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7年冤狱 宁夏好干部栾凝再被冤判10年

【新唐人2019年05月08日讯】近日获悉,在宁夏政法委、610的操控下,宁夏银川市中级法院已在4月16日下达判决书,冤判法轮功学员栾凝先生10年刑期,并勒索罚金10万。

此前2月14日,银川市中级法院非法对栾凝开庭,银川市检察院构陷栾凝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当庭律师指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都是人为制造的。

这是宁夏政法委、610、公检法人员相互勾结联合制造的又一起冤假错案。据说,因为栾凝是“头头”,所以判了重刑。

栾凝今年60岁,大学文化,原来在宁夏劳动人事厅教育中心任副主任。他自幼体质不好,2次得过肝病,上大学期间因患肝炎休学1年;1996年1月修炼法轮功不久,几种慢性病消失,无病一身轻。栾凝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思想境界、道德得到了升华,1997年1月主动报名到条件艰苦的宁夏南部山区同心县参加扶贫,期间坚持与村民一同吃住和劳动,为当地农民抗旱开挖水窖和改善教学条件等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当地村民曾感叹:多少年都没有遇到像你这样的干部了。

1999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栾凝因不放弃信仰,先后3次被非法抓捕、4次被非法抄家、1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拘禁、被单位开除失去养老金等社会保障。3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被判刑3年、第二次被判刑4年,在银川监狱曾被强制集中到砖窑里出窑(将烧好砖运到窑外)或装窑(将砖坯运入窑内),遭“顶墙”、“弓腰”、“扎绳子”等酷刑折磨;在石嘴山监狱五监区时遭“坐小凳子”、“熬鹰”、捆绑倒挂等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明慧网)

2017年2月,栾凝先生在银川市解放街与民族街交叉路口西北侧的邮电大楼邮寄真相劝善信后,遭邮局人员诬告。公安国保人员加大力度(法轮功学员长期遭各种监控)跟踪监控栾凝几个月。2017年7月27日一大早,银川市解放西街派出所马涛等人伙同兴庆区国保大队马自立、贾永红和小区居委会的十几个人围堵在栾凝家门口。栾凝从家中出来准备上班时,这伙人一拥而上给栾凝戴上手铐,押著栾凝到家中、他岳父母家和所在单位非法搜查,还将他使用的单位车辆也搜查了一遍,劫掠了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随后将栾凝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

2017年12月中旬,栾凝被银川市兴庆区检察院非法批捕。2018年2月,兴庆区检察院曾因证据不足,将栾凝的“案子”退回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宁夏政法委、610人员操控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兴庆区检察院构陷栾凝,罪名由“刑法三百条”又增加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8年3月20日,兴庆区检察院再次将构陷案提交到兴庆区法院。栾凝家人聘请的律师提出兴庆区法院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没有管辖权,兴庆区检察院将该案上交银川市检察院。2018年9月5日,银川市检察院将案件提交至银川市中级法院。2018年10月,银川市中级法院以构成案件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将案件退回银川市检察院。检察院再次将案件提交到中级法院后,2019年1月10日,中级法院曾开了所谓的庭前听证会。

2019年2月14日上午,宁夏银川市中级法院非法对栾凝开庭,栾凝家人为其聘请了2名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均是人为制造的,相互不能印证,证据间自相矛盾。其中1名律师在辩护过程中被法官无理逐出法庭。

栾凝先生在法庭上讲述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能放弃名利并且受到好评的经历;因不放弃信仰,失去了工作和所有待遇,自己坐冤狱、家人被歧视;现在已到退休年龄,生活无着落,给相关部门写信申诉、伸冤、信访,没有收到任何回应;自己依然本着法轮功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写信反映问题何罪之有?栾凝还慈悲奉劝,人在做天在看,提醒公诉人和法官要坚守良知;栾凝说:我坚信善有善报,我坚信沉冤有昭雪的一天。

栾凝平和的辩护发言,感动了参加旁听的亲友,他们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当天的开庭持续时间约为6小时,法院只允许栾凝家的6名亲友参加了旁听,开庭结束时没有宣布结果。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组织、没有花名册,更没有什么“头头”。1999年以前各地法轮功辅导站人员没有工资,没有官当,义务教功,默默付出。栾凝先生1999年7月前是宁夏辅导站副站长,没有拿过工资,也仅仅是默默付出,义务教功而已。公检法不能据此构陷重判。

中共迫害法轮功近20年,政府、政法委、610、公检法司个别人员无视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奉劝、无视律师的正义呐喊、无视参与迫害者大量遭恶报的事实,泯灭良知、践踏法律,非法抓捕、构陷、冤判、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如果这些人还不能明白真相,将功补过,将面临可怕的后果。善恶必报,迫害佛法修炼者,罪业深重。

目前,栾凝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已1年8个多月。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