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中的警戒色欲的故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六、晏子老妻

晏婴,又称晏子,春秋时期著名思想家、外交家。齐景公当政时期,晏子深受景公器重。一天,齐景公到晏子家中做客,喝到尽兴的时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问道:“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晏子答道:“是的。”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晏子听后,恭谨地站起来,离开坐席,向景公作礼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而且为人妻的,本以少壮托附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丑。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将终身托付给我,我纳聘迎娶接纳了,跟臣一起这么多年,君王虽然现有荣赐,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又有一次,田无宇劝晏子休掉老妻,晏子说:“晏婴听说,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见色忘义,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不顾伦理,逆反古人之道呢?”赞曰:晏子为臣,忠君爱民,晏子为人,德高堪钦,俭朴廉洁,仁义礼信,孔子赞之,行为恭敏。

七、孔子劝诫

孔子说:“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对于这段话,黄孝直论曰:“《论语》云:‘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圣人之于色,无时而不戒也。《礼》,庶人非五十无子,不娶妾,其不二色可知……乃孔子概不之及,特提出‘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一语,诚重之也,抑畏之也。盖人之方少,犹草木之始萌也,百虫之在蛰也。草木当始萌之日,而即摧其芽,未有不枯槁者。百虫当藏蛰之会,而忽发其扃,未有不死亡者。圣人提醒少年,使其力制色心,悚然自爱,以保养柔嫩之驱。少年时能于此色欲一关,把得牢,截得断。他年元神不亏,气塞两间,立朝之日,精神得以运其经济,作掀天事业。真人品,真学问,皆由于此。即使不成大器,亦必克尽其天年,不致死于非命,此少年所当猛省也。”赞曰:圣人之教,规范人伦,忠孝廉耻,仁义礼信,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劝诫少年,诚重之心。

八、孟子寡欲

孟子曰:“养心者,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印光论曰:“孟子曰:‘养心者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康健时尚宜节欲,况大病始愈乎?十年前一巨商之子,学西医于东洋,考第一,以坐电车,未驻而跳,跌断一臂,彼系此科医生,随即治好。凡伤骨者,必须百数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寿回国,夜与妇宿,次日即死。此子颇聪明,尚将医人,何至此种忌讳,懵然不知,以俄顷之欢乐,殒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光常谓世人十分之中,四分由色欲而死。四分虽不由色欲直接而死,因贪色欲亏损,受别种感触间接而死。其本乎命而死者,不过十分之一二而已。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欲死,可不哀哉?……”赞曰:继往开来,发挥圣心,以仁为本,寡欲清心,人称亚圣,以尊其身,母因子扬,三迁择邻。

(待续)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10/31/146624.html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