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困扰中共高层数十年的“软肋”被美国击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23日讯】川普(特朗普)政府日前颁布了两项重要议程,从买卖两头围堵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公司。尽管美国商务部20日公告给予华为90天的部分豁免,以降低对华为现有客户的影响,但有美媒分析说,此举仍击中了困扰中共领导人数十年的“软肋”。

川普近日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电信公司使用可能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设备。随后,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及其数十个相关公司列入了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禁止它们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向美企购买零部件和技术。

根据川普政府公布的行政令以及商务部具体措施,一方面堵住“入口”,即禁止美国电讯网络商从中国及其它国家购买对国家安全具有威胁的产品;另一方面堵住“出口”,即禁止美国公司在没有特别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美国的关键技术。

5月20日起,谷歌(Google)、英特尔(Intel)、高通(Qualcomm)、赛灵思(Xilinx)、博通(Broadcom)等均暂停与华为合作。射频组件大厂Qorvo亦于5月21日宣布将遵循美国政府政策,停止向华为供应产品。

美国商务部20日表示,允许华为在未来90天内继续与美国供应商开展业务,以防使用该公司设备的移动网络中断。

《纽约时报》报导说,华盛顿之举击中了困扰中共领导人数十年的“软肋”。

报导说,为了在高科技领域成为匹敌美国的全球力量,中共付出了所有努力,但在一个关键领域——硅谷因之得名的那个行业——中共基本上未能培养出一流的竞争者。

去年中共进口了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计算机芯片,超过其进口原油的总金额。同年,华为采购零部件的金额为700亿美元,其中大约110亿美元从美国公司购买。

没有美国芯片 华为欲振乏力

因迫切希望降低对进口的依赖,中共投入数百亿美元资金,帮助中国企业发展本土芯片。

报导说,目前中国研发的芯片只是低端产品,且在大多数半导体制造领域中,中国企业的市场份额仍相当有限。几乎所有最复杂的芯片仍须进口。

中共支持的一些存储芯片制造商虽然宣布大规模的生产计划,但是目前这类芯片的全球市场已经饱和,这意味着中企希望通过这些生产计划转亏为盈,前景黯淡无光。

上海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芯谋研究(ICwise)的首席分析师顾文军(音译,Gu Wenjun)表示,现在市场已经变得过热且变化无常,负面影响越来越明显。

他表示,中共地方政府不了解这个行业。他们只是在浪费资源,相对地私营公司会知道如何更有效地运用资源。

目前,尽管华为最近在开发处理器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没有美国芯片,华为欲振乏力。

华为创办人任正非21日上午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透露出华为没有美国供应商的窘境。他说,华为一半芯片来自美国公司。该公司永远不会完全拒绝美国的技术。“而是要共同成长。”自己的家人也在用iPhone。

芯片产业困扰中共高层数十年

《纽约时报》称,北京对外国半导体的焦虑由来已久。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日本、韩国和台湾出现强大的芯片产业,中共也开始尝试通过各种形式的国家计划来发展相关能力。

2014年,北京制定了到2030年成为全球芯片行业各领域领导者的目标,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开始在全国各地涌现。然而,从主要中共科技公司的产品中很难看到这些努力的成果。

根据法国研究公司System Plus Consulting的一份分析报告,以华为新的旗舰手机P30 Pro为例,其中许多关键的元器件都是由美国企业提供,包括帮助处理无线电信号的部件,呼叫和数据就是通过无线电信号在空中传输的。

P30 Pro的存储芯片来自美光科技(Micron)和日本东芝。相机技术来自日本索尼。手机的大脑——处理器,则由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HiSilicon)研发。但海思此次可能也难逃美商务部禁售令打击,因为许多芯片设计软体的供应商在美国。

报导提到,芯片技术等级愈高,华为就愈无法在美国以外找到同样水准的替代供应商,例如专精通信芯片的博通(Broadcom),以及独霸高阶绘图芯片的硅谷大厂Nvidia。

而此次川普政府把华为列入出口管制清单是经过周密研判的,不仅师出有名,而且可以使美国经济的损害降至最低。

长期跟踪中国电讯业发展的莱顿表示,美国对华为收集了20年的情报和记录,早已显示华为与中共政府和军方有关,华为产品和服务具有安全风险。

而且华为多次违反美国的贸易法规,并涉嫌对美进行网络攻击,仅仅美国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的个人敏感信息记录一项,就有约2,000万的个人敏感信息被盗。

参议院司法和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也证实了川普政府对华为采取行动的必要性。

美国电讯领域的多位专家表示,对华为的出口管制标志着美国开始精准打击中共科技行业核心——信息通讯公司是中共重商主义经济迷宫的心脏。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