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恒:从日本血溅校车惨案看媒体严肃性

5月的东京气候温和怡人、繁花锦簇,刚刚迎来充满期许的令和时代。28日晨7时,川崎市麻生住宅区,一名高壮男人出了家门向正在倒垃圾的邻妇道:“早安!”便匆匆离开了居地。这是日本居民再常见不过的清晨街景,邻妇心头却有几分讶异。原来这人数年前以邻家园内树叶伸出墙头挡住自家的视线为由上门吵架之后,再也没和自己打过招呼。“今天可真稀奇啊“邻妇事后回想时对记者这样说。

男子剃著圆寸头,一身黑衣,肩挎双背包,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没人知道他的职业和生活状态,邻居们只知道他叫岩崎,51岁独身未婚,和病病殃殃的老伯父夫妻住在一起,脾气捉摸不定,不太好接近。谁能想得到,7点40分左右,岩崎走到小田急线登户车站,开始一路小跑到了巴士站牌附近。这里カリタス小学的孩子们排队正在规规矩矩地登校车。突然,毫无征兆的岩崎两手持刀发出恐怖的嘶喊:“杀了你们—!”,他冲进队列,手起刀落,几名小学生和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瞬间惨叫四起,血流成河。大多数孩子吓得脸无人色瘫坐路边,只有一个裙子溅满鲜血的女孩逃进旁边的便利店。校车司机发觉异样跳到车门口,向挥舞利刃的岩崎大喝:“你干什么?!”岩崎闻声后,猛然把刀砍向自己的颈部,也倒了下去。

难以置信,惨案的发生不过十几秒钟。十几秒间,15人受伤,一名六年级12岁小女孩死亡,一名正在送孩子上校车的父亲死亡。岩崎本人自戗身亡。カリタス小学是川崎市一所天主教徒创办的老牌私人学校,英语、法语的双语教学很有人气,积聚了热心精英教育的家长和孩子,报考人数众多,能录取的是佼佼者。据悉,死亡的家长是日本外务省外交官,曾驻缅甸日本使馆,2013年昂山素季访日时担任全程翻译,不可多得的精通缅甸语的精英人才,不料39岁正当壮年,遭此横祸。

事件突如其来,惨烈程度惊动日本各界。连当日上午正在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视察“加贺号”航母舰的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也在官兵队列前表达了对事件的悲痛之辞。

5月29日本川崎一个小男孩在花放置旁边祈祷。(Carl Court / Getty Images)
网络上舆论哗然,成千上万条跟帖表达了民众的惊怒与愤慨,和对12岁小女孩和外交官家长的惋惜悼念之情。持刀乱砍的恶性事件在中国发生时,中国网上最常见的言论是:冤有头债有主 出门左转是政府。言论的背景涵义,稍有当代中国社会常识的人都能理解。相比之下,惨案后日本网民的观点单纯认为:自己不想活了不要连累无辜。这种观点评论大约占跟帖8成以上,为主流。有人说:岩崎懦夫,搭上别人垫背太恶劣。有人说,一个仅12岁还有美好未来的孩子和精英外交官死在这种人渣手里,令人扼腕痛惜。连当日电视台时事热点嘉宾、著名法律人士北村也发表严厉观点说:想不开一个人去死,无须伤及他人。北村缓和一下语气又说:“当然了,话不该说的这么直白。岩崎要是能顾及他人的痛苦的话,估计也不会这么和社会不融合。”

“想死的自己一个人去死”——观点犀利,情绪难免激烈,却获点赞最多。就在网络媒体等言论走向略显偏激之时,日本圣学院大学社会学教授藤田孝典发表网文:呼吁人们冷静思考,“想死的自己一个人去死吧”这种观点固然在情理之中,意在不牵累他人。但是在这种时候成为舆论主导会不会更加刺激那些对人生社会绝望的人群,犹如火溅油锅。因为断章取义的话,绝望心境的人会把这种言论听做社会整体的切割,冷酷的抛弃,这样会不会更加把他们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自暴自弃甚至铤而走险?藤田说,一个人如果得不到任何尊重或关心,他也不可能去尊重或关心他人。本来就绝望的人,听到全社会“去死、去死”的铺天盖地的声音,他更会觉得生命是无足轻重的。为了防止这种恶性事件的再发生,我们需要慎重言论。事实上,这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就应该去死,周围社会应该对绝望的人有所作为,而不是单单投以声讨。

这篇文章在事件当天深夜发表之后,引起众多注目,有争议有反驳,但毕竟网络上激烈言辞有所收敛,有人还把文章链接贴给那些有过激言论的博主。也就是说,文章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引发思考的作用。

另外,第二天一早,日本雅虎新闻网头条首发了扶桑经济媒体旗下的一篇报导。文章指出,川崎校车溅血事件发生后众多纷纭,一夜之间在自媒体推特脸书中发现有不少人推测持刀砍人的岩崎是精神病患者、还有一说他是“天下无敌者”。(注:天下无敌者,是日本网络对底层无望人群的俗称,指那些银行信用破产,名誉扫地,人脉断裂,就算犯罪也没什么可以失去的的人。有点中国老百姓口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个意思)。文章说,在没有任何根据和确凿证据证明下,以上推测既不严谨也不负责,传闻不是新闻。网民自媒体也罢,正式传媒报导也罢,不可以这样不严谨,缺乏逻辑思维。这是对精神疾患者的不尊重,或是对一些事业受挫折的人的二次伤害。难道他们就应该在事件后被怀疑是有犯罪倾向吗?有什么数字统计可以证明,精神疾患者犯罪率高?事业倒产没有经济能力的人容易走向暴力?没有根据的臆测不是文明社会的表象,要杜绝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严肃对待。文章特别呼吁,在突发事件重大事件发生后,全社会聚焦,新闻报导的真实性和严肃性至关重要。

以上内容稍加分析,可以看出,在一个正常社会,新闻报导或网络舆情都是开放的,可以商榷的,可以指正的,可以呼吁正义的,也可以为弱者发声的,及时的矫枉过正,起到了正向作用。没有所谓的新华社通稿统一天下认识,也没有五毛大军、水军搅浑水,人为恶意炒作,煽动舆论。正常社会的专家人士或主流媒体,以他们的良识和求真严肃的态度,影响整个社会舆论走向,应该说是开明和健康的这样一个社会环境。

日本川崎持刀砍人事件后,没有任何一家日本媒体敢于给犯人岩崎扣上什么宗教或政党或群体的称呼,因为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调查结果与证据,不能以不实报导去误导公众。哪怕有人在推特上臆测岩崎的精神病态,也立刻有媒体站出来指正这种言论的不公。这就是媒体的严肃性和重大事件时起到的正面作用。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