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步长制药行贿风波牵出陈年大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A股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大股东卷入美国名校贿赂风波,这也意外让胡温时期的一件大案重回公众视野。

近期以来,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以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福一事持续发酵,公司过去的黑历史也被媒体挖出。

报导称,从2002年开始,步长制药就有了行贿的记录,该公司的发家产品“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上升为国家标准,赵涛的父亲赵步长向原食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行贿了1万美元。而步长多次涉行贿,药品批文多为郑筱萸主政药监时获得。

被指被温家宝亲查的郑筱萸,2006年12月案发,2007年7月10日被执行死刑,是药监系统落马的最高官。此后三年,自上而下地查处了药监局一大批干部,乃至去年因“长生假疫苗”落马的“疫苗沙皇”吴浈、王立丰等多名药监高官,还有去年12月,在外逃14年后回国投案的“红通犯”刘晋,都是郑筱萸的前下属。

郑筱萸1998年首任国家药监局局长,至2005年6月退休,被指医药监管体系的创建者、执行者、操纵者长达七年集于一身,权倾医药两界,任上力推GMP认证、地标升国标等,药品审批腐败链亦来到高峰。

比如GMP认证从1999年开始推行,认证之初仅有1000多家企业通过GMP认证,而至2004年,全国有6000多家企业通过GMP认证。业内人心照不宣的是,此时GMP认证已沦为可以花钱买到的商品,每家为此平均支付约1000万元。

与GMP同时开展的“地标换国标”──将地方局批准药品的权力全部收回,所有药品统一使用“国药准字号”,这意味着企业必须重新在药监局进行药品注册工作。当时批文都是明码标价的,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企业私下运作单个新药批文的费用最高可达上千万元,动辄数百万元。例如有地方药监官员,在地标升国标时,一个批文收1万元,经手了1000多个批文,收入轻松上亿。

也由于注册新药能拿到较高的定价权,大多数厂家忙于将原来的常规药品改变包装、剂量和用法,并加入一些无用成分,申报注册成新药,很多药品都是一夜之间从无到有。腐败的官员、沾满铜臭的GMP、国标、致命假药,一系列关乎公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医药事故相继爆发。

而这当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倒卖器官移植“救命药”,也是开始盛行于郑筱萸药间时期。

在2003年、2004年间新闻曾聚焦,由于药品虚高定价,非法销售器官移植抗排异药“环孢素”盛行,在上海、成都、重庆、沈阳、哈尔滨等全国所有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都有药贩子、病人及医院医护人员形成一个网络,彼此串货,如媒体踢爆过的北京武警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武汉同济医院等。当时媒体所以突然对此关注报导,是2003年8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接获举报信称全国大批走私倒卖器官移植抗排异药,牟取暴利。

彼时国内市场的环孢素是瑞士诺华公司的“王牌药”。诺华在中国的发迹无人不知。1998年10月,江泽民在钓鱼台国宾馆接见来访的瑞士诺华公司总裁魏思乐。1999年3月,江泽民回访诺华位于瑞士巴塞尔的总部。2000年6月,诺华拿到环孢菌素注射液(山地明)注册证和批准文号抢占市场。2003年,诺华在国内市场推出新型免疫抑制剂(舒莱),并与中共卫生部签署合作协定。2004年,诺华的市场份额大约占了中国的移植免疫抑制药物市场份额的30%。

2006年3月28日,搜狐网健康频道刊文《器官移植催热近百亿元的免疫抑制剂市场》指出,诺华、罗氏等几家外资包揽了国内90%的真菌代谢类免疫抑制剂市场。其中,2005年诺华制药柔佛巴鲁地明(口服液、注射液)占国内整个环孢素A市场份额最大,68.2%。

2006年3月,一名叫安妮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前职工冒着生命危险向国际社会揭开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国际舆论纷纷谴责中共邪恶罪行。中国移植器官来源不明,诺华等制药大厂在中国迅速发展,这显然是“支援不道德器官移植”,也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分不开的。

知名律师张赞宁2010年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分析称,“郑筱萸案之后,药监局的信誉度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其实郑筱萸案是江泽民贪腐治国的一个缩影,尤其在1999年发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后,各级政府、各个系统加速纵深腐败并达颠峰。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