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中美对照 退伍军人境遇两重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5月27日是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按照惯例,美国政府部门下半旗哀悼,总统或副总统前往阿灵顿国家公墓主持纪念活动并发表讲话。

这一天,彭斯副总统向无名战士墓敬献了花圈,他对在场的阵亡官兵亲属及军界要人说,对于为国捐躯者来说,美国欠他们的债“永远也无法还清”,“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纪念”。

川普总统上任后,立刻着手实现他的一项竞选承诺:要把改革退伍军人服务系统作为最优先事项。

2017年6月23日,川普签署了“2017年退伍军人事务部问责与举报人保护法”法案,获得参众两院一致通过。法案规定,对于那些不能为退伍军人提供良好服务的人,可立即解除其职务。

2018年6月6日,川普签署了《2018退伍军人事务部任务法案》,以保障美国退役军人能够获得及时的医疗救治服务。

在签署仪式上,川普说:“我们给退伍军人提供最好的医疗照顾”,“无论在哪里服役,何时作战,只要曾经是一名军人,就应该得到最好的待遇。”“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当他们回到家中,不应该再为求生而挣扎。”

2018年9月21日,川普总统在内华达州签署了一项历史性的政府资助法案。退伍军人事务部将获得有史以来的最大一笔资金:865亿美元。川普说,“我们确保勇敢的退伍军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和珍惜。”“对于那些为国家服役的人来说,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卫国家,当他们需要照顾或治疗时,我们绝不能拒绝他们。”

国旗降下,鲜花献上。一项又一项法案落实,凸显了实实在在的珍惜和感谢。反差,无疑是鲜明的。

在美媒报导阵亡纪念日活动的网页上,大陆网友写下留言:“为共匪政权献出了生命的同胞是倒了血霉了,完全不值。”

几十年来,中共经常高调反美,但是同时,中共各级官员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美利坚的最爱。中共是如何对待退伍军人的呢?

据大陆官媒去年称,中国有5700万退役军人,而且这个数字以每年几十万的速度递增。多年来,中外媒体都报导过大陆退役军人安置难、就业难的问题,近些年,各地退役军人因生活窘迫而上访维权的新闻引起了外界更多的关注。

2005年,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78岁的退伍老兵于国义。他参加过抗日战争和朝鲜战争,可是到了晚年却在外流浪。于国义说:“我儿子有一个房子,但是他们把房子的水电都停了,还不允许我们租房子。我连上访的权利都没有。现在,我们父子两个是无家可归,在外面过着流浪的生活。”

14年过去了,于国义现在何处?可有中国媒体采访过他,可有中共官员慰问过他?

湖北的蒋学权是伤残志愿军人,自朝鲜回国后曾历经10年冤狱,虽已“平反”但却没有得到赔偿和应有的待遇。2010年,年届八旬的蒋学权对记者说:“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我们现在基本上什么照顾都没有,什么依靠找不到,没有活路。当时我的腿受伤,头上还有两个弹片没取出来,结果现在看病没钱,吃饭都没钱。”

2014年6月,湖南越战老兵滕兴球因为接受了法新社的采访而被当地警察审讯和殴打。另一名老兵王革清曾和滕兴球一起上访,当地警方威胁王说,接受境外采访是叛国行为,如果他也这样做,就会直接判他12年徒刑。

2018年10月5日,山东青岛平度市数十名退伍军人计划进京维权,遭到官方拦截和殴打,约有三千名老兵闻讯从各地赶赴平度声援,遭到警察武力镇压,9名老兵受伤,其中2人重伤,五六百名老兵被遣返回家。之后,当局将此事定性为“严重暴力犯罪案件”。

今年4月19日,9名参与维权的平度市老兵被判刑2-6年,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

大批退役军人的艰难处境及其维权行动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卸磨杀驴和秋后算账,是中共一贯的流氓行径。早在多年前,中共用“美好”的愿景骗取了各界民众的信任,用人民的鲜血换来了政权。而在中共眼里,广大官兵不过是打江山和“维稳”的工具,他们的尊严、生命和生活质量,中共丝毫不会在意。

第二,越来越多曾经为中共效力的人开始觉醒,他们敢于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敢于对抗强权。而中共的推诿、敷衍和严酷镇压让各界看清,受到中共欺骗和压制的中国人,必须彻底清醒,放弃对中共的幻想,从心灵上唾弃它,远离它,这才是从根本上改善自身境遇的最重要的一步。

美国以宗教信仰立国,多位总统都铭记神的恩典。川普守护传统,承诺要为美国而努力,把人民放在首位。他说到,做到。于是,世界见证了美国雄风重振,也见证了生命应有的尊严。

对照自由社会公民的阳光生活,大陆网民曾发出叹息:今生不幸生在中国。为何不幸?因为生逢中共,遭遇了世上最邪恶的政党、最残暴和虚伪的政权。中共反天、反地、反人性,反传统,反普世价值。它的本质决定了它不可能真正地关怀黎民百姓。在中共治下,受苦受难的,又何止老兵群体?

中国本是文明古国,历朝历代都讲究敬天信神,传承了仁、义、礼、智、信等价值观,维系着社会的安定祥和。可是,共产主义幽灵西来,破坏传统文化,令生灵涂炭。沉重的现实告诉我们,唯有抛弃中共,恢复传统的道德精神,中国社会才能重现清明,人民才能脱离苦难。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