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A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根源

A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已经不是新闻,以多少金额刷新纪录才是新闻。4月30日年报季最后一天,中医药龙头企业──康美药业近300亿财务造假坐实,被指A股史上最大财务造假案。

康美药业29日晚间发布会计差错更正说明,公司2017年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康美药业披露的货币资金包括3项:库存现金、银行存款、其它货币资金,经对比,2017年多计299.44亿元来自于银行存款的变动。

康美药业2017年银行存款不是多计300元,也不是300万元,是多计近300亿元,从提供对账证明单的金融机构,到制表的会计人员、复核的财务主管,再到审核具结的会计师事务所等,可能都不是做错,而是涉嫌做假。

A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散户股东永远最后知道。康美药业这次也一样。该公司曾高调宣称对自家股票回购、增持、不减持,但大股东早已借质押遁身。29日当天交易盘中股价还一度炒到涨停。29日晚间300亿差错更正公告一出,30日股价跌停,封单超过200万手。

康美药业涉嫌财务造假近300亿,逾22万散户无辜踩雷,证监会顶格处罚也就60万。造假成本如此低廉,难怪A股公司财务造假屡禁不止。

如果是美股纳斯达克,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绝不手软。2018年数据,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因财务造假而被摘牌退市的,以纳斯达克数量最多,达到62家。纳斯达克仅给那些造假公司两条出路:摘牌或场外交易市场(OTC)。正因为有着严格的退市标准,剩下的都是精英,如苹果、谷歌等巨头均在纳斯达克坐阵。

而公开报导显示,早在2012年以来,康美药业涉嫌造假就曾被多次曝光,即康美药业也如同大多数造假的A股公司一样,其实监管层知道有问题的时间好几年,但一直坐视不管或者管不动。

原因或可参考康美药业与其掌门人马兴田的行贿记录。2000年至2012年,李量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为康美药业股票上市提供帮助。2000年至2014年,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2004年至2011年,行贿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11届中共人大代表提供帮助。2014年至2015年,行贿广东省原食药监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2009年,行贿四川省阆中市市委原书记蒋建平等。

仅上述5个腐败案部分案情表明,康美药业登陆A股是行贿上市,近20年来不乏地方高官充当保护伞。其关系网不仅如此。2013年1月,全国性中药价格指数正式面世,这也是全国第一例,而负责编制运营该价格指数的是康美药业,授权的是国家发改委。2015年3月,央视财经台特别报导,康美药业获批首家试点中医药信息化试点单位,授权的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官方数据,康美药业管理著全国75%以上的药材交易市场,犹如垄断。康美公司股份多次获“国家队”增持,成为机构喊进的“大白马”,但他们抛售股票时,却不会通知散户一起“下车”。A股上市公司背后,有太多官员权力联系,老韭菜无法驾驭,新韭菜也要垫底。

虽然康美药业目前以300亿财务造假暂居A股第一,但包括已知或未知的所有“康美药业们”,比起中共地方政府的造假只是小巫。2012年,各省GDP之和超出全国5.76万亿元,凭空造出了一个广东。2015年超4.6 万亿,凭空多出了一个浙江。2016年超2.75万亿,相当于一个上海。

所以A股上市公司永远改不掉的财务造假恶习,因为治理它的就是一直要靠造假维持政绩政权的中共。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