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论坛落幕 外界质疑“丰硕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5月02日讯】中共高调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近日结束,北京声称共签署了总额高达640亿美元的各种项目协议。但各界却质疑中共所宣扬的这些“丰硕成果”,实际上给借贷国和中国民众自身带来的是巨大的风险。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大陆学者庞先生表示,中共与“一带一路”合作国家签署4千多亿元人民币的合作项目,是典型的面子工程:

“为了在世界范围内竖立自己所谓的大国形象,完全不顾国内还有大量底层民众的事实,引起国内民怨沸腾,造成很多有识之士的反对。某种意义上,一带一路也可以说是新殖民主义,资金由中方出,建设工程队伍也由中方出,最后欠债的是所在国。那么实际上,这些一带一路上的所在国就欠下了中国巨额债务,所以这是受到世界某些国家的反对、抵制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网民“李沐阳”则发文称:北京自称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成果丰硕”,但研究结果显示,中国撒出去的钱越多面临的债务违约风险也就越大。64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4308亿元,按中国14亿人口计算,每个人要至少分担307元。他质疑,“撒出去的钱不仅赚不到钱,甚至连本金都收不回来,整个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中国网民的担忧,呼应了此前美国全球发展中心,美国发展政策倡议部主任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的说法。

莫里斯在近日举行的美国和平基金会一个有关“一带一路”的研讨会上说,中共的借贷行为不像典型的债权国,在全球低收入、风险最大的国家,中国是主要的债权国。

“他们(中共)投资的环境,要么是其他债权国根本不愿意进入的,要么是,出借的水平不会像中国那么高。我认为,从政策方面来说,这是个薄弱环节。对那些向中国借贷的国家来说,他们诚然有陷入债务的压力,但是对中国来说,也是个风险。”

《美国之音》的报导说,除了担心接受国债务违约的风险之外, 中国有没有资金继续投入这些项目也是问题。2019年头三个月, 中国四大银行并没有向亚洲地区投入任何资金。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中国经济的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认为,中国的国际收支开始出现逆差,因此没有钱来投资这些项目了。

史剑道说:“‘一带一路’项目最重要的进展是,它正在消退,没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说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的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在世界各地的投资活动,包括‘一带一路’国家在内,出现了急剧的下降。”

报导称,中共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增加透明度方面也存在问题。虽然亚洲开发银行(亚行)行长中尾武彦表示,未来亚行愿意继续与北京及中国相关金融机构针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具体项目开展合作,但是亚行驻北美代表处副代表Fei Yu也指出, 亚行和亚投行(AIIB)在确立项目方面,项目招标到采购等多个方面,做法很不同。 因此,即便是合作,预计也需要很多的磨合。

报导认为,中共与世界银行的合作更值得担忧。因为世界银行由美国领导,而且美国公开抵制了中共的“一带一路”,没有派代表参加高峰论坛。

分析人士认为,要求中共增加透明度几乎不可能。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曾锐生(Steven Tsang)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说:“透明是民主体系上的适度问责,在非民主体制下,没有问责,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一带一路” 峰会前也出台了一个报告,批评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可能给沿途国家带去7大类风险,包括侵蚀国家主权、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续的财务负担,脱离当地经济需求、地缘政治风险、负面环境影响和腐败等。”

其中最大的风险是“国家主权被侵蚀”。因为任何一个协约都数十年,很多重大项目都长达99年合约,如同中共殖民地。两年多前,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中国援建汉班托塔港的贷款,而将整个港口租借给中方,租期为99年。

报告指出,中共的整个“一带一路”专案都不透明,致各国面临了贿赂疑云、债务陷阱、贪污腐败等政治及犯罪问题,带来政争及社会抗争,更有部分国家债务一半以上都欠中国。但接受这些投资并没有得到多少利益,专案大部分是中国公司主导,引进中国劳工及工程人员,反而是掠夺式的开发,将环境破坏、冲击当地民众生计的恶果留在当地。

(记者陈远辉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