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川普釜底抽薪 一带一路梦断(下)

北京开幕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比起第一次会议似乎招来更多的国家元首和国际组织,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似乎扩大了,但这并不能代表一带一路得到更多支持。因为表面的虚华,中国人最擅长的虚假造势,只表明北京需要更多的支持,也看出他们煞费苦心;北京越这样做,也越发证明中共有深刻的政治目的,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和投资。

北京从2018年开始,就动用外交官在海外为一带一路辩护。把一带一路的宣传交给外交部,而不是发改委来做,也证明中共有隐藏的背后意图。美国不派官员出席第二次峰会,是因为华盛顿认为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是个“虚荣计划”(vanity project)。它当然是虚荣计划,但还不只是虚荣而已,对中共来说,在它们意识到了共产党统治已经日薄西山时,这样的计划也是绝地生存和亡命反击的攻击性计划。美国两年来态度的变化,与美中贸易战相关,是因为美国更加清晰的认识了中共。特朗普(川普)最近两年真正认清了中共的邪恶,不管是从贸易战、北韩核武、网路攻击、5G技术争霸和台海南海,美国的对策表明,白宫已经不对中南海再抱有幻想了。

最近世贸组织裁决,中国没资格在2016年加入世贸15年后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这对中共的打击非常之大,因为这直接宣告了中共不可能再在贸易中享有那么多的优惠和疯狂赚取外汇的机会,这也会对一带一路釜底抽薪,加速其夭折。

北京举行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之前,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发表报告,直接揭露和抨击中共的居心,称“一带一路”是推进中共地缘政治野心的核心工具。报告认为,一带一路并不是像中共所宣传的那样,能给各方带来双赢的局面;该项目的投资将给参与国带来的风险,包括国家主权被侵蚀、缺乏透明度、债务负担不可持续、脱离当地经济需求、地缘政治、负面环境影响,和腐败。

2019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美国等西方主要国家都缺席,只有陷入财务和债务困境的意大利,被中共笼络,成为七大工业集团中唯一真正参与的国家。西方国家对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的批评,北京试图在态度上有所调整,希望化解那些弱小国家的担心,但成效甚微。

即便是给中共捧场,但作为论坛中G7的唯一国家元首,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似乎感到了不安。孔特拒绝佩戴“一带一路”徽章,而习近平和参加峰会的绝大多数参与者身上都戴着;孔特选择晚些时候抵达北京,赶上了晚宴,但避免参加开幕式。孔特似乎告诉中共,意大利准备加入,但不会分享中共的价值观!

还有,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中,据白俄罗斯UDF网站透露,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突然提前离开北京回国,耐人寻味。白俄经济学家马尔高林认为,卢卡申科中途突然离开的原因一定很重要。事实上,人们只要看看虽然近年来北京积极发展与白俄罗斯的关系,并对白俄罗斯大量投资,但白俄罗斯一直对中方投资戒心重重。卢卡申科甚至在国内的会议上,介绍了白俄罗斯对付中共的两个“防范措施”!

卢卡申科第一个“铁的规则”,是中方投资不能建设任何有可能同白俄罗斯本土企业形成竞争的工厂,中方提出的建设仓储中心,在中国和欧洲之间建立货物运输中转站,也被白俄罗斯坚决拒绝;第二个铁的规则,是中白工业园不能只有中国企业,还要有其他国家企业参加,如美国企业和德国企业。习近平说“中国和白俄罗斯是全天候的好朋友”,但白俄罗斯人显然不这样看,铁规则的背后,是冰冷的不信任和戒心。

俄罗斯人虽然积极参与,但俄罗斯可能只是顺水推舟、利用中共,让爱撒钱的中共花冤枉钱。俄战略专家列昂尼德‧扎伊卡认为,“一带一路”战略就是一个宣传的项目。俄国人根本瞧不起中共的技术和投资,认为是过时的套路,“现在世界正处在新的工业变革的前夜,大型机器人自动化生产将成为新标准,新型工厂在不断建立。中方一带一路和工业基础仍然停留在上个世纪!”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IIS)助理研究员张哲馨曾公开说,参与“一带一路”的经常是陷入财政困境的国家,“这些国家把这个项目当成从中国轻松拿钱的一条途径。但中国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来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这揭示了中共的两个困境:参与国家都是财政不健全、债台高筑的穷国;而要满足这些穷亲戚的无穷愿望,中共已经力有不逮!

这个项目会继续下去吗?它当然可能继续。从中共从来不知悔过、不知回头、拒绝认错的本性看,很可能会继续下去。但债务负担会越来越重,把中国的债务问题放大到国际社会,实际上也是输出了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共从输出过剩产能开始,到试图输出劳动力,输出管理方式,再到输出意识型态,输出共产统治,输出贪污腐败,到输出债务危机的过程,正是全世界在美国领导人高瞻远瞩、谆谆告诫之下,认识到中共险恶用心的过程。

一带一路,将是世界上最大、甚至人类史上最大的烂尾工程。人们可能还记得北韩试图炫耀国力的柳京饭店(Ryugyong Hotel)。柳京1987年开始建设,预算是7.5亿美元,北韩GDP的2%,试图打造拥有3000个房间的全球最高酒店,并在1989年完工。但1992年才结构封顶,然后工程中止。其原因,是资金和电力缺乏。还好,停工20年后,由于外资投注,2008年又恢复兴建,到2018年7月才全面开业。一带一路成烂尾后,不会那么幸运,也没人有能力、有兴趣给中共擦屁股。

中共领导人最大的恐惧,就是一带一路夭折、胎死腹中。他们会尽全力不让它死掉,就像中共一直在努力、不让共产党死掉一样。但这两个努力,注定都是徒劳的。因此,被断了财路的一带一路,会怎样收场?很遗憾的是,对国人来说,这个灾难只能在后共产党时期才能彻底解套和收场。

本文转自63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