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迫害一个好人 毁掉一个家庭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直接导致对他们家庭的摧残。这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了,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应引起世人的关注。我们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的报道中,选取几个报道来分析这一现象。

孝媳遭劫持,四老眼望穿

《在单位被绑架 锦州善良妇女华艳茹遭非法庭审》说的是,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辽宁省锦州市滨海新区国保大队警察,开着警车到滨海新区杏山街道安子山村法轮功学员华艳茹的工作单位将她绑架,随后又非法抄了她的家。

现年五十岁的华艳茹,七年前丈夫离世,她没有再嫁,毅然担起了照顾公公婆婆的担子。她一边打工供儿子读书,一边协助公婆干农活,同时孝敬自己年迈的父母。她的儿子在外地工作,定下婚期,回家举办婚礼。华艳茹正在为儿子准备结婚忙里忙外时却突遭绑架,真使人难以接受。

乡亲们见她家庭出现如此变故,有二百人签名按手印证明华艳茹是好人。有一次,华艳茹的公公婆婆从国保大队办公室哭着走出来、艰难地互相搀扶著下台阶,慢慢走向车站候车,此时老人按捺不住内心巨大的悲伤,捂著脸面向天空放声大哭。她双方的父母每日以泪洗面,夜夜难安;儿子日日惦记,悲苦牵肠。

孝女被绑架,双亲心难安

《孝女谭广梅被非法关押五月余 年迈父母悲苦》讲的是黑龙江省宾县的法轮功学员谭广梅于去年十一月九日被非法抓捕,家中只剩下七十五岁的母亲与七十九岁的父亲。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二十年间,谭广梅一家始终处于被迫害中。她的哥哥曾三次遭绑架,在二零零四年五月最后一次被绑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这对他们一家人打击该有多大!为照顾父母,谭广梅没有出嫁。她本人也曾被绑架五次。每一次被绑架都是对二老的一次沉重打击。失去儿子十五年后,女儿又沉陷囹圄五个多月,老人的悲苦谁人能知!

身陷冤狱,心悬家里

还有一则报道说的是黑龙江省尚志市国保警察李志国、高剑平等人,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九点,跨地区在延寿县,从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杜永堂的父亲和栾翠柳的父母跟着他们夫妇一块过活;他们还有个上小学的孩子。

杜永堂告诉律师:他很担心家里的三位老人和孩子,现在已经到了春耕的季节,家里的四十多亩地他不回家没人耕种。杜永堂的妻子栾翠柳也通过律师转达她对家人的关心:告诉孩子不要玩手机,耽误学习;告诉老人保重身体,等她回来。杜永堂还告诉律师,他卖大米的账本在三轮车的后座上有个包里,如果家人拿着去收卖大米的欠款,还能暂时缓解燃眉之急,不然家里三老一小无法生存……

夫妇被囚,谁管家中一老一小俩残疾人

黑龙江省宾县法轮功学员安国强、曲洪华夫妇也是去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的。他们的家境更艰难。

安国强、曲洪华唯一的女儿先天残疾,视物不清,严重时只能看到一寸远的光亮。女婿手臂有残疾。还有一个小外孙。他们夫妇被绑架了,一对残疾人和一个幼儿如何生活?家中八十九岁高龄的老人因忧虑几次病倒,并伴有昏迷症状。见人就说: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这是法轮大法明慧网一天报道中所涉及到的类似案例。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报道中虽然没有涉及到他们的家庭,可是哪一个家庭在亲人无故遭绑架时不十分忧愁和困苦呢?这完全不同于社会上的刑事案件,当事人犯了罪,他们被抓被判,那是罪有应得。往往这样的人,品行都不是太好,家人也不指望他。可是一个在社会上没有任何劣迹,又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他们往往是家庭的顶梁柱,一家老少全指望着他们呢。从上述的案例中,在以往明慧网的报道中我们看到,往往法轮功学员的父母都愿意到他们家里和他们一块过。可是他们被绑架了,谁来赡养他们的父母?

华艳茹的丈夫去世了,她才四十出头,可是她没有再嫁,一如既往的照顾公公婆婆。谭广梅的哥哥被迫害离世了,她安守闺中,孝顺父母。杜永堂夫妇的三位老人跟着他们一块生活。这样的家庭应是当政者着力表彰的才对。孝敬老人世风的养成不得靠这些善良民众长期的身体力行才能做到的吗?法轮功学员事实上真正的做到了这一点,在引领着我们这个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这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哪一个不是家中的顶梁柱呢?华艳茹丈夫去世,还有孩子上学,不都是靠她辛辛苦苦打工才能维持家用吗?杜永堂告诉律师:已经到了春耕的季节,家里的四十多亩地他不回家没人耕种。安国强、曲洪华夫妇的母亲有病,都八十九岁了,女儿、女婿又都有残疾,夫妇俩一被绑架,不就等于断了他们一家人的生路了吗?

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的,这一点民众有目共睹。华艳茹的乡亲们签字按手印证明她是一个好人,不应该被迫害。甚至连参与迫害的警察们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可是中共为什么还要这样去迫害他们呢?为什么完全不顾及他们家人的感受以及他们家庭的困苦,甚至不顾及世人的看法呢?其实中共这样做有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借此恐吓民众,让老百姓因顾及自己的家人受牵连而不敢接触法轮功。法轮功能使家庭和睦、邻里融洽,可中共却变着法的抹黑法轮功,摧残他们的身心,摧残他们的家庭。谁善谁恶,谁好谁坏,已经非常明了。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