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北京最高智囊机构的一大问题

关于中共近几年的内政外交决策,比如高调宣传马克思主义、强化意识形态、对美国实力的认知、对中美贸易谈判的判断等,虽然最终由中南海最高层拍板,但在中共系统内,除了相关资讯外,通常有一批机构和御用学者、研究者为其提供分析、研究报告,乃至建议。一般来说,这些机构和人员主要来自中央政策研究室、外交部研究所、大学和社科院研究所等。据悉,目前习近平最为倚重的是中央政策研究室,它被称为中共中央最高智囊机构。

现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主持日常工作的秘书长是2017年7月走马上任的林尚立。王沪宁历经江、胡、习三朝不倒,在中共官场上的确是个奇葩。据说其不倒原因,除了给新任高层递上投名状外,还在于他炮制理论和思想的“能耐”。比如,他为江炮制了“三个代表”,为胡炮制了“科学发展观”,为习炮制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些空洞、华而不实、充斥着陈词滥调,甚至自相矛盾的理论,尽管迄今并没有多少人明白,但这并不影响其成为每个领导人的“招牌”。

这样的王沪宁选中的秘书长又会有两样吗?1963年出生的林尚立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并留校任教。他曾是王沪宁的学生,并深得王的器重。与王沪宁一样,林尚立在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在先后任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系主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常务副院长后,于2011年4月起任复旦大学副校长,直至调到中央,成为王沪宁的左右手。无法排除的是,林尚立的升迁没有王沪宁的运作。

林尚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学者呢?从其发表的文章和论文的观点看,其与王沪宁一样,都声称在中国所有政策的前提是坚持中共的领导,中国选择什么制度是中国人的事情,中国更适合协商民主制度等等,而且,其紧跟形势、善于见风使舵的本事并不亚于王沪宁。

比如,2000年后的林尚立曾用现代化转型国家的逻辑来解释中国政治,并称“中共是中国迈向现代化国家的必然选择”。他在2003年发表了《协商政治:对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一种思考》一文,首次提出协商应成为中国民主进步的道路选择。同年,他走进中南海,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作讲座。

2013年11月,林尚立代表复旦发展研究院,从教育部领导手中接过了“中国大学智库论坛秘书处”的牌子,并加以打造。他的观点是“高校必须增强服务国家和社会的能力。从古至今,所有大学者都会通过自己的学术研究回答重大现实问题”。其言彰显了他为中共服务的态度,这样的服务不是如国外大学那样独立地,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地进行研究,为政府提供多个视角去研判,而是有更多迎合的意味。

同年12月,林尚立在官媒上发表《中国梦与中国发展模式》一文,阐述了什么是“中国梦”,称它“是中国发展模式的必然要求,同时也是中国发展模式取得最终成功的关键”,因为中国梦“给国家发展以新目标”,“给人民创造以新期待”,“给社会团结以新共识”。而“中国梦”的说辞是在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上由习近平提出来的,被认为是“重要指导思想和执政理念”。问题是“中国梦”看起来虽美,但却无具体的让梦实现的举措,林尚立的文章除了用好听的词藻,玩些文字游戏外,同样是缺乏实打实的建言。

随着十八以来的反腐运动深入以及中共高层内部博弈的激烈,中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执政危机。2016年8月,林尚立在中央党校学报上发文《制度与发展:中国制度自信的政治逻辑》,为中共的一党专制体制辩护。文章先从当年“黄炎培周期律”讲起,讲到人民监督政府才不会人亡政息;随后又谈到邓小平在文革后开始加强法制。他因此得出的结论是:“由此,中国的民主建设就逐步进入到制度化、法制化时代,民主与法制的相互促进与有机统一为中国共产党强化其内在的制度自信提供了强大的政治基础与实践基础。”

不知林尚立是否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毛向黄炎培保证的民主和邓小平提倡的法制,不仅迄今没有实现,更遑论两年多前了;反而是当今中国越来越走向集权,对百姓越来越加强钳制,媒体、网络噤若寒蝉,而林尚立有多少大学同仁被噤声、被开除,他不会不知道吧?这样的中共又哪里体现出自信呢?

十几年来紧跟上意的林尚立,也就不难明白为何他一再高调强调他的研究方法是以马克思理论为基础的,在他看来,“作为学者,我们要回到马克思理论的科学境界、严密逻辑和大关怀中去”。

2018年,中共在近些年中少有地大肆宣传马克思主义,并召开了第二届马克思主义大会,央视还推出了洗脑节目《马克思是对的》。习近平则在5月去北大参观与学生分享其读书心得时表示:“马克思主义确实是真理,中国共产党领导确实是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我们走的社会主义道路确实是一条必由之路。”这背后王沪宁、林尚立主导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应发挥了不同寻常的作用。

然而,不知王沪宁、林尚立是否知晓,《共产党宣言》早已被马克思称为“屎”,是“污秽之书”,而其写作的目的就是将这秽物蓄意地提供给其读者,引领他们走向毁灭之路。根据国外学者的研究,信奉撒旦的马克思,为了实现其“毁灭世界”的梦想,马克思创立了其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并以“人间天堂”、“唯物论”等来迷惑众生,并在《宣言》中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直接点出。

当共产主义的幽灵占据了苏联、东欧等国家后,这些国家充满了杀戮、恐怖;而信奉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共,则自其成立之日起,就干起了卖国、骗人、杀人的勾当。在1949年前,打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幸福的幌子的中共,欺骗了无数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国人。但无论是在“保卫苏联”的中东路事件中,还是在抗日战争中;无论是对待自己内部“同志”,还是对待普通民众,都曾有过残忍、卑鄙的那一面。而这与其1949年后,通过发起的一场场运动,赤裸裸地残害中国人,是一脉相承的。王沪宁、林尚立坚持马列的真实用意是什么呢?

尽管林尚立鲜有公开文章涉及中美关系,但从其在文章中为中共制度辩护后,提到了如何应对西方的挑战看,还是可以知晓一二的。那就是中共有三条底线,一是坚持中共的领导,不搞西方的多党制;二是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三是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不搞私有制。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在中共高层这几年的讲话和对内对外宣传中,确实反复强调这三条底线。这也意味着中美贸易谈判最终会无果,因为中共当局是根本不愿依据美国的要求,进行结构性改革的,从而触及其底线。

而林尚立在2017年开始主持中央政研室日常工作,其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战。北京应对贸易战从开始的强硬,“以牙还牙”到现在的“服软”,王沪宁与林尚立在其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很令人好奇。其中有一段时间王沪宁被传隐身,或许也与此有关。

如果中南海高层周围环绕的是这样的智囊,其误判形势,如误判中共自身实力,误判川普政府的决心,就会是常态。而误判的后果很严重,中共已经开始在品尝苦果了。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