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六日(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07日讯】【今日点击】(3483-1)

【石涛评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 :六月六日(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接着跟大家分享89六四30年纪念性节目。我们已经分享大概从2日,6月2日一直到6月5日,讲到了开枪,讲到了这个过程。每期节目的,就是每一组节目当中呢,前半部分几乎都是我个人看到的,我在北京城看到的。北京城太大,看到的过程只是我局限的一部分。在当时89六四当中之前,到5月分,4月分、5月分,主要是5月分,当时有一个北京城的摩托车啊摩托队。摩托队那是当时在80年代初,人们说在万元户的时候,你现在算应该是在83、84、85、86,大概这个前后,北京城开始有钱人买摩托车。

改革开放造成了一些普通人可以练摊做生意,其实那时候就卖个背心、裤衩,就卖这些东西。原来跟大家讲过,我说在西单商场每天晚上六点钟,夏天的时候每天晚上六点钟有练摊的,就在马路上,骑一个平板车,就卖针头线脑,卖个糖葫芦,不是糖葫芦,夏天不是糖葫芦,卖冰棍。人们晚上去遛弯儿到那边去玩,花钱买东西,因而在马路两侧马路街头就出现了。而在西单大街跟王府井大街的,对不起,跟这个长安街的把角处,现在肯定都没了,那个时候是比较火爆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人骑个平板车,卖黄裙子,明黄的,女孩子穿的,这样的两个带,就这样的一个裙子,裙子下面到膝盖,黄布,十元一个。他拉一车,大概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抢啊,十元一个。那现在想起来,那是86年、87年,那一天他有多少卖多少,疯了。是因为太穷了,第一个;第二个,文革太邪恶了,女孩子们根本就,她穿裙子美是一种天性,女人的天性,那根本没机会美对吧。所以那个人咱们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但我只是跟大家介绍当时的背景。

这批人很多是下大狱上来的,在监狱里,因为打架,因为偷,主要是因为打架因为偷,人们判了监狱了。两年徒刑,三年徒刑,从大狱出来之后监狱出来之后没有工厂要他,而绝大多数的工厂都是国营企业,有政治审查的,所以呢他们就没有出路。也恰恰是这些人破罐破摔,因为他没出路了嘛,活着吃饭都是问题,他们开始倒这些货。倒货的就比较简单,卖花生米啊,卖五香花生米啊,卖这个。那能够自己找地方加工的,那就脑子很靠前了。这批人起来之后就开始买摩托车,那时候摩托车可能随便买,没买过。便宜的一两千元,后来贵的,好一点的四五千元。四五千元就是YAMAHA,我现在能记的YAMAHA,本田,日本的。

那在北京城能骑摩托车,那你就是最富有的人。有个邻居是骑那个,所以那时候叫肉包铁,我们管它叫肉包铁。那肉包铁的意思就是,那东西摔出去人不就摔死了吗,车是铁的,人在外头,肉包铁。到了89年,这个89六四之前,北京城已经有,大概这期间骑摩托车的很多人被打压了,就是肉包铁的概念。而且有些人死了,死了是摔死的,因为那时候有钱就瞎做嘛。在89六四的时候北京城,大概还剩200多辆300多辆摩托车。在四月底军人就进了北京城之后,后来就传, 从那开始之后,4月27日大游行说军人要开枪,后来这事就凉下来了,但是人们一直认为军人有可能开枪。

在89六四前后,那这批人就围着二环路转,主要是在二环路上,东直门、西直门、德胜门、安定门,这边宣武门其实比较长,主要是北边跟西边。他们向广场学生讲说北边有什么军人行动,南边有什么军人行动,学生去支援。那个时候是一摩托车哗从那边来了,说哎呀德胜门有军车进来,有坦克过来。跟这个东直门,东直门遇到过坦克,我自己遇到过坦克,大概有七、八辆,它没从正街过来,它从东直门小街过来。结果被老百姓拦了,拦在东直门立交桥上,立交桥的外面。

那个甭管是大娘大嫂的,就是跟那些军人孩子们说,那些军人都是孩子,那是我眼睁睁看见坦克车的。

所以在这批89六四之后,这批骑摩托车的因为他都有登记了,全北京城抓摩托车,89六四之后骑摩托车的人全都消失了,没了。那我认识的人,他也住在府右街,是邻居了。那个人当时从那时候跑到澳洲去了,他跑到澳洲应该他是从天安门广场,澳大利亚大使馆的人,他拿到了条,拿那个条登飞机就能跑。加拿大大使馆当时也发条,在这个广场。你只要有机会,你只要进入首都机场,你拿这条进入首都机场,你拿到加拿大的飞机你就能跑。所以这是当时的我们看到故事。

那在89六四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晚上开枪的时候,其中有一个镜头是一个骑板车,板爷,然后有三个人在护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大腿打伤了,他往医院跑。那张照片是美联社还是路透社在30年前第一次拿出来的。让我感叹的是,拉板车的那个人跑出来了,北京板爷。他说涛哥啊,他说这张照片上是我啊,那是让我非常感触的。他说那是当时我拉那个人,那个人大概3、40岁,大概表面上是腿打伤了。而更加令我感触的,被打伤的这个人,他的太太跑到了美国西部,竟然也在我节目上说,哎呀,那是我先生,6月30日死在了北京医院,死在了协和医院。而她先生被打伤,没参加活动,是回家的路上给打的。他是什么,应该是个文化人啦,因为他是在什么研究机构工作的。所以被拉的,救人的人和被救的人亲属,在我们节目中汇总在一起。所以那个是,到现在呢板爷还在推特上说,涛歌还记着板爷吗,我不会忘的,北京人,我印象他可能说是门头沟的。世界奇大,世界极小,世界极小是缘分来的。世界奇大是我们今天站在肉身角度上看到的距离。

6月6日大概在下午的时候我从复兴门过,往这个天安门广场走。那时候北京人不说话,那时候开始烧军车,去看场面。被烧的军人,共产党故意把那些尸首曝光,曝露于天下,没人去收尸,它去激发仇恨,它给自己屠杀学生来创造理由。

在崇文门,崇文门外,崇文门大街,崇文门大街,崇文门外在便宜坊,便宜坊北京有烤鸭店,两个比较有名的,当时,现在有很多啦,全聚德和便宜坊。全聚德是在前门,便宜坊在崇文门,卖烤鸭的。在便宜坊店的门口有一个过街天桥,就是人们走路的。距离南二环,那个二环路大概,就是崇文门的那个立交桥的话有2公里,不到2公里,2里地,1公里,大概就那么。

它把那个人,它说是军人,不知道,吊起来,吊在脖子上,吊起来,给点了灯了,吊在了过街桥的中间那儿,这个人悬空着,点了天灯给烧了。共产党宣传是,说是军人。那我看到的时候,那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军人。6日7日左右,大家当时,我身边的,我们看到的人默不作声,谁也不说话,就去看。就去看什么意思,这是永远不会再发生的。那好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