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惠欣:从文字的构成看“爱国”内涵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比赛作品

 中国是闻名世界的文化古国,中心之国、礼仪之邦。“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仓颉造字”、“神农尝百草”……奠定了神传文化的基础,中华传统文化是正统文化、半神文化,也是修炼的文化。

传统文化的传承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就是汉字。传统的汉字是神造的像形文字,能够沟通天地神明,参透万物造化之玄机。上古时代,黄帝的史官苍颉师法天地创造了汉字,一个字如同一幅画,仓颉造字建立了天人之间的联系,沟通了神人。《淮南子.本经训》中记载:“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也就是说苍颉造字之后造化没有办法藏住玄机,所以天降下栗;妖魔鬼怪再也无法隐遁自己的形象和肮脏的内心,无法在光天化日下显形,发愁的在晚上哭泣。承载着中华数千年祖先智慧的汉字与宇宙是全息的,与天文、地理、社会、政治、文化等等息息相通。以正体文字“国”为例,古代甲骨文的国字。左边是一个口,代表着城郭;右边是一种兵器—戈,国代表有守卫的城池,这个字很像我们今天用的“或者”的“或”字,甲骨文中“或”字和“国”字时分不开的,它是一个会意字。金文的形体,右边基本没变,仍是个“戈”字,而左边表示“国土”的“口”外边加了“国界”,仍是以“戈”卫“国”的意思。甲骨文、金文、小篆的“国”字在外形上虽有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涵义是国家是有疆界、人口和守卫国家的军队。

“国”字最初读音同“龟”字,因为最初黄帝从“洛出书,河出图”得到建立邦国的想法和理念,洛河所出的灵龟所附之图,就是国家九州的思路,具体这邑邦怎么叫,就叫龟(音),而“龟”不好听,就另择字“或”加个框,就是现在的“国”,这就是“国”字的由来,与域同义。

正体字的“国”字形体是从小篆形体演变过来的。而如今被简化后作“国”,中间的“玉”,只是个符号,既不表示音,也不表示义。正体文字的“爱”字内中有心,付出真心才是爱,但是抽掉了精髓的“爱国”二字也使人们在想去表达爱国情怀时迷失了,于是爱国被党文化误导为如下表现:

一、爱国成了恨国

失去了心的爱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爱国的情怀被中共党文化挑动为了恨,共产党以“恨”立国,以恶治国,其大力宣扬的“爱国主义”其实是“恨的主义”。在“党”的词典中,“爱国”意味着恨美国、恨西方、恨日本、恨台湾、恨自由社会、恨普世价值、恨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恨一切中共的所谓“敌人”;“爱党”则是恨一切党认为对自己构成挑战的人或事情(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而一些国人被中共党文化愚民于指掌而不自知。

二、爱不等于溺爱

失去了心的爱总是找不到爱的方向。古代文化典籍中处处包含着尊天敬道、善恶必报的天理。读了这样的圣贤书,身怀对天地神佛的敬畏,注重修心养德,关注国计民生,有圣贤的理论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只要对百姓有利,符合天理人性,面对强权的威压,面对生死的考验也要抗争,所以中国古代的许多忠臣良相保持着“文死谏”的爱国情怀,他们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国之栋梁,世人之楷模,而他们舍生取义的劝谏行为也得到了百姓的爱戴和后世的尊崇。而那些“武死战”的将领们也同样诠释了忠肝义胆的爱国情怀。

相反,那些拍马溜须权贵,一味吹捧奉迎,纵容帝王沉溺于声色的往往是使国家走向衰亡的奸臣。中共自从窃取政权之后,党定道德,逆天叛道,违背自然规律,包括人口规律,六届党魁的执政期间“计划生育”都是国策,造成了父母对孩子的溺爱,现在许多家长对孩子溺爱、放纵,只是一味提供给他们物质上的享乐,面对他们品格上的缺陷一味袒护也不允许师长指正,这种溺爱情绪也被中共党文化误导成为当今许多国人的爱国情节。不能说中共政权不好,一说就炸,媒体里到处充斥着盛世,伟、光、正的歌功颂德,被终日洗脑的国民也不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溺爱,在自心生魔的大环境中找不到了爱的方向,把爱国混淆为爱党。

三、谁在“崇洋媚外” 除了不能说中共政权不好,一些国人也不能听他人说国外好,一听就嗤之以鼻,而不是耐心、理性的分析是否说的有道理,甚至贬损他人是“崇洋媚外”,但是真正“崇洋媚外”的是谁?正是中共!为什么中华文明,泱泱大国,五千年文明,灿烂辉煌,“儒释道”文化交相辉映,却要在意识形态上“崇洋媚外”,摈弃中国传统文化中敬天惜福、感恩孝悌的儒道文化,拜德国的马克思和俄国的列宁为祖先,甚至不惜花了十年时间,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斩草除根式的灭绝式破坏,因为中共就是为了毁人而来,它由“恨”及低层宇宙败物所构成,它妄自尊大,恨一切正神,对天地君亲师的恨,对中华文明的恨,对华夏子孙的恨,注定了其必欲除之而后快。真正“崇洋媚外”的正是中共,真正不爱国的也正是中共。

中共党文化对中华民族正统文化的摧残和屠戮,正是在毁掉中国的立国之根基,唯有退出中共党、团、队,不做马列子民,做回堂堂正正的华夏好儿女才是真正意义的爱国行为。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