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派他收账 他却一把火烧掉所有债券

文/宗家秀

一个人最缺的是什么?一般总是认为自己缺钱等物质上的东西,其实,人最缺的东西经常是自己看不到的。

弹著剑唱歌的怪人

战国时齐国的孟尝君,字田文,他广招各国人才,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也没有身份歧视。

冯谖家里很穷,穷得没法养活自己,于是他找孟尝君,希望当一名食客。

孟尝君冯谖:“有什么爱好吗?”

“没有什么爱好。”

“那有什么能力呢?”

“没有什么能力。”

既无爱好又无能力,孟尝君笑了笑,最后还是收留了冯谖,吩咐把他安排在下等宾客居住的宿舍。

冯谖住下后,每天粗食淡饭完毕,就用草搓成绳,然后将绳缠住剑柄,抱剑于胸前,靠着廊柱用手指弹剑,像是弹竖琴一样,吟唱道:“长剑啊长剑,咱们回家吧,这里吃饭没有鱼啊。”

消息很快传到孟尝君那里,孟尝君就吩咐把冯谖安排到中等宾客居住的宿舍。从此以后,冯谖吃上了鱼肉。

但冯谖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每天还是倚柱抱剑,弹唱道:“长剑啊长剑,咱们还是回家吧,这里没有车啊。”

孟尝君就吩咐把冯谖安排到上等宾客居住的宿舍。从此以后,冯谖出入也有了车。

从此以后,冯谖出入也有了车。图为南宋 马和之《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局部)。(公有领域)

但他还是弹剑吟唱:“长剑啊长剑,咱们还是回家吧,我无法养活家人啊。”

其他人都说冯谖得寸进尺,贪不知足,认为他就是个混饭的,不愿意搭理他。孟尝君倒不在意,得知他家中尚有一老母,就叫人按时把吃穿用度送给其母。从此,冯谖就不再唱歌了。

散财买义

孟尝君任齐国丞相,在薛地有一万户封邑。他要收封地税,就向门客征收债人,很多有能力的人觉得难以胜任,冯谖却自告奋勇。

出发前冯谖问孟尝君:“收完帐,需要我给您买些什么回来?”

田文说:“家里缺点什么,你就看着买点什么吧。”

孟尝君要收封地税,向门客征收债人,冯谖自告奋勇。图为南宋 马和之《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局部),绢本,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孟尝君要收封地税,向门客征收债人,冯谖自告奋勇。图为南宋 马和之《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局部)。(公有领域)

到了薛邑,冯谖只收了十万钱的欠款就不收了,然后他用这十万钱买酒买肉,把所有债务人都召来,让他们带着契约。众人举杯豪饮时,冯谖说:“孟尝君希望大家置办产业、过上好日子。我来时,孟尝君吩咐说免了你们的所有欠款。请各位把契约交给我。”接着,冯谖当众一把火烧了所有契约,百姓们欢呼“万岁”。

众人举杯豪饮时,冯谖当众一把火烧了所有契约,百姓们欢呼“万岁”。图为南宋 马和之《诗经豳风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众人举杯豪饮时,冯谖当众一把火烧了所有契约,百姓们欢呼“万岁”。图为南宋 马和之《诗经豳风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冯谖扬鞭催马返回,孟尝君问:“这么快帐就收完了?”

冯谖回答:“收完了。”

孟尝君又问:“你买了什么东西?”

冯谖不紧不慢道:“我为您买了‘义’。” 孟尝君一头雾水,冯谖说:“您告诉我家里缺什么买什么。我一想,您宫中堆满金银财宝,美女仆人站满堂下,猎狗骏马满圈跑。家中啥都不缺,您缺的就是‘义’啊!所以我私下把‘义’买回来了。

孟尝君问:“这个‘义’怎么买啊?”

冯谖说:“您现在只有一个小小的薛邑,您不抚爱那里的百姓,反而像商人一样去赚百姓的钱,这不是爱民如子啊!我已擅自假传您的命令,将收上来的钱赏赐给了百姓,又烧掉了所有契约,百姓们高呼‘万岁’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不是我买的‘义’吗?”

孟尝君听了心中不悦,但还是原谅了冯谖,说:“好吧,那你下去歇著吧。”

高宗书马和之画《鲁颂三篇图》(局部),绢本。(公有领域)
孟尝君听了心中不悦,但还是原谅了冯谖。图为高宗书马和之画《鲁颂三篇图》(局部),绢本。(公有领域)

一年后,齐王因怀疑孟尝君而罢免了他,孟尝君只好回到封地薛邑。在离薛邑还有一百多里的道路上,百姓们扶老携幼,早已夹道相迎,欢声雷动,他们对田文感激不尽,恭敬万分。

于是孟尝君对冯谖说:“你当初给我买的‘义’,我现在终于看到了。”

冯谖弹铗,三番五次向孟尝君提出似乎不合理的要求,孟尝君都满足了他,从来不嫌弃。试探了孟尝君的胸怀和眼光,才有冯谖后来的为之效力。

人都知道从别人那里获取东西是获取,却不知道给予本身就是获取。冯谖买义的故事说明,人能够散财,惠及百姓,就会得到民心,如果不肯散财,不能帮助别人,最后会失掉民心。所谓财散则人聚,财聚则人散。

正如老子的“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所讲的一层含义,有道的君王不会与民结怨,就好比手里握著借据,但绝不会去强行讨债。

参考文献

《史记·孟尝君列传》
《智囊·上智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