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 李文足信没寄出 狱中丈夫收到且回了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13日讯】近日,709案中被失踪4年的律师王全璋,从山东临沂监狱寄出一封给妻子李文足的信。李文足说,她11日给丈夫回的信,但丈夫10日就收到了,而且回了信。她嘲讽:看来临沂监狱简直是6G网速啊。

5月10日,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发布一封“丈夫”从山东临忻监狱的来信,信中的“王全璋”用完全陌生的语气,称“正在狱中反思犯下的错误”,还要求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视!

李文足在推特贴出自己给王全璋的回信。她说,早上收到你从临沂监狱的信,坐在路边仔细的读著信,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洒落在手机上。可是读著读著,眼泪就收回去了。猛一看很熟悉的字体,越来越陌生了。

她质疑:难道丈夫练了4年书法吗?猛一看很亲密的情书,却越看越疏远了。丈夫好像变成了隔壁老王。连寄过去的儿子的照片都不感兴趣!

李文足表示,看信的内容,丈夫好像不是被失踪、被酷刑、与外界隔绝了4年,倒像是去中共党校进修了4年!她说,自己必须去见丈夫,不亲眼看见丈夫,她绝不罢休!

诡异的是李文足这封信还没寄出王全璋就收到了。

5月12日,李文足在推特表示,她11日寄出的信,在临沂监狱的丈夫10日就收到了,而且回了信,王全璋在信中说,自己“正在狱中反思犯下的错误”,告诉李文足先不要前往山东临沂监狱看望他,让他的姐姐王全秀去探望。

李文足公开自己给丈夫的第三封回信,嘲讽道:“亲爱的全璋: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没哭,我高兴的笑起来!我5月11号寄出的信,你10号就收了。看来临沂监狱简直是6G网速啊!”

李文足说:“这4年,我分分秒秒担忧着你的身体,时时刻刻想见到你。你不要担心我‘辛苦’,为了你,多少困苦我都会克服!信中说你比在天津看守所的日子好一些。这个我也相信,我觉得临沂监狱不应该给709专案组当打手吧。”

关于让姐姐先去看望你的问题,我仔细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全秀姐离你近一些,方便,我这边一出门就有峭岭姐、珊珊姐、二敏姐等人陪伴着,一些人出门的确啰嗦一些。

所以,这次我就听你的了,让全秀姐先去见你。但是,我也跟全秀姐说了,如果3天之内见不到你,我就立刻去临沂监狱。

最后,李文足又叮咛王全璋说:“下次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忘了签名字写时间啊!”

李文足(左三)表示,自己必须去见丈夫,不亲眼看见丈夫,她绝不罢休!(合成图片)

网友热议:
“厉害,是AI技术?还是未卜先知?”
“在中共控制的这块土地上,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你懂的。”
“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伪造信件,下流无耻到没有底线了。”
“很明显是造假信,就连崔永元那封认罪信都有可能是造假的。”

709案律师谢燕益律师对王全璋的信,谈了自己的看法:

谢燕益写道:通过书信的方式给外边亲属写信,这是它们惯用的一种做法。如果这个信件揭露了它们的罪恶,那就不可能传递出来,除非信件内容符合它们维稳的要求,符合它们消声、掩盖罪恶的目的。

现在它们利用山东监狱的所谓“教育”,让王全璋给妻子李文足写信,表达所谓“反思”等等;然后设置障碍,不让家属去会见,剥夺家属会见权,都是它们为掩盖罪行而不择手段,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犯罪行为。

违背当事人的本意,让他们写出所谓“反思”,帮助它们维稳的背后,它们用一个犯罪行为去掩盖另一个犯罪,不断地继续犯罪,根源还是因为它们对王全璋实施了酷刑,它们3年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家属会见,剥夺王全璋的诉讼权,最后秘密开庭、秘密审判。

天津高院检察院包括现在的山东监狱,为了配合“709”案的制造者,千方百计掩盖它们前期虐待被监管人、刑讯逼供等反人类罪行,搞这个来掩盖它们的罪行,就是害怕它们的罪行曝光,它们就是心虚,就是恐惧。

这种做法加重了它们的罪行。本来可以弃恶从善,将功折罪,但它们执迷不悟。大家都不再相信它,体制内但凡有些常识和廉耻之心的司法工作人员,也都知道它作恶,所以无论从法律上,还是因果报应上,它们没有好下场。

少数人为了自己的安全,想绑架更多体制内人员,想绑架整个体制,绑架整个社会、整个国家作恶,实际上是自欺欺人的,它们达不到目的,反而欲盖弥彰。

王全璋案或迟或早要大白于天下,作恶的这些邪恶分子们,早晚要受到历史的审判,这一天是越来越迫近了。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