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九日到五月六日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6月6日讯】【今日点击】(3482-2)

石涛评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九日五月六日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6月5日,在6月5日在当时30年前,自己看到了一些故事,也听到了一些故事,听到了一些经历。因为主要开枪是在4日,等到5日的时候呢,整个城市就像没有人管了一样,就像没有人管了一样。但是人们就开始去,大家就都在传军人打死人了,怎么这样这样就开始讲了。到了5日到6日的时候,另外的军人就进城了,后来进来的军人,没有枪什么都没有,后来进来的军人,也不知道前头开枪,这是我们后来知道的。

所以北京的市民和学生把内心的愤怒,就发在了这些没有带枪的,什么都没有的这些军人身上,这就是后来中共说的,他利用了军人、利用了学生,利用了手中的权力,以屠杀学生、诬陷学生的方式,视那些军人本身作为这种工具,制造了89六四的惨案,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29日就比较突出了,袁木出来了。那袁木当时叫国务院发言人,他是替李鹏说话的,而袁木的讲话呢相当的邪恶,只能这么讲相当的邪恶。他要求官方代表与学生对话,态度非常的强硬,而且要旗帜鲜明地叫反对动乱,这是当时对话的场面。

这个人是袁木,袁木、何东昌、袁本丽,何东昌是当时教育部部长,对话的高校的团长,也是政法大学研究生项小吉。其实政法大学、清华、北大、师大,主要是这几所学校,而政法大学当时确实出来了很多学生。因为他们学法律的,在相当一部分人士专业就学这个的,所以这种我个人印象比较深的。而袁木在所谓的对话中,所有人都反感他,北京市民在当时来讲,作为我们来讲我们都属于北京市民嘛,作为我们来讲当时也是极其反感,极其反感。

我印象满深的就是,在白天的时候大概就是前后这个时间,在白天的时候我到天安门广场去,碰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同班同学在系里边呢做系副主任,然后他弄了个铁丝床。就当时我们那个学校系里,站的是国旗杆儿的下头,我当时问他,诶,我说你不害怕啊,你到底怎么会老师也出来了,那他是老师是党员,那现在这个人应该也是在美国啦。因为后来大家没什么联系了,那就我个人来讲,我也不敢跟人家同学联系,这个人的家里边是当时北京,他的父亲是北京卫戍区的官,那他自己就出来了。

因为是北京卫戍区的官嘛,所以当时在学校留校做老师的,都是这些,如果叫官宦子弟,是同样一直是这样。所以当时我在天安门广场看见他,我说你怎么也出来了,他说他跟我说的概念就是,不知道上头发生了什么,不敢不出来。所以在学校、在单位很多人是跟班的,就是他不清楚该怎么办,同样在共产党的体系中,但他不清楚该怎么办,不清楚该怎么办。但是对袁木的讲话的态度,他们也都承认是相当邪恶的。

30日,封从德当选北高联的第三任主席,那赵紫阳回国。赵紫阳这个时候去了朝鲜,赵紫阳,很多人都说赵紫阳犯的错误,他去的朝鲜期间出现了426社论,他不该去。而万里呢不该去美国跟加拿大,这前后之间是他们俩都出门了,等从加拿大,万里从加拿大回来就被人软禁了。所以这些在我眼睛里,都是命理注定的事情,我个人觉得命理注定的事情。

封从德我们在这个大概大前年,我们曾经在同一个时间段里面,采访过他,当时他刚从国内跑出来,大概从国内跑出来不久,他跑出来比较晚啦。5月1日、2日相对比较平淡,从这个吴仁华先生的纪录中呢,反映出主要是上层,就是赵紫阳跟李鹏之间的冲突。到了5月3日,就讨论五四大游行的事情,因为学生运动跟五四是完全挂钩的。

在当时包括北京的大学里面,我们年轻人到了五四的时候,他都把它做为一种自己的节日。那清华也好、北大也好,都把五四的精神呢,跟自己的学校挂上,所以这是当时比较敏感的事情。高校学生对话团正式成立,项小吉成团长,而赵紫阳发表讲话,主张在民主法制的轨道中解决问题。但杨尚昆告诉赵紫阳说,邓小平身边的人认为,修改四.二六社论是有困难。那这里面讲的应该就是李鹏,主要是讲李鹏。所以这是当时大字报一直都有啦,我不知道这应该是不是北大校园,北大校园当时留下来的故事。

隆重纪念五四,七十周年学生会活动,这是袁木,这是当时的教育部长何东昌。五四大游行,其实当时的场面已经相当缓和了,太多的冲突没有。五四大游行它也讲说,游行的气氛非常良好,那军警象征性拦截,几十万民众沿街支持。是,那个时候民众,主要那个时候开始,募捐已经有啦,送水的、送粮食的、送饭的,送什么的都有,学生在沿途边走可以边拿到饭,拿到吃的这些都有。

高自联宣读五四宣言,要求官方跟学生对话,周勇军代表高自联宣布5月5日复课。而全国呢30个城市9万师生举行游行,除了北京之外,后来在包括南京、上海、天京就武汉,这些大城市逐渐都传出来了。所以当时主要是赵紫阳的讲话,赵紫阳讲话缓解了当时的场面。他这里记述的是复旦大学,这个人是吾尔开希,他现在已经到了台湾了,是吾尔开希。

爱国无罪,这是当时它讲的是上海的大学生。首都新闻界,这个首都新闻界在当时我见过赵忠祥,他带了个条幅,我是赵忠祥后面写的,他们不让我讲实话,不让我讲真话,还是不让我讲实话。后来赵忠祥就改好像动物世界了,新闻联播里没他了,是不是叫动物世界,还进入娱乐鸟了,我印象当中后来这个新闻联播没了,没他了。记述这个人叫做高瑜,这是现在在网路上比较有名的,新闻界当时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文汇报,我现在能记得文汇报、光民日报,他们出来游行的场面我都见过。

那五日、六日其实主要在集中在中共上层,出现了一些分歧,主要是赵紫阳跟邓小平之间出现的分歧。赵紫阳透过杨尚昆想说服邓小平 ,修改或淡化对学运动乱的定性无果而终。李鹏向杨尚昆表示,不会在学运动乱定性问题上退让。赵紫阳指示新闻界,可以适当报导学生运动,那除了北大、师大,大多数高校复课。

高自联号召有条件罢课的高校学校,继续罢课,所以当时包括学生自己也出现了分化。

就是在5月19日大游行之前,我们看到整个故事,给我印象就是逐渐逐渐,这事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是双方都没戏了,学生也没镜头了,都给弄淹了,那你在中共上层你也听不到,什么太多的东西。而听到更多的就是北京城没小偷了,这个印象我比较深,北京城开始恩爱了,北京城开始恩爱没有小偷了。大家人性的光辉、人性的那种复苏,都在其中展现出来,就是在这个期间报导比较多。

北京电视台直接报导,说西单大街跟王府井大街,没有小偷了。大家那种相互礼让,人性相互尊重、相互礼让的场面,比比皆是,这是我印象相当深的,当时主要是在北京电视台,在它的新闻联播当中报导的内容。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