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那天我们一家人站在府右街上

文:河北法轮功学员

那天,我母亲、姨和几个妹妹都站在了府右街马路西边的人行道上,默默的。她们是坐了一夜的汽车在清晨赶到的。

1999年的“四二五”,我们一家(老伴和孩子)是从河北的一个城市坐火车去北京的。到那里之前,我们心里是清楚的,因为辅导站有说:天津抓了我们大法弟子四十五人,还打了同修。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确实是在做好人,我们到信访局说明情况,要求解决问题。人多了人家才会接见,人少人家根本就不理你。能去的就去,自愿。但是我们没有被采访的义务。

下了火车,没出站就上了出租车,因为我们不知道信访局在哪儿,该怎么走。司机很好,没有多问。

到了府右街,已经人很多了,我们就挨着人群站下了,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不一会儿,走过来几个人跟我们打招呼:“你们也来了啊!你们家里的人也都来了,我们坐的一辆车,你母亲上岁数了,可能走得慢,一会儿就会过来了。”我认不出是谁来,她们就提起我们在老家洪法的事,她们都参加了,那次还听了长春法会的录音,因为是在我家院子听的,她们都认识我。

我很兴奋,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地方会全家聚集。就想很快找到她们。由于走得急,就听到身边同修提醒:不要走盲道,不要碰了路边上的花草。更不要踩进去。我很感谢他们。大法弟子都很自觉!

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聚在了一起,由于不需要那么多人站在边上,我们就轮换著在前边站,其他人就在后边学法。毕竟是坐了一夜的车,母亲和姨看上去有些疲劳,我们就把各自的打坐垫子接起来,想让她们躺下休息一会儿。不一会儿,有大法弟子走过来严肃地说:我们是修炼人,要能吃苦中之苦。听到这儿,她们马上坐起来了,直到晚上回去。

到中午了,老伴给大家买来了饭菜,还没等吃完,有大法弟子就走过来了,手里拿着塑料袋,边走边说:“我来收垃圾,放在我这里就可以了,请放在我这里。”来来回回走着,说着,做着。

傍晚,传来了消息,我们的同修被释放了,我们的情况也反映到了国家领导人那里,大家可以放心回去了。我们先送一大家人去上了汽车,再走回来看看我们待过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只找到了一个黄瓜把儿,我把它捡起来拿在手里,这时,有个同修走过来说:“阿姨,可以走了,已经通知了。”多么好的同修,可她看上去还是个孩子。

当我手里拿着黄瓜把儿要往垃圾箱里边放时,旁边站着的警察说话了:已经满了,不要再往里放了。我就继续拿着往前走,走到往西的一个胡同时,我们拐进去再往前走,看见一个垃圾箱,我顺手放了进去。感觉很轻松。老伴说现在怎么办?我说打车上火车站,回家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谁都不耽误。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在被中共迫害中有几位亲人同修失去了人身,有的也曾被劳教所迫害。过程中,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太好的。但我们都没有迷失本性,坚定、正信,紧随师,坦坦荡荡地走在修炼的路上,随着修炼的正悟,我们越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真的感觉得到有师父的幸福。就像有同修说的:有师父真好!

——转自《明慧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