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摇身变老板 云南办理孙小果案引高层不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0日讯】20多年前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如今又因涉黑涉恶被捕,事件震惊舆论,消息称,孙案已经引起北京高层的不满。一周前,“扫黑除恶督导组”已进驻云南,督办孙小果案。

孙小果是云南昆明的恶霸,早在1998年已经被判死刑。但孙不仅躲过了死刑,还改名换姓继续逍遥法外,直到今年3月中旬,因一宗伤人案,孙再遭拘捕,引爆传媒和民众的高度关注。

5月28日中午,云南官方公布孙小果涉黑案的初查情况,称孙的生父陈某,是“昆明市某单位职工”,已于3年前去世,且并未发现他涉及孙小果案,很多网民质疑云南官方的该通报。

陆媒称,云南发出的初查通报,确实有一些语焉不详的地方。

一周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派出“全国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督办孙小果案。

该组成员包括中纪委国家监委、全国扫黑办、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各一名正局级干部,以及若干名办案专家。此前“扫黑除恶督导组”已进驻云南。

报导称,这种阵容在别的案件中几乎是看不到的,“大要案督办组”以前也很少出现在新闻中。

《明报》9日称,这似乎说明孙小果案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孙案已跳出地域和层级的管辖局限,全程置于高层部门的直接查办之下。

消息人士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不满云南对孙案侦查进度。该领导小组有“4副国级、3正部级”共7名高层。

昆明恶霸孙小果多次犯案

早在1990年代,孙小果就被视为昆明黑恶势力的典型,并于1998年被判死刑。

根据《南方周末》报导,1994年10月16日,就读武警学校的孙小果等2人伙同4名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

翌年12月20日,盘龙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然而,孙小果并未因该判决入狱。

据官方法律文件,孙小果3年后又犯案,涉嫌强奸、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和寻衅滋事,一审和二审都被判死刑,彼时,孙小果不服上诉,云南高院审理后维持原判。

但孙小果并未死,昆明坊间早就盛传孙小果出狱后改名换姓注册了多家公司。

陆媒称,孙小果以李林宸的名字出现在了昆明商界,开的是餐饮夜店服务公司,李林宸是控股股东。随后公司越开越大,以1000万的注册资本与人成立了银河俱乐部,李是最大股东,持股95%。

多个昆明夜场人士也证实,孙小果出狱后改名换姓,身材发福,以昆明M2酒吧老板的身份为圈内人熟知,认识他的人都喊其“大李总”。

孙小果事件曝光后,其背景引发外界关注。

孙小果家庭背景深厚

孙小果曾加入过中共武警部队家庭背景深厚,1994年19岁的孙小果涉及轮奸案被捕后,其当警员的妈妈孙鹤,把他的年纪改小2年,于是“未成年”的孙小果,只被判3年监。

之后,孙小果母亲又为他提交假证申请保外就医;任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继父李桥忠,则帮他取保候审,即是孙小果不用入狱。

不过,3年后孙小果又犯案被判死刑后,其父母的包庇行为也被曝光,母亲孙鹤被开除公职和判监5年,继父李桥忠被撤职。

但孙小果仍没死。2008年孙小果在父母、监狱及法院的人帮忙下,借用其他人的防盗窖井盖发明申请国家专利,被认定立大功,获减刑释放。孙小果出狱后更名换姓变成夜店老板。

今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疑犯孙小果是死刑犯。目前,孙案已扣留11人,包括省监狱管理局负责人、云南省和昆明市各级法院法官。但外界质疑孙小果案背后仍有更大的保护伞逍遥法外

网民纷纷热议:这是中国共产党治下的典型案例,有后台犯了天大的事也肆无忌惮,本应入狱却没入狱,本应枪决没枪决,如今再犯案,这正说明,中共清理黑社会清理不了,清理完这一批人之后,还得上来一批黑社会,因为党的性质决定。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