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扁桃体手术时 灵魂离体后的神奇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小时候我的扁桃体经常发炎,一发炎就发烧、嗓痛,父亲决定把我的扁桃体做手术切除。1983年,我上初二。因为我即将满14周岁,过了14周岁就不能做手术了,所以决定在放假的时候到省城做手术。父亲是县医院外科医生,当时正好在安医进修,妈妈把我带到安医附院,父亲带我见医生,医生问父亲我的忍受力怎样,父亲说还行,医生说用剥离方法做手术。实际上我是忍受力差的孩子,也许正是这一决定引起了后面的神奇经历。

给我做手术的是一个和我父亲差不多的医生,带着眼镜和口罩。还有一个年轻些的女护士。父亲也穿着手术服进了手术室。记得医生还问过父亲,父亲回答:对,我在这进修。医生让我坐在椅子上,让我张开嘴,用注射器向我的嗓子里打麻醉,针头扎进嗓子我感到很痛,而且不止扎一针,反复扎几针。我的嗓子本来就嫩,一扎针就咳嗽,医生让我把嘴张大反复扎进针头推麻醉剂,我感到恶心难受,就反复咳嗽,父亲在旁训斥我:你怎么直咳嗽。医生也催:快把嘴张开。望着带眼镜和口罩拿针筒的医生,我感到恐惧。这样疼痛加恐惧,我还要费劲张大嘴巴,我难受的受不了。反复几次这样,我感到要晕过去了。我说:我要休克了。因为父亲经常用“休克”这个词,我知道它的含义。医生就让我到手术室床上躺下。

我刚到床上躺下,眼前一黑,一下感觉掉进了黑暗中,那是如墨的黑暗,比夜晚还要黑,但心里是清楚的,和平时进入昏睡截然不同。在黑暗中停留了片刻,感到自己在黑暗中快速滑行,滑行一段距离后,见到前方有一团红色的亮光,开始光团不大,越靠近光团越大,颜色像红色的傍晚的霞光,显得明亮温暖,见到光后心里有说不出的轻快安祥,一下就和那光融为一体,感到自我突然消融了,融化到光中去了。从见到光团到融化到光中只是很短时间,趋入光中不是自己有意为之,整个过程是自动的,好像被吸进光里。整个过程心里是清楚的,但没有意念。融化到光中只是片刻时间,在那片刻与光合一的体验里一下一切都不存在了,光好像也感受不到了。接着突然见到了境界,豁然开朗。那是非常畅亮的境界,和这个世界明显不同,就像是传说的仙境,自己感到分外轻松愉快,所有的烦恼和负累都没有了,也许只有神仙才能体验这样的心境,自己平时从来没有这样轻松畅快过,可用顿消尘累来形容。具体见到的景象可惜现在已记忆模糊了,这里不敢乱写。在观看仙境时我想到了姥姥。(我从小是姥姥带大的)。仙境中没有人和声音,只有景象。到了最后一幕现在记得非常清楚:见到了一个水渠(不知用水渠来表述是否合适),水渠岸上记忆中有树。见到水后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水里玩耍的愉快场景。接着我踏进了水里,脚接触到水后感到彻骨彻髓的轻快,心都像飘起来了,身也极轻盈。那舒服是这个世上没有的。我欢快地踩着水走了几步,就在这时听到女护士的声音“把他叫醒吧,麻醉时间快过了。”于是我回到了手术室里,护士摸我的手说:“手都冰凉了。”

回到了手术室后,感到整个手术室都充满红光,心里平静安祥。医生又让我坐在椅子上把嘴张开打麻醉,这时感到有红光照着心里感到平和,不再像过去那样害怕,针扎进嗓子里也不再感到刺痛,身体感到柔软。但看到医生把针往嗓子里扎仍本能地感到紧张。护士把我带的手术帽往下拉遮住我的眼睛,说“别看了,看就紧张。”眼被遮住后,我感到红光从我右侧射来,好像有个光源,高度和我耳朵齐平,射来的像是静止的红光。红光使我轻松安祥,身心柔软不再恐怖。这时医生用器具套住我的右侧扁桃体,用力一拉,我的这个扁桃体就被拽了出来,我感到嗓子被顿了一下,有些痛,一口血吐了出来,接着开始咳嗽。医生说:“快张大嘴,还有一个。”我把嘴尽力张大,医生又套住拽了出来一个。这样手术就完成了。

父亲扶我起来向外走,护士说:“这个孩子。”出门后父亲责备我说:“人家医生都干净,你直咳嗽,都咳到人家身上了。”

以上就是整个事情经过。经历了这个事情后,我没有向别人讲,只是感到不可思议。我受的教育说宗教是封建迷信,对宗教一无所知,濒死经验这类名词更没听讲过,大人和老师都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灵性知识的缺乏,加上当时的年少无知,所以对这种经历只是奇怪,无法理解。

——转自网络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