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高考作文题为何难住了千万考生?

对于刚出炉的2019年高考作文题,千万考生所呈现出的众生相,要么是瞠目结舌,要么是纠结哀叹。总而言之一个字:难;两个字:太难。对此,有网友精准的剖析道,“今年中国高考作文根本是政治论文,真的是读书不一定会写,写了不一定写对,还怕写的太真实被请去喝茶”。

“读书不一定会写”折射出的,是中国大陆中小学教育的失败。莘莘学子们寒窗苦读十几年,死记硬背的也不少,但一看到这些类似“公务员考试题”的作文题,依然会立即傻眼。有网友“一语道破天机”,提醒孩子们“还得学好新闻联播”、“要背《人民日报》”。

对于新闻联播,有大陆民众多年前就曾分析过其“万变不离其宗”的特点,即“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还有“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效率没有不显著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

也就是说,只要按照这样的套路来答题,“不读书也会写”。然而,用套路来编造的内容,决不是什么经得起推敲的知识和道理,而只能是赤裸裸的谎言。由此也不难看出,中共体制下的大学都在挑选怎样的“精英”。不撒谎或不愿撒谎的学生,连“鲤鱼跃龙门”的机会都没有。

实际上,“读书不一定会写”并不代表中小学没有对娃娃进行过洗脑或所谓的“爱国教育”。但由于这种教育本身就违背人性,脱离现实;并且娃娃们也不像中共的党徒们那样,接受过系统的“人性要服从党性”的极端训练;在高压教育下,学生们未必真的已对“党的宣传”心领神会。机械的被灌输这些假、大、空的宣传,是凡正常人,都会产生本能的抗拒和排斥。

有高中生在网上倒苦水时说道,“我这一天天活得真的是很分裂了,一边在推上忧心忡忡,一边在作文里继续中国梦”;“高考是我不得不过的一个坎,良心我不得不昧。但是我是真的恶心,每次都恶心”。不巧的是,这样的“分裂”也是大陆某知名媒体的记者所感同身受的。

该媒体的一位记者在采访某中共党媒的主编时称,“生活在这样一个谎言体制里,我自己都有感觉,就是你的人格是分裂的”。而那位主编的回答则更奇妙,他甚至不认为“分裂”是不正常的——“你必须说一些你不赞成的话,你又完全知道它是谎言,可是你还要说,这就形成了分裂”;“你必须处理说谎问题,把它合理化,找到那么一种内心的、精神上的策略。这是容易分裂的”。

尽管中共治下,学生也“在体制内”,但相比充当着喉舌的媒体人,高考生撒谎的本事未必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处理说谎问题的策略”也未必娴熟。试想,孩子们又怎会比那些政治奴仆们更了解主子的心思?于是,网上才会出现高考作文里的谎言“写了不一定写对”的合理推断。

遗憾的是,假如连高中生都开始已经担心,“怕写的太真实被请去喝茶”,就足以见得中共对实施谎言教育以及对讲真话者进行打压的力度有多大。

早在多年前,大陆有媒体曾举出了这样几个含蓄的例子:尴尬者如奥运冠军周洋,因为得奖后没有先感谢国家而是先感谢父母而遭批评,后来不得不改口;无辜者如西安农民田茂林,在领导视察时说了句“心里话”,就被乡镇干部以“影响领导的情绪”为由,打成了脑震荡;天真者如哈尔滨小学生才童童,发现有女老师趁监考老师不注意之时给其他学生扔小纸条,事后对监考老师说出所见一切,就被作弊的老师打了两大耳光,外加拳打脚踢。

对此,该陆媒含蓄的总结道,“在中国,说真话有时要付出代价”。就连这句建立在真实案例之上的总结也未必完全真实。说真话要付出代价,到底是“有时”,还是“总是”,从高考生“怕写的太真实”就足以窥见。惟一不同的是,以前实话实话,至多就是得零分;而现在,被抓捕、被刑囚、被失踪,已成了不难想像的后果;让“2020届高考生瑟瑟发抖”也不足为奇了。

中国高考生对高考作文有此反应,不禁让人悲极生乐。“乐”的理由不在他们,而在出题的中共。让孩子们睁着眼睛说瞎话,中共就能感到“稳定”和安全?难道中共的自信就来源于瞎话?中共用这样的作文题来为难孩子,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全世界都知道,一个强大的政府决不害怕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有勇气面对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如今,中共不仅不承认自己的邪恶作为,还强迫孩子公开撒谎,替它隐瞒恶行。这显然不再是强大不强大、自信不自信的问题了,而是在无耻地张目自己流氓的特质。中共企图用孩子们的前途来卡住他们的咽喉,强迫其精神分裂、抛弃本真的人性,这不是流氓又是什么呢?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