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兰救国军被粉碎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36)作者:安德烈泽杰‧帕采可夫斯基(Andrzej Paczkowski)

NKVD对阵波兰救国军(Armia Krajowa)

在1944年1月4日至5日的夜晚,第一批红军坦克越过了波兰和苏联在1921年确认的边界。实际上,这一边界既没得到莫斯科也没得到西方强国的承认。在卡廷大屠杀被披露以后,苏联切断了与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之间所有的外交关系,借口是波兰人要求让红十字会进行国际调查,而碰巧德国当局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要求。波兰抵抗运动判断,随着前线不断推进,救国军(Armia Krajowa,AK)会发动民众并开始与德国人作战;而同时,红军会协助作战。军事行动的代码为风暴(Burza)。第一次小冲突于1944年3月下旬发生在沃里尼亚(Volhynia,译者注:现乌克兰西部地区),AK的游击旅在与苏联部队共同作战。5月27日,红军迫使几个AK部队放下武器。因此,大多数的AK战士必须打过德国战线再回到波兰。苏联在这里的行事方式──在地方上合作然后强行缴械──在其它几个地方也被确认了。最引人注目的行动发生在维尔纽斯地区。战斗结束几天之后,NKVD的内部部队抵达,并按照来自总部的第220145号命令开始系统地解除AK士兵的武装。根据斯大林7月20日收到的报告,超过6,000名游击队员被捕,有1,000人得以逃脱。所有游击单位的领导人被捕。军官们被关押在NKVD营地,在那里他们可以选择留在原地或加入由贝林格(Zygmunt Berling)在苏联的支持下成立的波兰军队。参与解放利沃夫(Lviv)的AK单位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所有这些事件都发生在苏联当局认为的本国领土上。

1944年8月1日,了解到苏联军事指挥官正计划在8月8日对华沙内的德军阵地发起全面攻击,AK的指挥官开始在华沙起义。然而,尽管已经到了华沙南部,斯大林停下了维斯瓦河上的进攻,由著德国人直到10月2日粉碎了起义。

在寇松线以西,NKVD动员了3万~4万士兵、解放了许多小范围的地区,NKVD、SMERSH(军事反间谍部门)及筛查小组,均同样按照苏联最高司令部1944年8月1日第220169号命令的方式在行动。根据10月汇编的一份报告,其中包含执行该指令的细节,大约有25,000名士兵,包括300名AK军官被逮捕、解除武装并拘禁。

NKVD和SMERSH的业务小组都有隶属的拘禁波兰游击队以及德国裔人和德国囚犯的监狱和营地。拒绝加入贝林格军队的军官、士兵及其来自维尔纽斯和利沃夫的战友被送往遥远的劳改营。由于“风暴”行动而入狱的确切人数至今不为人知,估计在25,000到30,000之间。1944年秋天这些人在苏联最新吞并的领土上见证了大规模的拘捕,然后被驱逐到劳改营或转移到强迫劳动场所,特别是在顿涅茨克地区。虽然大部分这次被驱逐的是乌克兰人,估计这些各种各样的镇压也影响了成千上万的波兰人。

在大部分AK单位被打散后,NKVD和SMERSH的运作也没有停止。1944年10月15日,贝利亚签署了第0012266/44号命令,其中规定了要在波兰驻扎一个特殊分部(64分部,称为法兰西自由射击游击队,francs-tireurs et partisans)。在波兰边境地区,NKVD的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分部也参与了这些行动。1944年底第64分部成立后,就逮捕了17,000多人,其中4,000人被驱逐到偏远的苏联营地。1945年3月1日之后,这些苏联单位转由NKVD的总顾问、被任命为波兰公安部负责人的谢罗夫(Ivan Serov)将军掌管,他们在波兰一直留到1947年春天。截至1945年8月—9月,他们在独立游击抵抗部队仍然活动的地区是当地主要的安全力量。从1945年1月至1946年8月,来自不同抵抗组织的3,400名战士被拘捕,他们中的大多数被送到营地,其余的都交给了波兰当局。此外,约有47,000人被拘留审查。红军进入波兰于1939年被德国吞并的地区后,不仅逮捕了德裔人,而且还逮捕了在德国人的压力下、所有签下了所谓的第三国国民名单(Eingdeutsche)的波兰人。波美拉尼亚(Pomerania)和上西里西亚(Upper Silesia)地区至少有25,000至30,000名平民被驱逐到苏联,包括15,000名矿工被送往顿巴斯(Donbass)地区和西伯利亚西部的矿区。

NKVD的作为不止是大规模的镇压、搜捕和“平息”行动。1944年夏末,SMERSH成立了在波兰定期运作的当地团队,特别是还招聘了一个信息员网络。最著名的行动,由NKVD指挥官塞罗夫亲自领导,逮捕了波兰地下政府的16位领导人,包括副总理和他的三名助手、AK的领导人和民族团结委员会(德国占领期间成立的一个地下议会)的成员。1945年2月22日,该委员会对《雅尔塔协议》表示抗议并发出通知宣布其准备直接与苏联谈判。结果塞罗夫邀请了地下政府的领导人来给大家认识。这些人到达商定好的会议地点──华沙附近的普鲁斯科夫(Pruszkow)──的那一刻,就被捕并被直接带到了莫斯科的卢比扬卡(译者注:苏联时期情报机构的主要建筑)。6月19日,在战前一直举行“作秀公审”的工会宫开始了公开审讯。同时,亲苏联的波兰当局和波兰民主力量代表之间,开始于莫斯科就《雅尔塔条约》中对波兰有影响的条款进行讨论。民主力量已经宣布了他们愿意直接与苏联谈判。审讯判决书宣布的当天,美、苏、英同意波兰各方的协议结果,即在波兰组成由共产党及其附属党派占绝大多数的联合政府。判决结果相对较轻──最长的是10年监禁──但三名被告从未返回波兰。AK的总指挥官奥库里斯基(Leopold Okulicki)于1946年12月在狱中去世。#(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