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永恒的瞬间 历史的见证(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09日讯】【今日点击】(3485-1)

石涛评述

提要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永恒的瞬间 历史的见证(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今天是6月9日,在这之前我们跟大家分享过,大概将近一个星期的节目,89六四的30周年的特集。今天本来想恢复正常的播出,可是在后来,就在接近做我节目的最后一天,看到了,其实那个消息早出来了,看到了一个经历过89六四的人,北京人,他曾经拍过2000多张照片,但是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没有去印,到外面他哪敢印,他藏下了底片。

底片存了30年竟然还可以用,真的是没想到竟然还可以用,因为它没有损坏。结果他在三年前有机会来到了海外,他决定把这东西拿出来。那我个人看过之后,我个人觉得就是相当震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对很多人来讲,基本记忆都模糊了。借助这种触景生情的感受,我个人觉得就是说,对于45岁往下的朋友,40岁吧,可能真正能够了解相关的内容来讲,那终归是中国经历的一段故事,是中共政权最残暴的表现之一。

那与此同时在纽约时报,同时登了一个当时的军官,他自己经历的89六四。因为在后来有很多的一个说法,说军官呢很多军人,在第一批开枪的这一批军人,很多人后来都死掉了,没了这些人。就我们一种常识的来讲,对中共的认识的基本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是完全接受。就是把这些当时的经历者,那些杀人的军人最后以各种方式死掉,从而来掩盖历史,我觉得中共是可以做得出来的。当时主要的下令杀人的人,陆陆续续都死去了,我相信他们的儿子也会回避这问题,因为他们儿子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不会触及这些,能够伤害到他们利益的东西。

所以呢真正事情的真相的披露要靠民间,靠在中共崩溃之后,那被揭示出来的真相,这是个过程,只能讲这是个过程。

所以这期节目跟大家分享,那个朋友带出来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的一些相关的内容。这是他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提到说冒险带出了六四的底片: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这是他放了一段底片。他是当时大二的学生,大二的学生他就是88年入学的,89年赶上了动荡,88年入学的首都大学生。

他没说自己是哪个学校的,我相信是出于安全的原因。而他当时记述的照片应该是相当有心的,因为在当时的拍摄的条件下。大家知道这个有个做镜头的人,做镜头的德国公司,忘了它叫Leica大概,它曾经拍过一个广告片,是巴西人拍的,就是八九64的。

而它当时用到的故事,就是当时的美联,应该是美联社的记者,在北京饭店拍摄了共产党坦克进入这个天安门广场,和屠杀学生以及坦克人的故事。而警察进入到,警察跟军人进入到北京饭店,逐个房间去搜查。他当时就很机智的把那个,那卷胶卷放在了马桶里面,从而没有被查出来。

要查出来那个白人,那个洋人应该死,恐怕会死掉了,这是一段视频了。我们就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能够拍到这段视频,和是不是他本人拍的。这里说的应该不是他本人拍的,所以这是当时真实的场面。因为一般的人只能拍出照片了,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所以他2000张照片如果能够拿出来,这是不得了了。

所以刚才大家看到的这个推的镜头,就上面的镜头,那就是北京饭店拍的。所以当时德国公司拍的那个纪录片,那个短片作为广告片的话,是相当瞩目的。他说这是一个小医院,大概看到了2、30具尸体。我相信对很多人来讲,我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对很多人经历的,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故事,没有经历过这种环境。这是我们看到的,就是我说看到中共的邪恶,真正中共的屠杀,真真正正的屠杀。这个是当时天安门广场的自由女神像,是首都画院的还是哪的。就是屠杀之后江泽民、邓小平,最大限度的放纵了人们的欲望。所以用钱去买掉,摧毁掉中国人的所有人的灵魂,是这30年来的做法。

那最邪恶的应该就是江泽民,因为最大的获利者实际是江泽民,最大的获利者是江泽民、曾庆红。所以这是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它在展示著今天中国社会的一切的根本。当人可以随意被杀之后,人可以这样的方式被杀之后,而更多的人保持沉默,北京人是保持沉默,保持沉默之后从而转向欲望的放纵。而欲望是人本身固有的东西,造人的时候就造出了这个东西。所以它是不可,它同样是不可代替的,在人的层面。当人们去扼杀人的灵魂认知的时候,他自然也就,就我个人来讲,他自然就没有了所有的人的灵魂魄的认识,生命的认识都没有,他只剩下党中央。

叫刘建的这个人,就这个照片的主人,他在讲述为什么把这些照片拿出来。在华盛顿去年底,无意中问了一下自己17岁的女儿,说你知道六四吗,女儿说我不知道。他女儿17岁,女儿17岁,其实按道理说,她应该懂得一些故事。刘建觉得自己的身上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连枪都动的运动,居然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下,中学生连六四都不知道。你可以看出即使经历过六四的人,在对中共的生命认识本身上,我个人觉得,都意识不到他生命的邪恶。政府连枪都动用起来的运动,这不是运动对吧,这哪里叫运动,把屠杀叫做运动吗?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生命,当讲运动的时候,这是共产党教育体系当中的很多政治辞汇。

这件事情让他想起了压在箱底的,被他遗忘了30年的底片。64是我真正参与的,我一直在天安门,那费了巨大的精力拍摄了2000张照片。当时的相机,普通的相机,能拍大概32张,36张,所以2000张那是相当多。3年前跟家人到美国,那他找到了北京的朋友,找出了这些底片藏在行李箱里,提心吊胆的带出了中国,那说明就他而言来讲他是有心的人。一张张扫描底片,在当年记录下的时光光影第一次被放大。89年,20岁,大二的学生,生长在军队大院里头,89年20岁生长在军队大院里面。那军队大院就像冯小刚这些人,所以他们有北京人的特点,同时有北京人的那种不屑一顾的,特别是军队大院,不屑一顾的概念。

那如果他是军队大院的话,在长安街那就是公主坟。在公主坟那一面,木樨地那一面对吧,空军大院、海军大院,还有什么大院,就有几个大院在哪边。上学时, 他说那时候学校不上课,带着相机每天去天安门,从翠微路一直登到天安门广场。他说出来了,翠微路,海军大院或者空军大院。他因为他在哪边翠微路那边,也就是他们大院门口,是当初89六四开枪最激烈的地方。他当时拍了60个胶卷, 2000张差不多。他那时还是个孩子,对政治不懂,完全是从摄影的角度,那一瞬间的场景,被刘建的镜头定格、永恒。

所以这里面就是他关键的问题。做为他来讲他也很小,只有20岁,他根本对政治的问题就瞎掰对不对,他只有年轻人的那一种,年轻人的那种单纯,人性的那种自觉,和他一种爱好的一种驱使,他其他都没有。就像我跟大家分享过的,我到我系里面,原来系里面的,我毕业大学毕业那个系,那个同学也都出来了。他坐在那个国旗竿下头,结果我自己同班同学,在系里面做系的副主任,人当官的,说诶,你藏这干嘛咧,他自己也说不敢不来,那个人也是军队大院的,现在跑到美国来了。跑到美国来呢,那他对现在我们看到的这种海外的反共的浪潮,其实他有持异议,他有支持共产党,就这么个人。

所以共产党狠啊,把这些人全毁了。他来到了海外他也为党服务,他觉得应该,他爹是军人,在我眼睛里就是个笑话,真的是个笑话,是个可悲的笑话,就这么回事。所以这里他,我觉得他讲得很到位,他没有什么政治不政治。但里面其实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种命运,有关六四的真相,我相信这是他一个人,还有很多人有类似东西,只不过他害怕不敢拿出来。所以当环境改变之后,会把所有的人震惊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