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华为的大计划能否实现?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26日讯】【世事关心华为的大计划能否实现?:超过68个国家采用华为5G产品,尽管美国警告有国家安全风险。这意味着什么?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如果北京把现在这个战略推广成功了,那么10年之后,大家都没有未来了。”

美国的盟友们的安全部门基本上在对抗华为上是站在美国这边的。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阻止中国的攻势?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不是政府该收到警告而没收到的问题,而是,抵抗美国警告的是各个国家的移动运营商的游说集团。”

中国的政府补贴给了华为不可抗拒的价格优势,让西方的电信供应商可以买到便宜的设备。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很少有大公司愿意调整他们的生意模式。因为如此,他们按照同一种方式运营直到倒闭。”

中国正在操盘一个庞大的游戏,来控制世界的第五战略领域。如果安全风险还不足以阻止中国,还有什么能?

萧茗(Host/ Simone Gao): 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两个月前,我们做了一期华为和全球5G应用的节目。那时候华为准备好要接管全世界网络领域的大部分。我们探讨了那种情景下的国家安全问题。我们注意到美国努力提升人们对国家安全风险的认知。两个月过去了,我们现在讨论话题的另一个方面。我们注意到美国的努力让世界更好的认识到华为带来的风险,但是华为的脚步并没有被拦下。事实上,华为和中共正在布更大的局,他们有一套迎合西方权贵资本的狡猾战略。自由世界能赢得这场战斗吗?赢的成本是什么?这一期的《世事关心》,我们来探讨。

华为的庆功宴

对很多人来说,今年二月底举办的巴塞罗纳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成了他们的噩梦。大会成了华为的庆功宴,它是来自中国的主要通信设备供应商,将会在全世界建设5G网络。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根据《世事关心》的节目信息来源,华为和68个国家签订了5G应用合同。如果算上正在测试和计划使用华为设备,和他们签署了谅解备忘录的国家,这个数字要变成80个。2月初《世事关心》报导华为话题的时候,决定采用华为设备的国家只有61个。”

有意思的是,在公开场合,通过要求客户隐瞒交易,华为将业绩报的很低。有些客户也处于避免政治压力的原因要求华为这么做。

在一些重要事件的背景下,华为的成功显得尤为重要。首先,2018年12月1日,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她被指控破坏美国对与伊朗做交易的禁令。两个月之后,华为因为盗窃知识产权、汇款欺诈、和妨碍司法在美国被起诉。紧接着,美国警告盟友,使用华为5G设备的国家不会再和美国分享情报。

作为对美国警告的回应,欧盟委员会决定不在欧盟层面对华为实施禁令,而是把决定权留给欧盟国家自己。但是委员会敦促欧盟国家处理5G相关的国际安全问题时分享更多数据。

3月19日,丹麦的电信提供商TDC宣布他们会和瑞典的爱立信合作建设5G网络。但是德国最近拒绝禁止华为,英国也表明了类似的立场。

萧茗(Host/ Simone Gao):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美国派出代表,对华为的安全风险进行新一轮的警告。同一地点,华为正在庆功。一般人看来华为是把美国的代表们压服了。这个并不让人惊奇,因为中共在这方面已经用力很久了, 而美国只是最近才认识到。是的,华为准备的更好,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实行一个很大的计划,要主导全世界下一代甚至更远的网络世界。

过去十年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版图显著扩大,而美国的在缩小。根据一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经济委员会在2018年的报告,中国在2005到2016年间在该地区投下了将近900亿美元,在电信领域的倾斜越来越明显。

自从2011年,华为在全世界推动国家宽带网络作为一国新经济生态系统的核心的理念。

2015年,这个理念在墨西哥成功实施。华为和诺基亚被雇佣来建设投资70亿美元的全新宽带网络。2018年3月,这个网路的第一部分上线运营。

说道5G,华为的说法很简单:使用华为的技术和设备,这些国家就会用低得多的成本直接进入5G时代。因为华为既是最便宜的,也是技术最先进的供应商。

他们没有说错,但是硬币的另一面是:买了华为的东西,这些国家就会变得依赖中国的设备、技术、资本和市场。他们会和中国经济深度勾结在一起,他们的网络基础设施会由一个臭名昭著的专制政权的代理人设计、建设和维护,这个政权精于技术盗窃和镇压民众。

很明显,这个信息并没有被广泛接收。和华为签了合同的68个国家中的很多个,似乎并不在意这种前景。

在发达国家,华为采用了一个,Decan Ganley称为特洛伊木马的策略。Decan Ganley是Rivada Networks的总裁,这是一家美国的通信公司。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我谈到过这个事实,就是北京使用这些零售型移动服务运营商作为特洛伊木马,就是中文说的‘杀手锏’用在这上面了。就是竞争中使用不对称优势,还使用对手的力量来制约对手。这些运营商的游说集团,在各个国家,用了很多很多来自北京的帮助来进行游说工作。他们愿意这么做的原因,是北京给他们提供了极其诱人的条件,相当于变相为他们的5G网络的铺开提供补贴,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成本。这帮助他们继续他们的零售模式,这让他们上瘾。这是在西方世界通讯业垄断现实下对中国补贴的上瘾问题。” 

接下来,移动运营商和安全机构之间的摊牌。

移动运营商和安全机构之间的摊牌

网络领域不仅对经济、对安全也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战争方面,今天有五个战略领域: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网络。 根据Decan Ganley的说法,下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前十分钟,将在网络领域进行。 这就是未来珍珠港之战的发生地, 无论谁主宰了5G的架构,都具有巨大的战略和安全优势。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5G部署中禁止使用华为技术后,澳大利亚向中国运送煤炭和铁矿石的船舶在海关清关方面遭遇了严重拖延。 一名加拿大商人的毒品走私指控被很快升级,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在加拿大被捕后不久,他就被判处了死刑。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有一个来自北京的强有力的挤压,针对澳洲和新西兰政府。这两个国家在太平洋,把设备放进去对北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英国正在放弃与澳洲和新西兰的长期兄弟关系,在五眼联盟内部破坏了这个联盟关系。这个很有意思, 尤其是你会认为一个脱欧后的英国,应该是想要改进和增强和澳洲还有新西兰的关系,在主要的英语国家内,破坏了这个关系,就是把整个英语国家团体的安全都至于危险之中,在我看来是很疯狂的很短视的。”

萧茗(Host/ Simone Gao):“说回美国国会。你说过美国的议员们发出过非常强力的信号。使用华为设备会对那些国家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为什么这些信号没有起到作用?”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我觉的还是起了作用的。某种意义上看这个作用会慢慢显现。在这个问题上遇到了一些阻力,但是,不是政府该收到警告而没收到的问题,而是,抵抗美国警告的是各个国家的移动运营商的游说集团,看看英国和德国的争论就知道,德国就是‘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这两天说的这种事情的典型,德国的安全机构和外交机构已经认识到问题而且发出了 。反对的势力来自运营商们,他们做的是去说服他们的朋友,在德国,商业和政府是互相关联的,运营商跑到他们的商业朋友那里去说,让北京的设备进来吧。而国家安全部门的人说不行,这太疯狂了,运营商就使用杀手锏,他们就说服大的工业说客力量,来推翻国家安全部门的说法,这个做法在很多很多其它国家有不同的版本,德国、捷克、西班牙、英国、法国等等等等。”

如何抵制华为?

德克兰说的零售模式是指,大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先向政府出巨资购买频段,这使得小公司无法进入这一市场,然后这些大网络公司再向顾客收取高额费用。同时,他们想尽量压低在设备和建网路上的成本。而廉价的设备只能来自中国大陆,于是这些网络公司就为了让中国(共)公司进入本国市场而游说政府。根据甘利的说法,改变这一现状的办法是, 用批发的模式出售频段,让苹果、亚马逊、沃尔玛、Uber和服务乡村市场的小公司,都能用合理的价格购买频段。这样做的好处是增加竞争,减轻各家公司在设备和建网路上的成本压力,抵消华为在政府补贴方面的优势。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我认为许多国家会采纳并宣布,它们将允许、分配频谱,5G网路的无限电频谱将由私营部门使用国防的频谱块建立和运作。因此不管是什么国家的国防部,都对这一领域具有优先购买权,但他们将在次优先准入的基础上与经济分享。只要政府开始招标,并确保运营商的中立、安全,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提出了意向,并确定了一个合适的频谱块,一定会吸引民营企业投标。他们将得到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这些奖励将会被授予,这些网路将在没有北京5G技术的情况下部署。如果有足够多的国家这样做,在相当多的国家将会有大规模的批发5G 网路,为其经济做出贡献。他们将引入激烈的竞争,他们将降低产能的平均价格,这样我们就会有一个真正的互联网。你将会看到创新的激增,我们估计这种5G网路会为一个国家增加至少0.75%的年度GDP,所以会给人民带来看得见的好处。这将为美国创造几百万个就业机会,我们的估计是大约3百万。在其它国家,比如英国,德国也会创造极大量的就业机会,而且这还将确保西方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技术和安全领域拥有支配权。这些网络服务供应商将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因为目前他们从频段中的获利不多,他们不能充分使用自己的频段。如果他们用这种方法使用自己的频段,就会给股东创造更多的获利。这确实是目前一个不可思议的发展态势,如果政府不屈从于那个卡特尔的压力,那我们就会开创新局面,而且会给他们的股东带来更多的实惠,国家在今后许多年内将会有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

萧茗(Host/ Simone Gao):“如果他们真能从中获益,为什么不去做?”

Declan Ganley(Rivada 网路通讯公司总裁):“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盘算。他们都是上市公司,每季度要出财务报告,金融市场一直在追踪他们短期的盈利预期,这些公司高管的报酬主要是股票和期权,他们的奖金与季度或年度的盈利挂钩。所以这些公司只看重短期利益,一个季度或一年。筹划将来不会给高管们带来任何现实利益,他们不可能干10年,那样的只是极少数。我是创业的人, 我拥有多家公司。只有很少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具有开拓者的眼光,他们的高管属于职业经理人阶层,这不是对他们的批评,但他们只会为短期利益所驱动。所以要改变大网络服务供应商的经营模式,把网络基础设施与无线频段和客户销售分开来,变无线通讯的基础设施为批发频段的平台,建立独立的客户销售系统。这种转变要花两年时间才能见到效益,在那段时间里获利会下降,但在那之后会回升乃至超过以往的水平。但是这两年的转换期对于高管们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业绩的短期下滑会终结许多CEO和CFO的职业生涯,所以他们不想有所作为,不愿对客户和金融界等相关各方做出改变经营模式的承诺,没几家大公司有勇气改变自己现有的经营模式。乔布斯的创新理念其实来自Xerox,那家公司本可以自己做,但是没几个既得利益者会去改变自己的经营模式,除非市场条件出现大的逆转,因为他们不想破坏他们自己的商业模式,那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因此他们最终会在一个商业模式的生命周期结束时,这个商业模式可能成功运作几十年了,他们最终依靠监管和阻止竞争,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创新来获得成功。”

萧茗(Host/ Simone Gao):如果甘利的办法真能解决建设5G网络的问题,那就太不可思议了。唯利是图的大公司几年里一直主动着美国对华(共)政策,这给美国人民带来了灾难。我曾向多位知名专家请教,问他们如何避免这种现象重演,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世事关心》节目会持续追踪这个关键话题,给您带来最完整的报导。您可以把反馈送到Twitter @ZoomingInSimone。您还可以在我们的脸书页面上留言,并订阅我们YouTube频道“Zooming In with Simone Gao.” 谢谢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