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中国飞行员在美航校自杀 知情人:中共有协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5月03日讯】一名中国飞行学员近日在美国航校训练期间自杀身亡。有知情人士提醒,幕后黑手被大家都忽略了。据透露,美国航校是严格执行中共的协议,是中共要求严管中国的公派学生。

多家中共媒体报导说,当地时间4月16日早晨,一位在美国航空学院US Aviation Academy丹顿校区,接受飞行训练的江苏淮安籍21岁学员小洋(化名),被人发现在公寓内的卫生间自杀

小洋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5级飞行技术专业学生。2018年4月20日接受所签约的深圳航空公司安排,赴美受训。

报导称,小洋的离世揭开了USAG航校区别对待中国学员的真相。小洋所在的USAG航校,经中共民航总局(CAAC)批准,招收培训合格的飞行驾驶员。

该航校的大多数学员来自中国,也有部分美国本土和其他国家的学员。

对于有着航天梦的中国学生来说,能够公费到USAG航校接受培训,是一件幸运且值得期待的事情,小洋正是其中的一员。他的自杀更是引起多种猜测。

区别对待中国学员?

小洋自杀后,社交媒体上与小洋相识的同学、朋友发帖说,在USAG培训的中国学生“不准说中文,不能乘公车,不能自己租车,半个月才能乘车去一次超市采购”等。

事发后,USAG就此事在facebook公共主页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小洋是一名不符合FAA安全和质量标准的学生,并说明之前曾向航司请求让他停止接受培训但被拒绝。之后学校又安排了额外的培训,但小洋的表现仍低于标准。

同时,校方也在公开信中说,为中共培养飞行员已超过10年,送出了大约2000名中国毕业生,USAG的声誉不会因任何虚假陈述而受损。对于不让中国学生开车或拼车,这是中国航空公司规定,不允许说中文,只允许讲英语,是针对“所有学生”。

据报,USAG对待美国本土学员和国际自费学生,基本上是尽量满足学员的要求,在训练排班安排上都以学员为主;生活上则放手让学生自己做主,跟普通学校一样。

但对数量最大的中国公派学生则完全不同,有一套严格甚至是苛刻的管理规则。

网上自称是USAG中国公派学生发的帖子介绍,如果你是中国留学生,你会收到两份与普通学生不一样的特制协议书,两份特制协议书分别是免责声明,明确注明在训练中,无论是任何原因导致学生死亡,校方只需要向学生家人支付10万美元。

另一份协议是介绍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如果犯错,没有警告,直接罚款。其中包括“不说英文”“不准迟到”“宿舍要干净”等等。而且校方也特意注明,这些罚款仅针对第一次“违规”行为,再犯翻倍!

知情者透内幕

据大纪元中文网报导,美国境内有1000多所航校帮助培训飞行员,包括:佛罗里达、密苏里、阿利桑那、加州、德克萨斯都有航校跟中共民航局签约。

中国公派学员已经成为美国航校的最大客户群,也是美国航校的主要经济来源。

任何一家美国航校只要跟中共民航局签约,就不担心缺少生源,而且一旦经过中共民航局认证,中共各大航空公司就会源源不断地送来公派学员。

报导说,USAG以前是一个处于破产边缘的小航空学校,每年招生规模仅几十人,自从跟中共民航局签约后,每年培训的中国公派学生高达数百人。

在华人生活网刊出的题为“痛心!21岁中国飞行员在美国航校自杀……”的文章中说,USAG对中国学员的严格规定,是中共民航总局对航校学员的要求。

曾在USAG任教的教官Jason也透露,美国航校是在严格执行中共合作方的协议,是中方希望用这些规定来管理中国的公派学生。

他说,可能中共认为极端封闭管理,便于控制中国飞行学员的思想与行动,既提防学生了解外国社会和真相,还可以美其名曰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和安全,如果没有中共在背后,美国的航校你给它一百个胆,它也不敢这样干。同样的道理,航校的那些教官也没有胆子敢于区别对待中国学员!

USAG靠中国公派学员养活,肯定不会故意去得罪自己的“客户”,砸自己的钱罐子。Jason介绍,中共民航局在选定航空培训学校时,已经提出管理上的要求,要求航空学校,如何管理送来培训的中国公派学生,美国航校若不能达到中方管理上的要求,就拿不到培训中国公派学生的资格,说白了,航校只是中共在美的一个执行人。

Jason说,在没有正常的疏导机制下,中国公派飞行员承受的心理压力是极大的,尤其是没有训练安排,一拖再拖,拖几个月,你们体会不到,如坐针毡。他们受了委屈,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Jason表示,中国公派飞行员也找不到人投诉,你找校方投诉也没用,因为很多规则都是中共要求。如果找中共民航局或者航空公司投诉,可能马上成为被维稳的对象,立马找个理由要你停飞回国。

一旦被结束学习回国,他们不仅面临就业难题,还得向中共航空公司赔付高额培训费。

Jason强调,中国公派学员实际上也是个人掏钱,国内航空公司跟这些公派飞行员之间都签有合同,鼓励他们贷款,待学成工作后再按月扣工资还款。但中共民航局或航空公司也不太在乎他们,淘汰一批,自有后来人,钱也不少拿。

Jason表示,这也是中国公派飞行学员的心理压力所在。对于其他飞行学生来说,如果遭遇不公,可以选择更换航校或教官,但中国学生没有选择,即便不公,也只能吊死在这棵树上。

对于公派飞行员自杀一事,Jason表示,中共向来对内高压、对外撒币。这名自杀学生的父母很可能被内部谈话,也不太可能会获得支持、在美国法院提告……但航校的生意可能还会继续,中国公派学生还会再来……只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