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寻找“悔青了肠子”的川普选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川普总统当选之后,左媒为打击他热衷于在各地寻找“悔青了肠子”的川普选民和支持者。每隔数月,《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等都会炮制类似的新闻或者评论。那意思无非是说,曾经支持川普的选民,各个都悔青了肠子;民主党收复白宫、国会山之日,又近了一步;川普的末日,指日可待。

国政治稍有了解的人知道,如果你相信左媒,现在的美国总统应该是希拉里▪克林顿;如果你相信左媒,川普总统是俄国间谍;如果你相信左媒,你会认为美国在奥巴马时代达到了顶峰,美国只能“有控制的衰退”,直到被下一个世界强权(中共)取代;如果你相信左媒,你会觉得川普时代一片黑暗,经济会崩溃,失业率会达到历史最高,等待我们的只有苦难……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川普成功当选;通俄门被证明是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政府以及无良左媒的白日梦;川普总统下令,中兴授首,华为成擒,美国在芯片行业的霸主地位再度彰显,中共“皇帝的新衣”一览无遗;在川总治下,美国失业率达到69年来最低,黑人、西裔、亚裔失业率均创新低,2018年经济增长超过3%。过去70多年,美国是这个地球的老大;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依然是。让美国人重振信心的人,正是川普总统。

左媒当然无法面对这一事实。眼看2020大选即将开跑,路,漫漫其修远兮,左媒再度开始上下而求索后悔投票给川普的选民。出于好奇,《华盛顿观察报》作者丹尼尔▪阿洛特也去尝试了一把。他去的地方,是底特律周边的Macomb County。此县人口约85万,是密歇根第三大县。这里工薪阶级集中,是工会、民主党的老牌势力范围。2008年,奥巴马在此县以53.4%对44.8%战胜麦凯恩;2012年,奥巴马又以54%对44.6%击败罗姆尼。罗姆尼出生在底特律,其父还当过密歇根的州长。这一切似乎都毫无助益。然而2016年,川普在Macomb County成功翻盘,以不到一万一千票的优势把志在必得的希拉里▪克林顿打下马去,也成为30多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密歇根州的共和党人。2020年,Macomb County必然又是大选战场之一。

第一位受访者是罗伯特▪拉什。以前,拉什对大选投票毫无兴趣,从不参与。川普是唯一一位让他兴奋的候选人。他选了川普,并已经决定2020年投票给川普。他和妻子一起经营一个印制T恤衫、棒球帽的小生意。拉什说,川普总统在经济方面的成就是他下定决心的最大原因。他说,8英里路、9英里路和10英里路周围曾有大量制造业小企业,几年前都关闭了,现在又重振旗鼓。如果10分是满分,他给川普的经济打8分。拉什和妻子的小店也因川普的税改政策而受益。

拉什还分享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客人曾定做了一批红色棒球帽,要求写上“川普:2020年再投票给他”字样。这位客人多次回来订购同样的帽子,显然那些帽子成了畅销货。谈到2020年川普是否拿下密歇根时,拉什信心满满。

道格拉斯▪吉林是位临床心理学医师。他是绝对的独立派选民,对政党标签避之唯恐不及,曾在大选中投票给麦凯恩、奥巴马以及川普。他认为川普治下诸事皆兴,已经决定2020年再选川普。吉林说,2016年他不曾在庭院中树立川普的竞选标志,他在考虑2020年是否要这样做。

凯瑟琳▪博尔德自称左派,并在2016年民主党初选中支持桑德斯。大选时,她感到实在无法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于是抱着两害相权选其轻的想法,投票给川普。当阿洛特遇到她的时候,博尔德大赞川普:“诚实地说,我开始认为他(川普)是个天才。”她说,民主党在与川普交锋中,气急败坏,尽说蠢话。博尔德已决定2020年再选川普。

这时,博尔德转身问旁边的一对夫妇如果大选明天举行,他们会选谁。那位丈夫是个警察。他说,应该是川普。警察表示,他听到越多川普的所谓“负面”新闻,就越喜欢川普;因为这些媒体越抓狂,越说明川普做得对。他举例说,川普是第一个在白宫召开祈祷会的总统。博尔德和警察都表示,他们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为投票给川普而反悔的。

阿洛特访问的十多人中包括一名民主党的年轻义工——谢尔比▪尼科尔。她说,她曾经在该县上门为民主党拉票。在数以千计的居民中,有些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在川普之前一直投票给民主党,但我再也不会选民主党了!”另一些说,“我以前从不投票,但我(2016年)选了川普,再也不会回头了!”当被问到川普2020年是否会赢得Macomb County时,尼科尔的回答是:毫无疑问。

川普在竞选时曾承诺让密歇根州“再度伟大”。事实上,他取得了相当的成果。今年二月,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第二季度,Macomb County一共创造了将近一万个制造业工作,其增长幅度名列全国榜首。而这些机会,都是奥巴马声称永远不会再回归的工作。不久前,克莱斯勒宣布将在位于Macomb County的两个组装厂投资15亿美元,创造1400个高薪职位。在全美国,蓝领职位的收入增长几十年以来首次超过白领职位。川普的对手开足马力抹黑,也许能蒙骗一部分人。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Macomb County人民的生活得到了实际的改善,这一点是宣传抹杀不了的。

阿洛特在8英里路附近没能找到一个“悔青了肠子”的川普选民。“绝望”之余,他在Macomb County的网络分类广告上登了个广告,寻找这样的人。

几天后,阿洛特接到了一个应募电子邮件,结果却是等待戈多。唐▪所里尔在邮件中说,在2016年大选之前,他一直都是民主党员。每个他认识的人都觉得民主党已经心智失常,丢掉了基本盘。他说,所有他认识的前希拉里▪克林顿拥趸都将再度在2020年投票给川普。

阿洛特的文章一面世,立刻有左派出来反驳,什么“轶事”并非数据,什么以偏概全,什么信息不足等等。我不否认阿洛特的样本数量不多。但是想当初主流左媒的民调声称调查数千人,仍然得出结论说希拉里▪克林顿将以绝对优势赢得大选之后,当主流左媒对川普的报导超过90%是负面以及大多涉嫌捏造之后,当主流左媒和通俄门主谋沆瀣一气,撒了弥天大谎还要说“我们的谎言基本准确”之后,我选择怀疑他们的动机。阿洛特的数据虽小,但是比起他们捏造出来的报导,可信度还是高出无数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