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今昭:法轮功 五千年文明送给世界的礼物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这篇文章的起因,是几年前偶然一次去当地大学的法轮大法社团迎新活动帮忙,遇到一位中国留学生。恰巧他对关于宗教信仰的话题颇有兴趣,便很自然地同我们攀谈起来。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可能是从国内交换过来的研究生。一副黑框眼镜,典型的理工科男生的气质。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这来自中土神州的少年,目光如炬,向我畅谈各种信仰的起源。我们聊到很久,他走后,我环顾四周发现其它的社团都早已收摊了,蓦然间竟有种“不知东方之既白”的感觉。

这次交谈中,他说出的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这样的:“照你这么说,法轮功岂不是中国五千年文化送给世界的礼物?”

我至今无以言状这句话带给我的震荡,在当时,它更是如同绕梁余音,久久萦回在心头;而当我在大组学法与其他同修分享这段经历时,他们也深感触动。因为其实在法轮大法的著作中,作者不止一次地谈到过大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而那男孩貌似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已经非常接近事情的真相。

笔者生于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家庭,家中从祖父一辈起就是国文老师。虽不敢说是书香世家,倒也颇受了些子曰诗云的熏陶。因为家庭影响,我自小爱好中国历史、诗词。家母也很早就开始探索国学办学的方向,算是传统文化的坚定追随者。但是她多年来遍访诸家,从王财贵到蔡礼旭,从云南的今日学堂到广州的多闻公司,从当年在大陆国学热中颇有声势的大方学校到两湖乡村的小私塾小书院…… 却发现国学传统的复兴之路是那样艰难,发现当今中国大陆的道统早已断绝,发现儒释道三家的文化精髓用无神论思维根本解释不通……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与一众同仁一直不知国学教育的出路何在,而对此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因缘际会,当数年后母亲得以认识几位法轮佛法的修炼者,并自己亲身走入佛法修炼后,才逐渐找到解开这一切疑团的钥匙。彼时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发动多年,《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也早已出版。母亲和我通读全书,在强烈的心痛和愤慨中,终于从现实层面了解了共产党的本性,明白了为何在无神论的土壤上追寻传统文化是如此费尽,所有民间私办的学堂又维持得那样艰辛 —— 因为中共当局根本就是害怕民众重拾传统,一直在直接或变相地打压所有民间个人和团体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与母亲熟识的一位支持传统文化的家长在帮助办学过程中被警方和教育部约谈时,警察就开门见山地警告:“你们不要碰传统文化!”

时至今日,虽然近年来中共表面上也喊些恢复传统的口号,实则是装点门面、为其统治涂脂抹粉:就像大陆热播的宫斗剧一样,打着历史传统的门面输送共产党的斗争文化,是对传统文化更隐蔽、更难识别的破坏。(这一部分在《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多次谈及,此处不作赘述。)

我更想在本文论及的,则是我个人走入修炼后对传统文化的一些全新认识。当我通读法轮佛法的全部经书,再回头看儒释道经典的作品,一时间真有高屋建瓴、醍醐灌顶之感:不只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中三家的思想要旨渐能一脉贯通,对典籍中的许多具体细节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在此仅列出一些个人的感悟,权作抛砖引玉之用。

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虽未走入宗教的形式,但是通过修炼证得果位、出世圆满的目标和历史上的佛道两家是一样的,自然与这二家有相通点。而大法不脱离常人社会修炼的特征,也让我在读《论语》时感到其与儒家入世哲学的一些近似之处。

我最直观的感受是:儒释道三家穷尽千万卷经书论述的道理,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用最浅白易懂的现代汉语讲了出来。

这里且不论李老师在讲法中直接提到过的传统经典里的句子,如“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大学》)、“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金刚经》)、“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道德经》)等等,单只说我个人在阅读时的一些联想。

“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1)这岂不是“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中庸》)和“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论语》)的最佳开示?而“执着心去真无为”(2),又岂不将道家“为学日益,为道日损”(《道德经》)、“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也”(《庄子》)的哲理一语道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景德传灯录》),说破了不正是“你再往高上一上”(3)?“试问禅关,参求无数,往往到头虚老”(《西游记》)的因由根底,也在《转法轮》看似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中揭示殆尽。

读懂了德(白色物质)与业(黑色物质)、根基与悟性的关系(4),再看庄子所说的“嗜欲深者天机浅”,怎不心领神会地一笑?深深体悟“理性的对待情”(5)、“平和状态才是善的,实际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辉煌的展现啊,可是是以平和为基础的”(6),再读“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中庸》),又怎不有融会贯通、豁然开朗之妙思?

另外,老师也讲出了一些传统经典中人们耳熟能详的句子的更深层意思,如“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相由心生”(《无常经》)等等。

修炼后,我发现汉语中的许多词语、成语本就和修炼文化有关,如:“成功”、“功成圆满”、方言中的“造业”(指可怜、受罪);对俗语、谚语的理解也翻新一层,如:“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公门里面好修行”。如果德、业、功这些我们原本认为只存在于人精神领域的东西都是实实在在决定人幸福和痛苦与否的物质存在,那么它们就再不是先民们“科学不发达时期”的自我安慰,而是溶于我们日常生活点点滴滴的道德标尺,时时衡量著每个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以前看传统和历史,犹如摆在橱窗里的漂亮展品:虽典雅美好,却“只可远观”,从未想过能拿到自己的生活中应用。而修炼后,在许多个瞬间惊喜地发现原来古书里的话,竟不只是常人层面的说教和劝善,而是真实不虚的道理、是天日昭昭的明鉴。“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欺心,神目如电”、“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有时无意中拿起一本古书,信手翻开一页,扑入眼帘的,就是来自历史和古人鲜明的提醒。

某天我在教室自习,正烦躁于永远赶不完的作业和卷子。一抬头,猛然间看见走廊墙上一块蒙尘许久、无人注目的格言牌: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 孔子”

很难描述我当时看到这句话的心情,和从中受到的感动。就像出国后,一次参加当地义工活动,我在教堂门口看到了刻在墙上的这句话:

“All you who are weary and burdened, come to me.

—— Jesus”

(所有疲累和不堪重负的人,到我身边来。

—— 耶稣)

只有圣人的话才有这种在一瞬间震荡心扉的力量。而只有理解了圣人所讲的内涵,按照圣人所说的去做去修,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在一瞬间洗涤所有邪心俗念、重塑自身光明的力量。

还有中华典籍中浩如烟海的诗词,我有时甚至觉得它们简直是专为今日修炼人作注解而设的。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法轮佛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后,短短几年时间遍传中华大地,而后更是弘传欧、美、澳、亚、非五大洲。一本《转法轮》,初看觉理白言明,实则蕴含了极深的内涵,视阅读者的修为层次和诚心大小,向其展现不同境界的佛法真理。

笔者就不止一次地体会过个中神奇。一次,当我读到“释迦牟尼也好,观音菩萨也好,如果历史上确有其人的话,大家想想,他修炼的时候,他是不是也是炼功人呢?”(7)脑海中极自然地冒出八仙故事的开场诗:

“神仙本是凡人炼,只怕凡人心不坚。”

不由慨叹:为现世风尘迷住眼睛的人们所看不清的简单道理,却被最古老的歌谣一语道破。

还有一次,在背诵《转法轮》时,我背到“那功都是佛体形状的,非常漂亮,坐在莲花上,每个小微粒上都是”(8)一句,脑子里如电光石火,刹那间闪过一首古诗:

“苦海迷途去未因,东方过此几微尘。

何当百亿莲花上,一一莲花见佛身?”

那一瞬间我的惊奇和赞叹实难言喻,只能向长天俯首合十,表达对造物向我展示这精微玄妙法理的深深谢意。

与此相仿,不是在正法中精进实修的修行者,怎能领悟“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的深远意味?若非看透尘世险恶的道中人,又怎能体会“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的深切悲凉?那是生命在三界的泥沼中不断轮回直至毁灭、永无超脱自救之法的万古沈痛呵!

而每当在修炼中明白一层法理、突破一重难关的时候,那种“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的豁然开朗,何以为外人道?守住自己心性,以更高的标准看待事情时,近乎“道人不是悲秋客,一任晚山相对愁”的超脱自在,也绝非执迷世间情欲的常人可以体察。“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精谨持守;“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的清正无杂;“识破机关归去也,十洲三岛任意游”的放达畅意……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如此多触类旁通之处,究其根本,是因为今天的法轮功修炼人秉承的信念,与中华传统价值观一脉相承。当人接受的是以重德行善、敬天畏命为原则的传统教育,他们才能真正理解中国古人的生命观、世界观、宇宙观;才能真正懂得古人的诗文、抱负、气概。仅以笔者自己来说,有一天偶然翻到方孝孺的《深虑论》,一读之下,大为吃惊:通篇论调,与愚意何其相似!那文字中对天命的虔诚敬畏、对人力在上苍意旨前不值一提的清醒认知、对敬天修德才是朝代长治久安之法的智慧识见,都源于华夏民族血脉里对“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的虔诚信仰,不禁感叹:千载之下,竟为知己。

传统文化和道德的重要性,在法轮佛法的书籍中一再被提及。“走回传统路通天”(9),近年来风靡全球的神韵演出,便是这一点的最佳明证。当岳飞、杨家将、王宝钏、诸葛亮这些代表着忠贞、孝悌、仁义礼智信等等传统价值观的人物形象出现在世界级的舞台上,多少炎黄子孙有生以来第一次为自己身为华人感到骄傲!纵观今日中国大陆,传统凋零、文化颓废,却有一群自身正在遭受严重迫害的修炼人仍在做着复兴传统的努力,正可谓是“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如此看来,答案其实早就有了。中国古称“神州”;中国的文化,也被认为是众神诸天赐予华夏子民的福祉。与其说法轮功是脱胎于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礼物,实则有可能这五千年文明都是在为今天而铺垫而演绎;甚至更久远以降的史前文明,都焉知不是为了今日大法传世而做的准备呢?佛经曾预言法轮圣王的降临,将传一种不脱离世俗即可修炼的法门;圣经启示录也预言弥赛亚的到来,以及最后天上地下无有生灵可逃的大审判。遍览书史,梅花诗、推背图、诸世纪、格庵遗录、玛雅预言…… 古今中外的各种预言全都指向今天、指向现在、指向此时此刻,那片古老的神州大地上正在发生的一桩桩一幕幕。

但是,那个中国男孩说的又兴许没错。如同蚌壳历经磨难、去粗存精,孕育出光彩夺目的珍珠来,对比法轮大法和传统文化的世人,可能会惊喜地发现:这群人,如同耶稣基督讲过的义人,更是先师孔子毕生推崇的志士仁人。他们不仅秉承中华传统的美德,努力践行真诚、善良、寛忍的普世价值,同时也慈悲无私地将这美好带给世界上所有人,无论民族、无论信仰、无论阶层地位,甚至对残酷迫害他们的中共警察,也在化解仇恨中一视同仁。

曾有朋友问我:能理解法轮功学员对信仰自由和停止迫害的呼吁,但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经常会说“法轮大法好”。彼时的我尚不能用言语组织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来回复他,直到后来某天无意中看到一个同修的文字:她修炼多年,自觉这世间没有什么字比“好”更能形容大法,才豁然有如遭棒喝之悟:

法轮大法,起源于中土神州之地,盛行于末法乱世之时,在当今道统几近断绝的中共治下,正如同这五千年灿烂文明演出到最后的辉煌谢幕。呈献给世界的,是最简明、最直白、也最本质的内涵:那是三家思想、五千年历史、无数志士忠良全部凝结成“真”、“善”、“忍”三字,是遍寻所有语句辞海,找不到另外一个字比“好”更能形容。然则千年轮转,历史的大戏演了一出复一出,到最终恢宏无比的谢幕之前,您,那许多位曾像我一样踟蹰辗转于中华历史长河、又依依恋慕著中国传统文化的您,是否一直坚信了所有造化呈现出的正念和慈悲?是否也已洞见,这历史长河在今天所指的方向—— 法轮功呢?
(1)《转法轮》<第三讲>

(2)《洪吟》<无为>

(3)《转法轮》<第二讲>

(4)《转法轮》<第九讲>

(5)《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6)《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

(7)《转法轮》<第五讲>

(8)《转法轮》<第三讲>

(9)《再造》
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不同层次有不同体悟,大法经书也绝不限于传统经典的内涵。(如《转法轮》中讲到的“向内找”的涵义就不同于一般生活中所说的反省。)本文只是略述个人感悟以作启发,管窥蠡测,决不敢给经书中的任何一句话下定义。读者若想理解更多深层内涵,不妨通读法轮佛法书籍,在自身实修中体悟。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