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直击斯里兰卡爆炸案

【新唐人2019年04月22日讯】【今日点击】(3445-1)

提要
直击斯里兰卡爆炸案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早上看文章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就在推特上,大纪元网站登这个张三丰,说张三丰啊,太极拳的,这么说就太极拳的鼻祖,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故事。说张三丰呢,他从元朝过来的,他曾经预言过元朝的灭亡跟明朝的兴起。而他预言元朝灭亡明朝兴起的时候呢,出现一个状况,就是他死了。死了等到第七天的时候,这些徒弟们要给他,那死了嘛就得办这事嘛,他又活了。所以死之前他留了那么段话,应该是死之前,然后又活了,那当然最后没人知道张三丰去哪儿,没人知道。

那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在七的定数,里面包括了犹太人、基督教、天主教,包括了佛家佛教,包括了我们刚才说的张三丰。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这地球上,我们经历过几千年的文化,都在七的定数中,它们是等同的,正的概念是等同的。

它们针对着不同的种群、人群,什么叫不同的种群,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天地一方神明,对应着一方人。不同的人对应着不同的神,但他们都秉承著更超凡的更超越的神明的规矩,从而在人间显现出七的定数。尽管他们语言不同、肤色不同、长相不同,但他们都是人。各个神教育了各自己的文化,奠定了,稳住了他们人的内心中的善良,然后等待着今天的事情的出现。

人说你怎么知道等待今天?如果在人的环境中,用人的语言人的嘴,能够看破了这种故事的话,那创世主就来了,否则的话他看不破,没能力看破。有朋友说哥们你吹牛,我没吹牛,我讲节目我们讲了十多年了,咱说七的定数就是去年10月分吧,突然的意识到有七的定数。那我也没看过圣经,我也没读过启示录,没读过,我们只是提这么个碴儿。而那个提的碴儿是因为一个电影,与神同行,我们才说起来,不对啊,这有七啊,然后朋友们就开始补充了。所以是我们共同的,大家共同的一种我们把它叫智慧也成,是共同的一种感悟。人中,凡夫俗子的人有能力体悟到,在过去大的循环中这样神明的安排。

女娲造人七天,但人却不归祂控制。纣王,祂想教训纣王,纣王有28年4个七,还有28年的这个官位,祂女娲就不能毁了他。谁挡着祂?比祂高的神。那以什么样的形式,以纣王的两个儿子殷郊、殷洪,他的元神出来的红光,挡住了祂的云路,挡住了女娲的云路,书上就这么写的。女娲不会造次的,你说祂能不能杀掉殷郊、殷洪,祂肯定有那能力,但女娲不会的,立刻就走了。那有人说这女娲是loser,那个笨蛋才叫loser,极奸滑的现代的思维才叫,才会把这种事情叫做loser,你的愚蠢在于你的精明。那是生命的境界,不是你强取豪夺强奸者的心态。一个强奸者一定是被污辱的人,一个强奸者一定是被污辱的人,被这生命天地间的所有的人看不起的,所有的生命看不起的。因为他的愚蠢在于他的强权,在于他的力量。

斯里兰卡恐袭:线索指向极端穆斯林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复活节这天,斯里兰卡,斯里兰卡的,在它以它首都为中心,很多地方连续发生了8起爆炸。现在死亡人数已经突破了300,受伤的它说达到有说400,有说600,有说700,说法不一。但是集中的,斯里兰卡的,它主要炸的是天主教堂。可是它统计得不太清楚,它统计说基督徒在斯里兰卡只占百分之七点多,但它没说天主教徒,天主教徒可能会更少,也可能它统计的数据就是有出入,就它没太细分天主教跟基督教之间的差别。它斯里兰卡主要是佛教,主要是佛教和印度教,那另外的极端的人只占9%。

但偏偏在这么个地域,在这个时间点上,去攻击天主教堂也好基督教徒也好,它攻击的是西方的信仰。今天的人很多不信神,他相信权力和利益,而他的权力跟利益的本身,代表着个体者的自然的放纵、欲望、放荡、下流。又以生命的方式,以和平的概念,去窃取自己贪婪无度的这种放纵的空间,出现了很奇怪的场面。其实我觉得就不奇怪了,这是表明著整体旧的文化的结束。什么意思,七的定数的结束,没用了,已经产生不了作用。

一天之后警方抓捕了24人,但没有人宣称谁负责,全都是斯里兰卡人,也没有查明是否跟境外组织有关。总理说我们绝不允许恐怖组织,恐怖主义在斯里兰卡境内抬头。这里抬头的概念是指当时的猛虎组织,猛虎组织有着内战的成分在其中。政府坚信一个名叫NTJ的团伙发动了上述的袭击。而情报部门曾经接到过这个组织的发动袭击的信息,在一周之前,说有人要对教堂发动攻击。11日的时候警察局的副局长做出报告说,是有这样的团体,要对天主教和印度大使馆发动攻击,但是整个过程很显然并没有,斯里兰卡的保安系统,它的警卫系统没有能够阻止这场袭击。而这场袭击就是纯粹的宗教冲突,传播仇恨,那相互之间的这种杀虐。

因为那天是复活节嘛,昨天,包括教皇也讲话了,包括川普也讲话。而在我个人的眼睛里,越来越像例行公事,因为他没有能力去化解人内心的东西。就像新西兰禁枪一样,那如果新西兰禁枪是合理的话,那中共禁止菜刀就合理了。任何禁枪、禁止菜刀的行为,都认为今天的人个个都可能是屠夫,其实是人对自己的污辱。而今天人们出于现实利益的需要,那头可以禁枪,另外一个女孩子可以光不溜条,光着屁股在马路上任意游行,认为那是她的权利,而这一头呢却对每一个人污辱。而今天却没有人去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个巨大的问题。

人可以任意放纵,像一块烂肉。但是呢,另外却怀疑所有的人都可能是屠夫。今天的法律,是因为利益的,所以当你站在利益上,你就会,这两条就统一上。一个女孩子任意放纵像烂肉一样,那是她的利益,所以人们要接受,人们也愿意。

那反过来,如果拿枪去杀,杀任何人都对别人的伤害,所以这不成。它丧失的是什么,两件事情都是失去了人的道德的本身的根脉,所以灵魂死了,所以就要审判。

国际社会表示震惊,包括教皇等等,包刮联合国秘书长,美国总统、俄罗斯普京、 德国总统、总理,都表示谴责。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你可以看到很软弱,很软弱,很敷衍,很表面。为了表示同情,特拉维夫市政厅打出了斯里兰卡的国旗,特拉维夫是指以色列啦。艾菲尔铁塔关闭了灯光。所以这个事呢,我眼睛里却跟巴黎圣母院的大火,跟那有关。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如果把它叫做天火,触动的是天主教,触动了很多人们不得不深思的,真正神的东西全留下来,不是神的东西全毁了。

而在斯里兰卡再次,同样是在这样的一个,在西方信仰中最关键的时间点里,出现了类似的事情。但它的方式,它的理由,它的手段,在人的,在我们现实人的环境中完全不同,甚至是暴力的、杀虐的、蜕变的,就看观看者在哪个角度看了。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