素,一个是中国今年的新年是向前提前的,所以有很多厂家要赶在新年之前把货出口到美国,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因为1月份,大家都知道如果3月1日要加税,你想想,你跟美国签订单,你是不是要赶在2月份赶快出口到美国呢?其实这里也有这个因素。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美国确实是从中国进口更多的东西,在这个1月份,这是一个确实的因素。那么怎么解决这个方面呢?我觉得这个贸易顺差或者逆差,如果在一个双方都公平的贸易环境下是一个正常的,这个大家应该是没有异议的。

最大的问题是中共到底给中共自己的国企有多大的补贴,和中共到底在这其中干了多少违反公平贸易的问题,这是需要美国在接下来通过这一系列的结构性改革的逼迫来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拭目以待。

所以跟中共能不能谈?跟中共你一定得要去谈,但是谈判只是一个策略之一;另外,你没有强制手段去保证你的谈判成果,你的谈判也就成了一个被中共欺骗的过程。这个网友确实说得对。所以我们一直重点在谈这个背后的制衡机制和这个实际验收效果。你信不信得中共?信不过!信不过怎么办?这是摆在白宫桌面上实实在在的问题,也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所在。

共产党还是那样,大家都不指望它可能变好。那么怎么办?白宫面对这个流氓,他要怎么样去谈?要怎么样保证这个流氓能够不再作乱?这是美国白宫面临的严苛的问题,他们需要不能妥协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网友们谈这些问题是谈得十分好。

主持人:好,破空先生您对于网友有什么回应?

陈破空:说到这个顺逆差还在发展,这本身是个结构性问题,因为结构性问题没有解决,没有解决的话,就说这个低价倾销、关税、非关税壁垒、市场准入,这些都还存在,所以问题没有解决之前,现在那个关税战没有升级,在90天谈判期间,当然这些顺逆差的问题肯定会存在。而且顺逆差的解决它需要一个时限的体现,它叫滞后效应,就是美国在贸易战产生的一个滞后效应。这是一个。

第二个,刚才有观众提到说,在目前为止来说,习近平跟川普在互捧,意思是说川普跟中共的独裁者没什么好谈的。关键对川普来说是这样,两点,第一个,川普是一个商人,商人在治理企业的过程中本身就有一个赞扬文化,美国的赞扬文化。这第一个。

第二个,川普始终把这个当成一个策略,就说一方面是硬的一手,就泰山压顶,面对面的谈判让鹰派官员去谈判;另一方面就说,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白脸,他用软的一手,通过私人交易给对方面子。

还有,川普把中共这个结构研究得很透,中国这个文化、中共文化,还有中国领导人的这种心态研究的很透,他们需要面子,需要台阶下,美国要赢里子,给中国领导人面子,或者美国需要赢得实质上的东西,那给人家一点风光的东西这是可以的。所以川普始终抓住这一点不放,哪怕是彭斯副总统发表一个新冷战演说的时候也都做了一个保留,说两国元首保持良好关系。

对习近平那边为什么他会接受这个呢?因为对习近平来说这个确实非常重要,川普不仅迎合了他的心态,对中共这样一个体制,对内来说,它主要是需要控制住人民;对外来说,中美关系是重中之重。中美关系稳定的住,他在党内的地位稳定的住;如果中美关系稳不住,在党内都会受到很多的攻击。

文革之后,基本上从毛泽东开始的领导人一贯如此,把中美关系看成自己政治上的一个支柱,执政的一个支柱。他们有很多话,习近平讲过什么中美关系一千个理由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搞坏,那任何关系都可以这么说。这次会见莱特希泽他们又说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什么关系,又说这个说法。其实倒过来,对他们的政权、对个人的权力非常重要。因此他也看重这种个人交易。

当每一次川普赞扬的时候,中共都会大幅度地去报导,或者选项报导,但它这次有一件没报导,就是刘鹤当着川普的面提出,实际上代表习近平、代表中共政府,要习近平跟川普会见。这个建议中方根本不做报导。为什么不做报导?因为中方想造成一个是川普需要这个会见,而不是习近平需要这个会见。然后是川普提出要求可能要延期,而不是中方;实际上是中方想延期,而不是川普。

所以中方想延期,川普在考虑;或是中方要求会见,川普在考虑。但是在国内宣传完全倒过来,这也符合它的面子哲学。川普看这点看得很清楚。所以不管谈到什么程度,再砸锅的程度,他都要给习近平主席本人一个面子,这应该是他的一个底线手法之一。

主持人:是。所以这一方面赵培先生也请您做一下分析,因为我们看到确实就是刘鹤来的时候提出说习近平愿意跟川普见面。那我们也知道3月份马上要开两会了,刚才破空先生说这个中美关系是重中之重,所以您觉得为什么习近平他想要与川普会面,那他面临着什么样的政治和经济的压力?跟我们分析一下。

赵培:其实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刚才陈破空先生讲得非常好,就是中共党内把外交的成功啊,主要指的是对美外交的成功。你看历史上,江泽民为了去吃顿烤肉,花了多少大的价钱买了美国多少东西,出卖了多少、拱手让出了多少利益,这才换了去吃顿烤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非常简单,他是要想给胡锦涛一个下马威。你看,你们搞不定美国总统,我能搞定。不管他出卖多少利益,我能搞定。

那么习近平如果是要跟川普谈,就是说有一些东西他可以成为在两会上压制反对意见的一个砝码,你看,你们所有人跟川普谈不下来这个问题,我谈下来。最后的结论只能是这个,你们接不接受,或者在党内你们不要再说你们懂外交,你们外交部懂外交,或者有人敢就挑战他在这方面的权威。你看你们都谈不下来,贸易什么你们都谈不下来,而我能谈下来。这是习近平的一个政治资本,他要压制党内反对声音。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到党内的反对声音很多。那么涉及到结构性改革,已经被中共宣传部门给渲染成了一种低头的行为,说我们绝对不会低头,包括利用孟晚舟这个事制造爱国情绪也宣传绝对不低头。每年拍一两部中共替自己宣传的片,上次拍了《战狼》又拿出来重放,那个吴京在国内查税,战狼呢?战狼呢?在那儿查税,出不了国。

今年又搞了《流浪地球》,意思就是太阳系承受不住共产党要冲出太阳系。就是挑动这种极端的爱共精神,它不是爱国精神,它那个票上写着“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地球”,所以它挑动了这种东西,就是把自己吹得很高,架得很高。

它其实在架谁呢?把习近平架到火上烤。习近平想跟自由世界有所沟通、有所交流,也被党内这一派给架到火上烤。你怎么办?它已经创造舆论了。好,习近平全部答应,这一派就会马上说习近平你丧权辱国,你搞不好经济,搞不好干什么,所以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

我倒是劝习近平,你不如把这个顽固派搞掉,你把共产党搞掉,结构自然改了,是不是?你比如说这个网际网路,美国现在已经说了,你网际网路封锁,你搞区域网,你是不是就是一个贸易壁垒呢?我们的这个亚马逊、谷歌进不了中国,而你这个中共就围圈起来弄了一个骗人钱财的这个百度,你是不是一个贸易壁垒?其实也是一个贸易壁垒。那么怎么办呢?你只有把共产党给拿掉了,共产党不搞审查了,是不是中国结构性改革了,没有贸易壁垒了?大家都在公平的一个起跑线上进行这个贸易竞争。这才是一个真正国家领导人的一个责任。

所以我这里也劝不要搞这个闭关锁国。中共现在正在搞一个钱财不让出去,技术都偷进来,把所有的生产线挖进来的一个中共的一个长远的闭关锁国,这也是它拖延的一个目的。我建议习近平不要这么搞,你直接把这派彻底给弄掉,把共产党给整垮,这样中国彻底结构性改革了,我想川普也满意,全球人民都满意。

主持人:好,那还有点时间,刚才问了赵培,但是没有问破空先生您这个问题,就是3月1日这个期限,您能不能综合谈一下从各方面的这个情况来看,您觉得它会不会延期呢?

陈破空:这个谈得成、谈不成都有可能,但是这个谈的标准是什么?比如说你美方原先设定的标准有没有差距,要50%达成、85%达成、100%达成,这是一个标准;另外,中方究竟能够答应到什么程度、最后落实到什么程度,这都是一个标准。

另外我觉得习近平现在有一个考虑,他可能是有一个布局,这个布局就是主要是围绕两会,两会在3月中举行,那么他在3月两会之前希望能够终止贸易战,或者是暂停贸易战,比如达成某种协议。还有这个两会之后,他马上去会见川普。促成一个中美……。

主持人:还没有订时间,所以会不会两会之前?

陈破空:现在提出来了。现在提出来一个非常怪的时间,是3月下旬。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是2月下旬,为什么不是3月1日马上见面,而是在3月下旬?他是等两会结束之后。

为什么等两会?就是习近平设置了一前一后两个有利于自己权力支撑的砝码,就是之前试图要宣布贸易战结束,至少宣布双赢,要嘛就宣布中方胜利。另一个,两会之后,在两会中营造一个气氛,两会一开完我就飞往美国见美国总统去啦!这样子显示他内外可以震慑住群僚,所以他有这个盘算。

但是对川普来说,川普应该说听到了这个盘算,包括这次会谈中报导了一些、没有报导了一些,那么川普听到了。当然,川普配不配合,关键看能不能谈成重大的协议,如果是很成功的话,我愿意考虑。

主持人:是,能不能让他满意,特别是3月1日之前。

陈破空:对。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