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道:褚橙的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褚时健走了,享年91岁。这位被誉为中国烟草行业的传奇人物,曾经因其以75高龄开始种橙,通过10年时间创业成功并成为亿万富翁而为人所称颂,其所种植的褚橙更成为享誉市场的著名品牌。其实,所有的传奇背后都有着可以理顺的脉络,褚橙的出现其实和中国最早富起来的一批人有着极为微妙的关系。

中共窃政后不光不事劳作,还拚命糟蹋中国,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国民经济几近瘫痪,中国已经陷入崩溃,眼看着附体吸食的对象都要没了,中共开始放松对民众的束缚,民众追求和创造美好生活的天性得以释放,褚时健就是在那时走入云南玉溪烟厂,并开始将自己的种植和经营管理特长发挥出来,他首先控制优质烟叶不外流,再通过优化成本、强化管理和率先引进过滤嘴生产等新技术,更重要的他凭借强势、仗义的个人魅力聚拢人心,最终把一个几近倒闭的烟厂变为一个年利税200亿元的龙头企业,并被誉为亚洲烟王。

可以说,中国经济的增长,是中共放松了对人性的束缚,也就是释放出一点手中权力的结果,那个时代的人们眼睁睁看到了中共各级领导的批条、打招呼就可以变成钱的这个过程,也就看到了中共的淫威和其官员的腐败,这种高高在上、批条成金的特异现象不停冲击着普通民众,尤其刺激了那个时代的青年学子们,这是89年学生运动的一个重要背景。

恰逢其时,随着烟厂的壮大,红塔山等烟品牌的走俏,褚时健手中的批条成金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民间传言,褚时健亲自批的出烟条子,在市场上马上就能以上百万元的价格转让出去,而那时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只有几十元钱。褚时健成了当时中国中上层社会人士眼中真正的“财神爷”。更有传言,每逢褚时健去北京开会,各路人马蜂拥接机,能接上机的喜不自胜,接不上的捶胸顿足。褚时健炙手可热以至如斯,听说后来只有正国级以上的中共领导才能见到褚时健。因此,在中国最早富起来的一批人中,有相当数量的都和褚时健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正如古语说,盛极而衰。人生巅峰的到来也预示着后续的衰落,但褚时健不幸的是碰到了江泽民

曾有一种说法,说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财,国家就平安昌盛,百姓就能安居乐业。江泽民作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上位前献媚奉迎,得权后嫉贤妒能,但最致命的是喜欢钱,最广为人知的就是他那句“闷声发大财”和其在位期间推行的腐败统治政策。

褚时健级别不高,却拥有批条成金的本事,成就了那个时期许多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这本身就让江泽民羡慕妒嫉不已。据香港传闻,褚时健因为没有满足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的批烟要求得罪了江。其实这也并不难理解,褚时健的成就和江泽民并无瓜葛,后来泽民踏着64学生尸骨上台,本来就为当时的许多人所鄙视,褚时健一时忽略了小肚鸡肠的江也是很有可能,但可能这就埋下了杀身之祸。

1994年,江泽民对涉及玉溪烟厂的案件作出“要重点查处领导干部及其子女以烟谋私的问题”的批示,随后大批办案人员进驻烟厂调查,之后的两年多的时间,褚时健一家六口先后被抓捕入狱,其中他的女儿更在狱中自杀。

据财新网3月4日报导,在中共政协会议的社科界别分组会上,中共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谈到“动不动就抓人、封企业”的情况。他说,“过去个体私营经济的老板,一发现涉嫌犯罪就送进派出所”,“一封企业就瘫痪”。孙谦还称,他曾去某省调研,调研过程中发现全省排名前一百的私营经济企业老板,有几十个被抓,造成工人下岗、企业停工停产,政府税收也受影响。

笔者知道有一民营企业家在某市拥有数条繁华路段的商业产权,被某红三代看中,跟他说要用2000万收购,这位企业家差点哭出来,当他跟这位红三代说了这些产权市场价是十几个亿之后,这位红三代给他发了一条短讯,只有四个字:“公安局见。”吓得这个企业家连夜去北京找关系行贿,请求高抬贵手。

所以在中共治下,所有的富豪也罢,官员也罢,专家也罢,一出生就被中共带上了违法违规违纪的原罪,因而被中共恐吓绑架而成为被附体吸食的对象,当被中共利用完,随时面临被遗弃甚至消灭的下场,没有丝毫尊严和安全可言。因此褚时健的悲剧不可避免,这是中共治下许多人的必然结局,尤其他碰到江泽民就是雪上加霜。

然而褚时健为人大气、仗义,在其事业辉煌的近20年中,曾经直接和间接帮助了包括中国烟草系统在内的许多行业的人,有着不错的口碑和人格魅力,因此有许多人暗中相助。1999年被判无期徒刑的他,在2002年就以保外就医名义去哀牢山租了1400亩地,开始种植冰糖橙。创业之处的启动资金需要800万,这钱从哪里来?就来自当年的那些被他帮助的人。后来他种的橙子被称作褚橙,最初的销售渠道主要集中在中国的烟草系统,烟草行业财大气粗,消化他的橙子十分容易,所以褚橙能够迅速回笼资金,扩大投资,一路稳健成长并最终形成品牌。

可以说,褚橙的成功就是许多人回报褚时健的结果,表面看是传奇,其实就是天道好还。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