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万人上街怒吼:中共的法治不可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0日讯】香港6.9“反送中”大游行有超过百万人参与,是香港主权移交后,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香港民众认为,中共法治不可信,一旦《逃犯条例》通过,“一国两制”将不再存在,香港人会没有自由可言。

香港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引发广泛争议,香港各界人士担忧,若法案通过,身在香港的任何人,均面临被移交到中国大陆,遭受不公平审讯的风险。

6月9日下午2时30分,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规模空前的反送中恶法港人大游行,103万港人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前往香港政府总部,促请政府撤回《逃犯条例》。

“中国的法治不太可信,我们怎么可以把人送过去?”举家参与游行的黄女士对BBC中文表示,“这是一个最好的公民教育课,可以教他(孩子)如何看清中国与香港之间的不平等关系……香港是司法独立的地方,中国不是,如果我们容许把犯人移交到大陆,他可能被虐打、可能被不合理地被关很久。”

黄女士说,“政治人物、记者、非政府组织,他们首当其冲,这影响到我们看的新闻、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中国政府最终目的就是要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说话,我们是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香港记者协会表示,修例一旦落实,“有如高悬记者头上的利刃”,或会造成寒蝉效应,记者自我审查,新闻自由将严重倒退。

新闻界担心,在大陆采访敏感话题的记者,可能会因为报导激怒大陆政府部门,而被以“非政治性”的罪名提告,再向香港方面提出移交。

“这种恐惧是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协会副主席任美贞说,“胡乱指控记者藏毒都可以,你难以想像还有什么其他可能性。”

2009年,香港Now新闻台记者黄嘉瑜在大陆追访因调查豆腐渣工程被捕的谭作人,大陆警方当时以藏毒为由强行进入酒店房搜查。

另据路透社报导,3名要求匿名的资深法官表示,修例是香港司法体系面临最严峻的挑战之一,威胁香港的商业、政治和外交。

“修订忽略了信任的重要性,在大陆的情况下,这根本并不存在,”一名香港资深法官对路透社表示,对于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法律制度没有信心,“我们许多人觉得修例并不可行,感到非常困扰。”

立场较为保守的香港律师会也发表声明,指港府不应急于立法,应作全面咨询。在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之前,约1500名香港法律界人士6月6日以沉默静走的方式,发起反对《逃犯条例》修法的“黑衣游行”。他们强调,中国大陆司法的弊端是党管司法,公平审判没有保障。

大律师李安然是法律界团体“法政汇思”的召集人,他表示条例一旦通过,会冲击香港法治,香港的司法独立无可避免地会引来质疑和冲击。

“最核心关键的问题,疑犯能够在其他地区得到公平保障,”李安然说,“要签订引渡协议,应该是要先信任第二个司法地区,你才跟它做移交安排,你不信,是不用谈的。”

此前,有来自中国的新移民连署声明表示,“在大陆的生活经验令我们明白,中共的司法体系完全服从于共产党的利益,在党权大于国法的基本事实下,我们不可能相信中国式法治”。

声明还提到:“在中国,从商界、政界、知识界到公民社会,凡不利掌权者、不从命令者、不服压迫者,均可能被随意抓捕,逾期拘押,剥夺家属会见和选聘律师的基本权利,闭门审讯,狱中虐待,祸及家人,毫无程序正义可言。”

美国非政府组织“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公布的2018-2019年法治指数显示,中国大陆在126个国家中排第82位,而香港排名在第16,远远超过中国大陆。报告还指出,中国在“政府权力的制约”方面持续恶化。

一直以来,中共法制环境恶劣深受国际社会谴责。2015年7月,中共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多个国家的政府和法律团体曾联署声明谴责中共打压维权律师,但迄今这种打压仍在继续,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

山东律师李向阳说:“中国不是没有法律,但是在中共当下,很多情况是法律得不到体现,强权势力往往强奸法律。”

此外,“电视认罪”是另一个中共藐视法治的典型例子。“电视认罪”形同文革时期“游街示众”,使当事人在承受肉体和精神酷刑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违心地公开“认罪”。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曾直言,绑架和电视认罪等一系列违反国际法和中国刑诉法的行为,显示中国执意向世界宣布它蔑视法治。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