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状曝刘强东性侵丑态:警察喝令穿上裤子戴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4月17日讯】中国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在美国涉性侵一案,日前原告正式提出民事诉讼。诉状首次曝光原告姓名,并提供了案件更多细节,包括警察进入原告公寓时,刘强东正下半身赤裸躺在床上,警察命令其穿衣,并戴上手铐押走。

明尼苏达大学中国女留学生刘京瑶(Jingyao Liu,音译)4月16日在明州亨内平郡(Hennepin County)法庭,对刘强东及京东集团提出民事诉讼。长达28页的民事诉讼文件中,详细描述了该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诉状指,去年8月25日,刘强东与妻子章泽天及其他家庭成员一起抵达明尼亚波利斯市,下榻当地常春藤饭店的顶级套房,但章泽天与家人在30日上午离开。

原告称,明大卡尔森商学院副院长崔海涛,通过她的父亲邀请她成为该学院博士班的志愿工作者,因为刘的父亲也曾是崔海涛的学生。该博士班招收来自中国具有影响力的富豪,刘强东也是其中之一。

文件指出,崔海涛向她表示,担任志愿者就可跟这些顶尖中国企业家建立联系,对她大学毕业后申请研究所或就业都有很大帮助。但崔海涛却未提及参加的志愿者多是年轻女学生,而该博士班项目的学员都是中年男性。

明大卡尔森管理学院副院长崔海涛,是本案关键人物之一。他在案发后立即返回中国,销声匿迹。(明大网站)

30日刘京瑶在担任该项目前台服务时,另一名博士班项目的学员姚其涌邀请她参加当晚感谢志愿学生的聚餐。但姚未告知她,其实他是受到刘强东委托提出邀请。

不过,在刘京瑶答应姚其涌后,才发现其他志愿者都未受邀。她不想得罪姚,但出于不安,找了另一位同为志愿学生的男性友人陪同赴宴。

诉状文件指出,30日傍晚,刘京瑶依约抵达明市的Origami餐厅,才知道刘强东也会出席晚宴。她进入餐厅后,姚其涌就把她带到刘强东旁边坐下,而与她同行的男友人则被安排坐在另外一桌。

文件提到,在晚宴期间,刘京瑶多次遭刘强东胁迫喝酒。刘强东说,如果刘京瑶拒绝,等于在其他高管面前“羞辱”他。

当晚9时左右,原告觉得自己喝醉了,就要求刘的助理Alice协助叫车让她返家。陪同她来的男性友人,则不知何时已离开餐厅。

等她上车后,才知该车辆是刘强东高价租用的专车。刘强东与助理Alice、Vivian随后也上车,车子由Vivian指示开到明市2115 Pillsbury Ave.的一处大宅。车行期间,刘强东开始抚摸她,她曾以中文制止他,但刘强东变本加厉,试图脱掉她的衣服。

在获知自己被载到不明地点后,刘京瑶以英文表示“我要回家”,刘强东于是抓住她的手臂,生气地将她推回车子后座。文件指出,司机目睹了这些攻击与殴打。

在驶往刘京瑶租住公寓的途中,刘强东又再度抚摸她,原告则以中文多次请求刘强东停止,但刘强东依然不停手。抵达公寓后,原告本以为刘强东只是礼貌性地送她到公寓门口,未料他竟跟着进入公寓且脱光衣服,还向原告说“你可以成为邓文迪”。接着,刘强东在公寓内不顾原告抗议、抵抗和央求,性侵了她。

刘京瑶的诉状首页。(网页截图)

性侵发生之后,刘京瑶向陪同她出席晚宴的男友人发微信表示自己遭性侵,但当时因为出于羞耻心,以及害怕本人及家人安全受威胁,她要求男性友人不要报警,然后她试图说服刘强东离开公寓。

收到刘京瑶信息的男性友人,当时正在常春藤饭店大厅,饭店员工得知后,强烈鼓励他打电话报警,他因此向警察报了案。警察在31日清晨3时10分抵达刘京瑶公寓,男性友人向警察出示了原告的微信讯息,警察稍后进入公寓。

文件显示,刘强东当时下半身未穿衣服躺在床上,警方现场要求刘穿上衣服后,给他戴上手铐,将他带离公寓。

原告接着接受警方问话,她告诉警察自己遭到强暴,也提到刘强东很有钱,她很担心自己的安全,也担心自己以后回到中国的未来发展。

31日稍晚,她到医院做了强暴检验,之后在明尼苏达大学职员及朋友的鼓励下,31日傍晚再度向警局举报刘强东强暴她,并提供了细节,警方也在对刘强东问话后将其逮捕。

刘强东遭逮捕隔天,向警方承认在车上与原告有肢体接触,之后在公寓内与原告发生性关系。刘强东在9月1日下午4时左右被保释,之后立即返回了中国。

诉讼书中提到,刘强东的行为,对刘京瑶造成身体与情绪的痛苦与折磨,原告因此要求至少5万美元的人身伤害赔偿。但有明州当地律师表示, 一般民事诉讼,不会提出真正具体的索赔金额,真正赔偿金额一定远超过5万,最后赔多少将由陪审团决定。

此前美媒曾经披露,警察31日凌晨到达公寓时,原告出于害怕试图息事宁人,向警察解释这是一场“误会”,导致警察只是将刘强东带离公寓,并没有逮捕他。随后原告在朋友和校方鼓励下,才决定采取法律行动,因此再次报警。当晚,警方正式逮捕了刘强东。

12月21日,亨内平郡检察官弗里曼(Mike Freeman)发布声明称,因为“无法提出足够有力的证据”,决定不对刘强东提出刑事诉讼。原告律师弗娄林(Wil Florin)随后表示,将代表受害方提出民事诉讼。

法律专家指出,刑事诉讼因为涉及限制被告人身自由,需要非常确凿的证据,才能让陪审团做出有罪认定。而民事诉讼则只涉及民事赔偿,对证据的要求可能不会那么严格。

(记者穆峰宇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