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新作引发的中国效应

近日,中国国内一家“新兴主流媒体”报导了一则来自日本的消息: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在其新作中,“第一次对外公布了其父亲曾是‘侵华日军’,杀害中国俘虏的残忍往事”。

村上春树在这篇长达28页的随笔文章中写道,“父亲几乎从来就不跟我讲自己的战争经历,唯一一次讲自己残杀中国战俘的事是在我小学低年级的时候”;“用军刀砍下人头的残忍光景,不言而喻地沉重印刻在幼年的我的心上”。当然,“这样残酷的经历必然在父亲的灵魂深处留下很沉重的疙瘩”;因此“每天早上村上的父亲都要在佛坛前祈祷好久,村上问因何祈祷,他回答,为了死在战场上的人,无论是敌方还是友方”。

从这些文字不难看出,村上春树所公开的不仅是父亲“参与了多场侵华战争”的事实,还有曾作为士兵、进行过杀戮的父亲对这段历史进行反思与忏悔的态度。如今,村上春树“敢于直视并继承家族负面历史”、“再次公开呼吁‘继承历史’、‘不能忘掉过去’”,焉知不是因为受到父亲的影响所致?可见,日本社会对于侵华的这段历史,并不仅仅停留在一、两个人的反思上,而是将其视为一个家庭、两代人都敢去触碰的“精神创伤”。

作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最高的候选人”,村上春树近年来敢于让自己的写作风格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公开批评政府、一有机会便站出来呼吁“日本应该为过去的侵略战争真诚道歉”,不恰恰反映出,日本民间对侵华的这段历史早已形成了广泛的共识吗?否则,作为一个原动力终究来自于读者的作家,他的底气又从何而来?假如他的呼吁不能引发读者的共鸣,甚至还可能被政府噤声,那么他倾尽心血、写出佳作的意义又怎能实现呢?

许多被彻底洗脑的中国人恐怕不以为然。对于村上春树的新作,不少评论写道,“有这样的觉悟和认清真相的日本人真的不多”、“日本需要有这样正视历史的人”、“不是说多憎恶现在的日本人,就是讨厌日本不能正视这段历史这种态度”……我们无从知晓,这些结论到底是依据什么判断出来的?但仅是下面的两项调查结果,就足以推翻中国人当前这种自以为是的认知。

其一、2015年,针对“如果你的国家被卷入战争,你是否会主动为国参战”的问题,来自65个国家和地区的民调结果显示,日本只有10%的国民表示“愿意”,是民众参战意愿最低的国家;而中国的这一比例却高达71%。看来,对于战争所带来的伤痛,中国人作为直接的受害者,所进行的反思倒还不如日本人了。

其二、日媒在2015年公布了这样一项民调:46%的日本受访民众认为,在“二战”中,日本发动的既是“侵略战争”,也是“自卫战争”;另有三成民众认为,就是“侵略战争”。可见,直接否认日本“侵略”的不到三成。实际上,65%的日本民众都承认,对战争的清算“仍不充分”。因此,认为“日本与受害邻国实现了和解”的日本人只有46%;认为“很好的实现了和解”的日本人,甚至只有1%。

尽管日本媒体不时揭批“在日本政府(制造的)压力下,不少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再现倒退”,但资料显示,日本国内各个版本的历史教材都不曾否认过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因为这是日本政府公开承认的历史,若公开否认,就无法通过文部科学省的审定”。

为了捍卫这个“不否认”的底线,针对“日本右翼出版的教科书没有明确提到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一事,日本国民所表现出的强烈反应是:老师、PTA(家长与老师的联合组织)、历史学者、司法界以及市民团体多次联名呼吁,要求各学校和教育委员会不要采用这些教科书,不要将“被歪曲了的历史教科书”发放到学生手中。

不提具体的死亡数字,就是“歪曲”,可见日本民间对侵华战争的反思力度,决不逊于村上春树这位作家。那么,日本政府又是否真如村上所说,没有“真诚”、“认真”的道过歉呢?根据史料记载,1964年,日本访华代表团负责人表示,要对日本侵华战争向中国人民道歉;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于日本建交之际访问中国时,再次提出要跟中国道歉。此外,日本官方还数次提到要对战争中造成的损伤进行赔偿。

然而,据《中共党史资料﹒第七十四辑》刊载的《中国共产党对日政策的形成与演变(40年代后期——50年代中期)》一文介绍,1955年11月,周恩来在接见日本访华团时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50年代就决定,……放弃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1957年10月,周恩来向前来道歉的日本日中友协第一任会长松本治一郎明确表示,“日本人民是无罪的,中国根本没有向日本要求赔偿的意思”;1972年,经毛泽东同意的《中日联合声明》“明确宣布放弃一切政府层面的对日索赔”。

毛泽东不仅拒绝日本的赔款以及任何道歉,甚至还十分“真诚”、“认真”的对日本表示感谢。仅根据中共早期的官方刊物记载,毛至少就有六次在正式场合感谢日本侵华。毛泽东对日本侵华所表现出的无法自控的感激和喜悦,显然就是因其“借助日本帝国主义的力量消灭中国的资产阶级,实现由共产主义掌权的目标”实现了。在此过程中,“苏联间谍佐尔格和日本亲共间谍尾崎秀实一直在为将战争控制在中国的范围内作著努力”。这也正是发现自己被当成了棋子的日本军部于1941年逮捕了包括这两人在内的30名间谍,并于1944年将这二人施行了绞刑的原因。

尽管日本侵华不能简单的、仅归咎于侵略者一时不慎、惨遭利用,但共产国际的骗子们存心设局、内外勾结,显然会让所有人都难以招架、防不胜防的。更何况,这些阴毒的骗子躲在暗处,又擅长在背后搞阴谋诡计;他们的“猎物”尽管强大,却在明处。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日本侵华早已在中共的算计之中。可见,中共才是中国人惨遭日本侵华战争荼毒的罪魁。

然而,从日本侵华的历史细节到全貌,墙内的中国人又如何能知晓?那些在国内的网站上,冲着日本人叫嚣“要正视历史”、“正视历史是一个国家发展自己的基础条件”、“不敢正视历史的人没有未来”的大小五毛们,是否曾想过,到现在仍不敢公开历史、正视历史的中共会有未来吗?在中共的隐瞒与篡改下,只能看到谎言与虚假历史的中国人,又是否会有未来?

应该说,对于日本知名作家的公开反思,中国人最需要认清的一点是,在日本人所有的高贵品质中,反省自己国家的错误、揭批自己国家政府的恶行,才是当今中国人最应该学习的。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