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铭:从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看神州子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9年5月13日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即将到来。弘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大法,在每年节日到来之际,都要举办庆祝活动,包括集体学法炼功、弘法、游行、歌舞等,同时对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华诞表达祝福和感恩。许多国家政府及官员每年都要向“世界法轮大法日”发出贺信和嘉奖令,表达对“真、善、忍”价值观的认同和祝愿。

每年节日期间,在美国国际大都市纽约或其它城市都会迎来一次盛大的游行,庞大而又整齐的管乐队以及各式横幅标语都非常引人注目;还有那一群群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身着各国民族盛装的学员走过;还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舞龙、仙女、少数民族及腰鼓方阵等等,展示出非同凡响的节日氛围,从他们的精神面貌中能够感受到正面能量的传递,民众纷纷了解法轮大法,并对这个节日表示祝贺!

法轮大法被中共诽谤、污蔑和禁止,却在世界各地收到近三千六百份褒奖,美国及世界各国面对法轮大法这样的发展势头,没有感到对政权构成威胁,反而认为是国家和人民的荣耀,每年节日游行都要特别部署管制交通让出街道,并派出大量警察保护游行队伍安全。

有的政府通过决议案对法轮大法给予崇高的评价,认为“真善忍”理念的价值观已经被许多主流国家认可。世界各国政府的各级政要也纷纷发出贺信,有的认为,“真善忍”是普世的准则、是全球社会的基础、是所有社会的指路灯;有的认为,法轮大法使人心灵净化、能够摆脱不良的瘾好和习惯;还有的认为,在这个很多国家处于动荡的时代,法轮大法教给了我们诸多关于和平与谐和的理念。

除了各国的传统节日和宗教节日外,近百年来许多国家和民族也新增了不少纪念性节日,可是,没有一个节日可以像“世界法轮大法日”那样跨越不同国界和不同种族而蓬勃发展,也没有一个节日获得“世界法轮大法日”那样的赞誉和殊荣。

中共的歪理邪说只能蒙蔽和强加于被统治的人民,却无法说服墙外的正义世界,纵然放一把伪火也一戳就穿。许多人对法轮功的态度从不屑一顾到认真了解或亲身体验,再到走进这个群体成为法轮功学员,已经成为人们一种追求人生价值观的趋势和潮流。

法轮大法影响度越来越大,中国大陆人一旦网路翻墙或出国,了解到墙外的世界有一个盛况空前的“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时候,会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在记者的采访中普遍认为,这是华人的骄傲,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个被中共列为禁区的法轮大法,怎么可能在世界上如此迅猛发展呢?

被洗脑和高压下的人们,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前途和生活,即使知道中共编造谎言,许多人也被迫靠向谎言一边。还有许多人的道德已被中共培养得很低下,因此与中共一样嫉恨法轮功的高德,许多人自觉或不自觉的与中共同流合污,接受了“假恶斗”,站在“真善忍”的对立面,而丧失人的基本道德规范。

中华民族是一个敬天信神的民族,然而在无神论的环境里、在道德一日千里下滑中完全迷失了,这是中华民族最大的不幸和悲哀!

神眷顾神州大地

中国是传说中神的故乡,也被称为神州,是人文道德和神传文化中心,是世界文明的摇篮,她所孕育的文化悠远绵长,博大精深。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都蕴含着古老文化传统基因,相信神的存在,因为他们都是神的子民,是神的传人。

几千年来,神一直在眷顾神州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中国上古时代是一段人神共处的半神半人时期,传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上古创世神之一女娲,用天上的黄土仿造神的模样创造了人类以及生灵万物,神创造的人类必须具备高尚道德,人道必须别于禽兽,女娲为人类建立婚姻制度,让人类繁衍生息。

华夏文明的人文始祖伏羲,有神圣之德,统一了华夏各部落,为人类创造智慧,为了防止乱婚、乱伦,伏羲进一步规范人类道德,以植物、居所、官职等为姓,以区分辈分、家族,避免不道德行为,中华民族运用和传承了伏羲的八卦、河图等神传文化,对天和神有无限的尊崇。

为了繁荣人类,不断有神下世帮助人类开创各行各业,比如伦理、道德、医药、历法、音乐、文字、纺织、制陶、建筑等,神给人类奠定了社会结构和生活基础,同时也留下了许许多多神话传说,上古三皇五帝和中华文明道德都是在神的授意和安排下不断规范和发展起来的。

随着历史的发展,人类的欲望逐渐膨胀,出现人神分隔,绝天地通,人类不能与神直接交往,只有通过悟性和信仰才能感知神的存在。生活在谜中的人类可以无度的获取一切欲望,也可以非常节制和克已,因此人类思想和德行也不断发生波动和分化,当人类道德普遍出现偏离的时候,这时又出现圣人孔子,儒家深信人道源于天道,相信在天地万物背后,存在超越的精神领域与动力,以“上天”为道德之源、神圣之源。天是一种超乎人类的力量,成为道德价值的基础。孔子把“仁”作为最高的道德原则、标准和境界,以四书五经为经典,遵从“仁、义、礼、智、信”,教化和规范人类的道德品行。

在同一个时期,西方国家和印度也出现了教化和规范人类道德的大觉者,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后,对中国文化传统也产生了广泛而深远影响,同时中国也有自己的本土宗教,道家文化承传了中国古老的传统,认为万物皆有灵,讲究敬仰天帝、清净无为、修真养性、返本归真等等。在神州大地这些宗教的出现,都是在维系中华民族的崇高智慧和道德,并保持在一个较高境界。

华夏文明正是继承了神传文化精髓,东方这片神秘土地才被世界瞩目而万邦来朝,被世人称为文明古国和礼仪之邦,即使是外来民族的统治,也同化了中国传统文化,并存于中华民族。

中国历史上,唯独外来的中共没有去同化中国传统文化,它们不相信创世主和神的存在,用所谓“封建迷信”全盘否定中华民族的神传文化,把人民限定在是猴子变来的荒唐逻辑中,并且搬来几个国外大胡子充当中共的祖宗,将其邪恶理念强行灌输给中国人民,与几千年的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相悖逆,因此中共才会毫无顾忌的发动文革毁灭中华传统文化,后来又利用传统文化之名,篡改历史、摒弃神传文化精髓,从意识形态上进行了另一种更大的破坏。

中共无神论竟然统管了有神论的信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笑话,然而许多人仍然在这个笑话中求神拜佛,而且寺庙的香火异常旺盛,古代人们拜神佛通常是表达一种敬仰,现代的烧香人满脑子是利益的驱使,希望求神佛来保佑升官发财和满足自己的种种私欲,对神佛没有敬仰,而是试图与神佛做交易,中国虽然有寺庙,但是没有真正的信仰。

中共利用宗教场所来图谋经济和政治利益,打着“有求必应”的幌子大发横财。大陆的宗教充满强烈的政治色彩,方丈、道长和牧师都受党的任命,要以党为中心,开党的会,甚至还要高挂血旗,本该清净的寺庙,被无端增添了浓厚的党味和血醒味。在中国就算是一个虔诚的信徒或神职人员也跳不出中共的魔掌,换句话说,信徒永远不可能透过无神论见到神佛或上帝。即使你非常相信神的存在,也不可病急乱投医啊!

神的子民在等待什么?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虽然道德也多次发生过偏离,但不断有觉者或先知下世,教化和规范人类道德,矫正偏离人道的天平。今天红魔已经把中华大地当作毁灭人类的战场,企图把中华民族变成一个不再具备人类道德的、魔的世界,使其道德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失衡,从古至今都没有这样败坏过,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在世界濒临崩溃的紧要关头,是否又将出现救世的大觉者下世拯救人类呢?

我想,这是肯定的,创世主创造了人类就绝不会让红魔无止境的践踏和蹂躏神的子民,中华民族原本是最信神的民族,今天被无神论打造成为世界上最不信神的群体,不过,中共永远无法泯灭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有许多人已经找到真相;但也有许多人仍然在一片茫然之中;还有许多人正在寻觅和期盼神的到来,其实,大道至简至易,不经意间神早已在人们身边。

各宗教信仰的神虽然离开人类几千年了,但都不约而同的相信这个时代会有神佛的归来,会有主佛下世救人。佛经中传说的三千年一开的奇花优昙婆罗花如果开放,就预示转轮圣王已下世传法。被困于墙内的大陆人可否知道,优昙婆罗花正在世界各地处处绽放。

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13日在中国长春首次公开传授法轮大法后,迅速在神州大地流传开来,渴望敬天信神的人们奔走相告,人们终于解开了许许多多疑惑的现象,了解到人生的真谛,找到了做人的真正价值所在,通过自身实践都获得了巨大身心健康,俩俩相继而来,并不断的从大法中看到更高更深的内涵。

正法洪传,必然引起邪恶势力的恐惧,中共用强大的暴力机器连续运转了二十年,也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学员们面对残酷迫害和死亡威胁,仍然用生命去维护法轮大法,这种坚强意志也说明法轮大法非同寻常,绝非强身健体和某种利益图谋,大陆人还没有来得及认真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就已经被中共制造的各种谎言引入到巨大的误区、盲区和禁区。

正与邪同存于神州大地,每个人时刻都面临正与邪的抉择,当你面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是选择恭听还是选择告密?当你面对真相资料的时候,是选择接受还是选择放弃?当你面对表态过关的时候,是选择“真善忍”还是选择“假恶斗”?

置身于浓厚迷雾之中的人们,如果你还能流露一丝神州子民那份善的天性和良知,流露那份可贵的正念你就会扒开迷雾而得救;也许你在重重迷雾中无法辨别善恶是非,包括许多来到海外的人士,如果还不能正确认识正与邪,执意的要违背甚至泯灭自己的良心与魔鬼站在一起,尽管你不喜欢中共,但你的结局仍然与中共一样,被神和历史所淘汰。

上天一直在眷顾神州大地,没有放弃中华民族每一个神的子民,哪怕是中共特务告密者,也正在慈悲给予幡然醒悟的机会,但时间和机会或许是非常有限的,切莫再错失良机。纵然你在蒙蔽中做了些对不起学员的事,但是大法学员都将用善的力量去包容与原谅,善爱与慈悲一定会感化迷茫中的人们。

法轮大法源自于中国神州大地,而今中国大陆学员人却不能与大陆民众一道公开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不过随着中共的解体,神州大地一定会迎来这个伟大的节日,预祝不久的将来,中华民族与世界人民一道普天同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