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侃:五四到底是什么

五四”在大陆人脑中不是一个新鲜词,读过书、上过学的人都知道“五四”,而且,“ 五四”还作为中国大陆的一个节日存在,这个节日不是中共建政后有的,早在1924年,身为中共最高领导的陈独秀就和秘书毛泽东联名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党团组织展开“五一” 、“五四”、“五五(马克思生日)”纪念和宣传活动,强调恢复国权运动、新文化运动,目的在于传播马克思主义

在大陆,你在百度上搜有关“五四”的话题,就会出来一片类似‘为什么说五四运动具有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帝反封建的性质?’这样自问自答的问题,这类问题是在考试题中常有的。那“五四”到底是什么,它怎么具有了“反帝反封建的性质”,还是“彻底的不妥协的”。

有个说法,看中国历史,一定要看第一手材料,看原始材料,不能看近代被这些思想、主义所污染的书籍。中国近代史也是这样,虽然近代历史事件本身就带有各种主义、思想的因素,但看中国近代这些事件,看近代这些历史,一定要看第一手材料,看原始材料这个原则,你才能看出真实的历史,看清作者的观点;否则,你就看不到历史真相,你会被各种各样解答所迷惑,甚至是扭曲、虚假的说教,特别是大陆党文化支撑的应试教育中使用 的“中心思想”、“段多大意”,而且还要“领会精神”、“掌握内涵”之类的方法,让人忘记了去寻找历史真相,没有注意事件带来的影响。“五四”也是一样。

在百度被标上关于“五四”的最佳答案,用一种循循善诱地解释告诉你:“那么五四运动为什么是一次彻底地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呢,千万不要少了爱国两字 。先从五四运动的口号分析,反对帝国主义,口号外争主权可以反映,反对封建主义,口号内除国贼可以反映,彻底性:从5月4号爆发,到被镇压被逮捕,再到成为全国工人商人学生三罢斗争,始终没有放弃,也没有妥协,一直进行斗争到底,你说彻底不!”

这种大陆五毛恬不知耻的功夫。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是反帝反封建。这个解释就是胡扯八道,外争国权这个口号跟反帝没有必然关系,内惩国贼也不是反封建,当时的北洋政府,那也是民选的政府,跟封建有什么关系。

真实的“五四”到底是什么?怎么看待“五四”。

“五四”被称作“五四运动”,当时,北京大学的学生5月1日获悉巴黎和会拒绝中国要求 《废除中日民四条约说帖》,提出废除外国在华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在华驻军等七项希望 ,取消日本强加的“二十一条”及换文的陈述书,遭到拒绝。巴黎和会不顾中国也是战胜 国之一,根据《关于山东之条约》, 将之前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学生代表就在北大西斋饭厅召开紧急会议,决 定5月3日在北大法科大礼堂举行全体学生临时大会。5月3日晚,北京大学学生举行大会, 并决定第二天5月4日星期日在天安门举行学界之大示威。4日上午,经各校学生代表商定 了游行路线,学生打的旗子,上书“诛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还我青岛” ,“头可断青岛不可失”,“民国应当判决国贼的运命”,“日本人之孝子孙四大金刚三上将”,“取消‘二十一条’”,“誓死不承认军事协定”等等,(见《一周中北京的公民大活动》,载于《每日评论》1919年5月11日的第二十一期) 从这个旗子上看,其内容并没有反帝反封建的意思啊。从当时宪兵队关于五四当日学生游行路线的详细记录:“学生团于午后二时三十分整队出天安门,折东进东交民巷西口,至美国使馆门首,遂被阻止……代表等从事交涉, 仍未允通行。后即转北往富贵街,东行过御河桥,经东长安街南行,经米市大街进石大人胡同,往南小街进大羊宜宾胡同,出东口北行,向东至赵家楼曹宅门首。”

学生到东交民巷请求见美国公使芮恩施,但公使不在使馆,在学生代表交涉后,给公使留下说帖。说帖内容有: “请求贵公使转达此意于贵国政府,于和平会议予吾中国以同情之援助。谨祝大美国万岁 ,贵公使万岁,大中华民国万岁,世界永久和平万岁!北京专门以上学校学生一万一千五百人谨具”

这样看来,游行目的之一是来请求美国帮助解决主权问题,这哪有反帝的意思,不止是说贴中提到“贵公使万岁”,有文章讲,当时学生“在美使署前连呼‘大美国万岁!威大总统万岁!大中华民国万岁!世界永久和平万岁!’” “贵公使万岁”,“威大总统万岁!”这都是极具封建色彩了,哪有什么反封建的意思呢 。这个说贴是事先商定好的,而且不只是代表这三千多游行学生,是代表以上参加游行学校一万一千五百人。

那为什么一个争取主权问题的游行,要被说成“反帝反封建”的运动了,有人说这个反帝反封建的调子是毛泽东定的,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到:“五四运动的杰出的历史意义,在于它带着为辛亥革命还不曾有的姿态,这就是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帝国主义和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封建主义。”“‘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始”。这个关于 “五四”的说法不只是毛泽东提,毛泽东发扬了李大钊的“反帝”言论。李大钊 在1924年“五四”纪念日就提到“这是中国全国学生膺惩中国卖国贼的纪念日,是中国全国学生对于帝国主义行总攻击的纪念日,亦即是被压迫的民众向压迫的国家抗争自由的纪念日,这是国民的学生的日子。我们在今天应该把国际帝国主义侵略我们的痛史,细数从头,把五四运动的精神,牢牢记住,誓要恢复国家的主权,洗清民族的耻辱。”(原载《 北大经济学会半月刊》,第24期,1924年5月1日) 把一个本打算依靠美英法斡旋,争取主权的事被共产党编成“反帝反封建”了呢?

这个就要从立场和动机看,首先,中共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组织,所以,其成员都是有这种思想的,主权问题根本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查一下五四时期,中共这些早期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的言论,没有怎么关心这个主权问题的,都是借这个问题提出无政府主义,发泄对社会的仇恨。毛泽东在1920年9月在长沙《大公报》发表文章《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主张湖南独立,主张各省独立。毛泽东 在当时发表多篇反对统一,要求各省独立的文章,呼吁“湖南的事应由全体湖南人民自决 之”。别说山东问题,就是国家主权也算不上什么。

李大钊在自己供词中就承认,自己是一个苏俄间谍。一个充当外国间谍去谈爱国,那不是笑话,他爱什么国。共产党人一直宣称他们的祖国是苏维埃,无产阶级没有祖国。所以谈中国主权问题,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好,因为没有这个概念。

为什么要扯上“反帝”呢?一方面掩盖他们没有国家主权概念。另一方面,共产党的教义 ,反帝就是要消灭阶级,同时维护苏俄共产政权,这是中共的纲领。

还有些人为了维护“五四”,甚至辩称广义的“五四”和狭义的“五四”,称广义的“五 四”是一个时期,而且出现了划分时期不同的“五四”。无论是怎么划分的时期,就是北洋政府时期(或叫民国北京政府)。仔细分析现在宣传的“五四”时期的那些人物,其见 解、主张、认识都是南辕北辙,根本不可能成为共同目标。为什么叫“五四”呢?

有人说 “五四”,新文化运动高举民主和科学两面大旗。那就更是瞎说了。北洋政府时期跟今天中共不同,今天中共知道什么是民主,但害怕民主,那时北洋政府想实行民主,但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以至于在场警察看到学生打人、砸东西都没有阻止,只在学生四处纵火时, 才开始阻止。火烧赵家楼,打人、砸毁东西的暴力事件发生后,依法惩治的呼声被那些说学生行为是爱国之声给淹没。虽然章宗祥仍处在危险期,但章宗祥的妻子出面代替章宗祥 具呈保释这些被抓学生,曹汝霖自家被烧还要为被抓学生求情,蔡元培以辞去校长来威胁 ,而且各方都在给政府施压。以爱国的名义实行暴徒之事,把暴徒当成爱国,对暴行进行纵容。

新文化运动就是使用这种似是而非的、概念不清的词汇来充斥文化,不仅从风格上让人扬弃传统古文,还大量使用外来词来混淆、偷换概念,对那时的人来说,大家是从满清过来的,即使推翻了满清王朝到了民国,很多人也很难理解“封建”的危害,王朝灭了就灭了 ,五千年历史上朝代更替早就有了,但这个社会没有变,怎么喊“反封建”,封建的毒害 ,人们还是很难看到,人们不知道那个社会有什么不好,朝代变了,社会还是一样,因为 人还是那时的人,文化还在传承,文化带有道德的内涵,对文化的攻击,就要改变人的道德观念,人们很难接受。

那些新文化运动的人就想个办法,标新立异,用外来的词汇,这些舶来品,而且很多词汇翻译的也很粗糙,概念也不清晰,加上一知半解,组成的生硬的新词汇来谈。这不像传统文化,接受过传统教育的人长期接触传统文化,能分辨你讲的东西好坏,而这些舶来的外来词汇,加上生硬的、一知半解、半文半白的组词,人们一下还很难理解这些词的真正概 念、内涵,传统文人很难说清这些生硬的、概念不清晰的词汇,就没法辩论。加上那时外强内弱,这些新文化运动者又是以要强国的立场来推行这些舶来品,如告诉人:宗法家族制度是专制主义,封建等级制度的危害,人们不知道什么是专制主义,对封建危害是什么不知道,被这些攻击的词弄得不知所措,本来国家就被这些列强打得焦头烂额,加上这种说法,人们不知道哪个好。所以,传统文化只能受到这些人的攻击,而没有办法反驳。鲁迅甚至借疯子的口来说,“仁义道德”就是吃人。又用这些来教授学生,所以,教出来都 是这种丧失传统文化的认识,人们就开始追逐这些东西。

典型例子就是裹小脚被说成是封建理解对妇女的束缚和摧残,可是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中,女人裹小脚只是里面一段很短的时间,而且在今天看,用社会常识也知道,现在非洲有的部落还是穿鼻子,巴东族女子还在脖子上套上圈,把脖子箍得长长的,现在没有人说是封建,没有人说那是丑,而是说那是习惯,民族习俗。只说是习俗、审美。但在大陆今天在谈到中国女性裹脚这个事,人要说那是愚昧、是吃人礼节对妇女的束缚和残害。

新文化运动那些人为什么要拿这个来说事呢,除了不知道用什么攻击传统文化习俗,还在利用这个带有挑拨是非的意思。说女人要解放,女人受压迫,怎么受压迫了,有三从四德的约束,要放弃,放弃什么,就是裹小脚,只要妇女放弃裹小脚吗?当然不是,过去娶妾还得娶,可这连娶都不需要直接就同居。这叫妇女解放。从严复到鲁迅,陈独秀,大批新文化运动的人都是这样,胡适都没能逃脱。如果不以新文化的名义,在当时社会道德是不 能接受的。

打着新文化运动,以思想解放的名义来做这一切,中共当然看见了,中共早期领导也看到 了,陈独秀曾说:“……那旧人物是不用说了,就是咕咕叫的青年学生,也把《新青年》 看作一种邪说、怪物,离经叛道的异端,非圣非法的叛逆。”(陈独秀《本志罪案之答辩书》,载《新青年》6卷1号,1919年1月15日) 这也就是毛泽东为什么在“反帝”同时,要扯上“反封建”,是为了达到砸烂一切旧的社会制度,那中国的社会几千年的文化就是共产党最大的敌人。

他们已经看到那时受到传统文化熏陶的人对于打着“新文化运动”名目推行的东西的抵抗 ,传统的伦理教育,使人不能接受这些异端邪说。所以,它们就要让人跟传统文化进行最彻底地决裂,这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中共对传统文化都进行毁灭。

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陆大学期刊还在很自豪的谈,纵观人类历史,没有哪个民族对自己的文化进行这样彻底地批判。悲哀!把自己民族文化毁掉了还当作一件兴奋、高兴地 事。在大陆,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受过近代教育的人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就是这 种扭曲的、编造的认识。

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儒生请愿,西汉博士弟子为营救入狱的司隶校尉鲍宣,率千余太学生伏阙。 近代也有公车上书。另外, 1905年民众为声援废除《限禁来美华工保护寓美华人条约》要求,开始抵制美货,1908年 3月,因日本二辰丸事件,日方逼清政府赔礼,引发民众抗议,广州的粤商自治会组织进行抵制日货行动。这些都是爱国行为,中共为什么不提大力宣传这些爱国行为呢?一方面 ,那些都是中共要批判的满清王朝,打成封建、属于反动的,绝不能用;而且,日本二辰丸本身就是给推翻满清的革命党运的武器。

在民国时期,“五四”并不是第一次学生爱国游行,在之前还有,规模比较大的有1918年 ,各大城市学生举行反对中日秘密军事协定的游行请愿。 中共为什么不宣传这些爱国学生游行,而如此推崇 “五四”呢?因为那些游行、请愿行为没有出现暴力事件,没有出现警察抓人。为什么之前游行警察没有抓人, “五四”开始抓人呢?因为警察抓的不是游行学生,是那些打人、砸毁物品、放火烧民宅的暴徒。

在当时,公开为暴徒唱赞歌,陈独秀说五四特有的精神是(一)直接行动;(二)牺牲的精神 。什么事直接行动,就是暴徒去烧、去砸、去打人,什么是牺牲的精神,就是不怕坐牢的暴徒。打着爱国的名义干暴徒的恶行,全社会还接受了,这就是共产党发动暴民的需要。那些为首的放火打砸的人后来很多都成了汉奸和共产党徒。

那时的媒体以言论自由的名义纵容这些,那时人们已经开始模糊了善恶的概念,没有好坏之分了。试想,今天ISIS的恐怖行为,制造爆炸、杀人纵火时,如果也有人唱赞歌,那今天的社会是怎么对待,一定是当恐怖分子一伙的。可面对五四如此凶残的场面,当有人在唱赞歌,大家听得还很兴奋,激动,不停叫好,这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有:“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 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中国沦陷到今天,“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罪孽之大不可不说。这也是一百年来中国的不幸 ,直到今天还在延续著这种不幸,痛苦。为什么至今仍高调宣传,因为这种暴力是共产党需要的。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