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四二五前夜 天津抓人打人事件揭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4月23日讯】二十年前,万名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震惊世人,导致这次上访的直接原因是“天津事件”,其中的曲折过程,我们采访到两位亲历者为您揭秘。

1999年4月11号,罗干的亲属,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文章声称,身边有个研究生因练“法轮功”“被送入精神病院”。

这并不是何祚庥第一次把这个研究生当作例子,事实上,1998年5月23号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就气功管理问题采访何祚庥时,他就已经抛出过这个说法。

当时中科院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都知道何祚庥的说法是诬蔑。原中科院博士生王斌和其他中科院研究生曾联名写信和亲自拜访何祚庥,告诉他实情。

原中科院博士生王斌:“(研究生)孙为民这个事情还不是因为他练了法轮功的动作。他跟我们讲过,他以前练过很多种气功,那些东西从大脑里面很难把它放下。有时候我们发现他在那里练功,也没有法轮功的动作,纯粹是别的功法的打坐。别的功法‘辟谷’什么的不吃不喝,那不是法轮功的要求。”

当时也有北京法轮功学员向北京电视台说明实情,北京电视台因此重新制作节目来挽回错误。

不过,何祚庥仍然在各大媒体诬蔑法轮功,这次天津教育学院的报导引发了天津法轮功学员的关注。

天津法轮功学员张立:“大家看到这篇文章后,有的想去天津教育学院,和负责人反映我们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因为没人具体的组织,大家时间都不一样,所以两三个人相约准备去教育学院。当时我和几个同修约好了,在19号去了教育学院,因为我们都有孩子,他们也都是青少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天津教育学院的领导接待了张立一行,详细的听取她们反映孩子在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的变化,给生活,给学习带来的好处。

张立:“当时我女儿9岁多,修炼前她因为患有心肌炎。课间操和体育课都是免修的,不能做剧烈运动。作为母亲,我也很为她的健康担心。修炼法轮功之后 ,(她的)心肌炎好了,体育课和课间操都能够正常上了,而且学校其他的活动她也能够参加了,学习成绩提高得也很快。”

天津教育学院的领导详细纪录了她们和孩子的情况,当场表示赞许,并愿意更正何祚庥那篇不实的报导。但是由于学院还需要开会商量,甚至进一步报请上面批示,因此请她们回去等答复。

为了让教育学院的领导看到青少年修炼法轮功的实例,第二天张立带着女儿又去了一次。

张立女儿周昂:“我当时听说了这篇报导,我第一反应就是,这是撒谎呀,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根本不是像他们讲的走火入魔什么的,然后我妈妈就问我,你要不要去跟他们讲一下真实情况,我说我要去,我们见到了学院的领导,他当时问了我一些简单的问题,你是不是炼法轮功呀,从什么时候开始炼的等等。我回答了他这些问题,然后也跟他讲了,(我)炼功之后的一些改变和感受。当时我虽然年龄很小,也不知道确切的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就是想用我的亲身经历,跟他们讲一下,他们的报导是不实的。”

那几天陆陆续续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来到天津教育学院,学院就让他们统一在外边操场上等消息。从19号开始等到24号,答复没等来,张立发现操场上出现了一些便衣,学院的领导也改口了。

张立:“教育学院说,这件事情我们做不了主了,你们可以向上级的主管单位去反映一下情况吧。到了4月24号下午,学校操场的广播就开始反复播放,说要清场,要求学员们尽快的离开。学员们就说,教育学院你开始答应要给我们一个明确答复的,那我们得不到这个答复,我们就不走。”

法轮功学员不愿离开,张立看到警察们窃窃私语,然后就上来动手,把学员拽出去清场。

张立:“我看到一个老阿姨被四个警察抬着,警察抬累了之后呢就在地上拖她。老太太后边的衣服都被磨的掀起来了,然后后背磨出了血。还有一个老太太,她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都是她自己收集的垃圾,还有警察扔的烟头。警察拽她的时候,她就把这个塑料袋扔到垃圾桶里,警察马上拽着她,就把她给拽走了。其实在教育学院这几天呢,同修们都很自律,为了不影响学生们上课使用厕所,有的同修就去打扫厕所,通厕所。”

被拽出去的法轮功学员不少就地失踪,后来大家发现,约有45名学员被警察带走。学员们只得去天津市政府反映情况。

张立:“当晚 4月24号当晚9点多钟吧,没有人组织,学员们自发的来到了市政府。过了一段时间呢,市政府一个值班的处长出来对我们说,公安部已经介入了这件事情,我们这儿解决不了,你们应该去北京去反映情况。我们就问他上北京找哪个部门?他说中央信访办。”

天津政府的这个答复,直接导致了大批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去北京上访。也就是“四・二五”上访。

二十年后,张立回顾起当时的心情。

张立:“不管我们是去教育学院、天津市政府、还是最后我们去了北京中央信访办,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们对这个政府是保持着一种信任的态度,真诚的想把我们修炼法轮功之后的身心受益,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告诉他们。当时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用善心去改变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

张立说,这份善良和真诚至今也没有变,法轮功学员们受到中共长期的迫害,但他们心中没有怨恨,仍然一如既往的善意讲清真相,希望人们能够抹去误解,了解法轮大法带给人的美好,得到福报。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后制/舒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