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信国安”被谁掏空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日前曝光一份文件显示,中信集团正就旗下中信国安集团(以下简称“中信国安”)债务危机向上级监管部门请求协助。

此文件说白了就是中信集团求助银保监会为其“挡下银行追债”,这也说明了中信国安危机已超出中信集团自我解决的范围。

中信国安去年三季度末财报显示,总负债超过1,780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49%。另据2018年年报,中信国安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完全没有关系,若扣除股权转让收益,中信国安2018年净利几乎为零,而且即便账面现金仅85亿元,2018年初甚至还想出资90亿接盘明天系资产。

今年以来的诸多信息披露或报导指出,中信国安负债濒临崩盘。

在股市,中信国安目前持有三家上市公司,其股份股权几乎全部处于质押或冻结的基础上。但券商“龙虎榜”统计,4月份以来沪深两市累计受到8亿元以上资金抢筹的个股仅有三档股票,其中之一即中信国安控股的中信国安信息产业达8.02亿元,堪称被爆炒。

在楼市,中信国安在北京核心区域内的稀缺高档住宅“国安府”,如今流产,300亿预售款烟消云散,143户购房者也面临无房可住的局面,这也意味着将会有几百起维权官司开打。

在金融机构方面,中信国安的融资能力,简而言之,几乎将所有借款渠道借了个遍,多家银行踩雷逾百亿。其中,北京银行麻烦大,该行是中信国安一笔25亿元违约债息的担保方,而这么大的风险敞口,北京银行居然没有预定任何反担保措施,而是无条件兜底。

不过事到如今,中信国安“纸包不住火”的,除了债务危机,还有5年前参与混改的“神秘人”被现身。

在2014年以前,中信国安还是一家风光无限的老牌国企,是中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中信国安启动“混改”期间,引进了名不见经传的5家民企,并让它们以颇不合理的价格取得了中信国安79.06%的股权。此后,这几家民营股东,再通过另设公司、交叉持股、股权质押、担保等多种手段,将中信国安的实控权最终掌握在一个无法穿透的股权结构中。

今年2月以来,多篇深度报导直接点出了中信国安背后“神秘人”──前中国银行、建设银行行长王雪冰。据称,王雪冰在2012年提前出狱后,其隐身之所正是“中信国安基金”,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眼花缭乱,但循线而查王雪冰介入了中信国安的混改。

王雪冰目前被点名深度参与中信国安混改,但尚未被点破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其实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刚出狱的王雪冰哪来的巨额投资基金?除非重操旧业充当白手套。

海外报导曾经指出,王雪冰贪污案后面有江泽民的影子。王雪冰违规贷款的许多个人与公司,都与江泽民关系密切,包括江的心腹贾庆林有密切关联的远华走私案赖昌星等。王雪冰从江的座上宾到替江坐牢,更为江家转移数十亿美金到海外。

中信国安的混改,谁的盛宴?回顾这些年国企各种名目重整,都是反复被红色权贵掏空。如距今12年前曝光的“谁的鲁能”,已经把这类股权腾挪游戏解剖的淋漓尽致。中信国安债务危机如何解决之前,应先曝光谁掏空了中信国安。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