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金“培训”外国记者 内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24日讯】日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创办的新闻学研究刊物《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发表了一篇题为“即使你认为与中国没关系,但中国与你有很大的关系”的评论文章,披露中共通过对外国新闻机构的培训项目,大规模收买亚洲和非洲国家记者,让他们跟随中共官方的口径,所谓“正面”地讲述中国故事。

文章介绍,中共国际新闻交流中心非洲、亚太分中心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推出年度计划,对访华的亚非记者进行培训。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欧亚大陆、南亚和中东也有类似的计划。如2019年2月27日,就有来自49个非洲和亚洲国家的50名记者,到北京参加国际新闻交流中心非洲、亚太分中心2019年项目联合开班仪式。

据悉,这些亚非记者们在接下来的10个月里,将参加包括中文、政治、经济学等一系列培训课程。他们将被安排与中共政府和公司高管进行面谈,报导高调的活动,并参加选定的中国新闻媒体的实习。这些课程资金充足,记者将被安置在北京市中心的公寓里,每月获得食物和娱乐津贴,并前往中国各地的热门城市和景点。

去年11月,印度网站“ThePrint”前驻华记者阿南特·克里希南(Ananth Krishnan)也曾披露类似的信息:从2016年开始,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十几个国家的亚洲记者,受到中共红地毯式的待遇:除了免费住在豪华的外交公寓和每月5000元的补贴外,还有每月两次机会免费各省旅游,上汉语课程,并在课程结束获得中国大学学位等。这些记者还得到其他外国驻华记者通常得不到的机会,访问中共官员和部委。但是,这些记者在中国期间不能单独旅行,必须有政府人员陪同,也不能报导人权、西藏、新疆等敏感议题。

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报导,至少有146个国家的3,400多名媒体工作者接受了中共提供的某种形式的专业培训。

评论文章引述专家说,中共当局的目标是控制事情的报导角度,和让其权力和治理合法化,改善形象。从长远来看,中共的这种做法将会威胁到西方的新闻规范。

文章举例,一位2017年接受中共培训后的菲律宾记者,在为菲律宾新闻社撰写报导时,其称赞北京的语调直接就是使用中共的宣传语言。不过也不是每个参加这种培训的记者,都会改变自己报导中国(中共)的原则。

来自肯亚内罗毕《商业日报》的记者Otieno,曾于2017年9月前往中国接受培训。他介绍,记者的办公桌上每个星期五都会出现一份《中国日报》,“我没在那份疯狂的报纸上看到过一个负面的故事。我会把它带回家给我的朋友,用来包裹肉。我告诉那个送报纸的人,‘伙计,再别把这份报纸带给我了‘。”

Otieno说,培训计划的协调人来自中共外交部。虽然表面上很友好,然而当你向他们提出他们感到被冒犯的问题,如“为何中国媒体不批评政府”时,他们的回答并不令人满意,“当然,我们知道他们正试图改变我们的看法,但他们不应该做得如此明显”。

Otieno还描述,当他从中国回到肯亚时,他的主编问道:“Otieno,我希望你没在中国被贿赂,回来写涂脂抹粉的报导。”他回答:“当然不会,我不是那样的人。肯亚公众希望看到艰难获取的,有调查性的新闻。“

另外,文章还披露中共近年来在新闻媒体的投入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企图影响西方媒体。如新华社计划到2020年建立200个局(美联社运营254个),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是为国际观众制作的CCTV,正在世界各地招聘。中共已经获得了一些外国媒体公司的股份,在某些情况下直接购买它们。

如今,中共外交官能够在外国报纸上撰写专栏文章。《中国日报》的英语内容可以在印度《政治家报》上发表,也可以在美国爱荷华州的《得梅因纪事报》上开辟专页。

不过,随着中美角力的层面逐步扩大及深化,美国采取了阻止中共在海外扩展大外宣的措施。去年九月,美国司法部已经要求两家中共官媒新华社和央视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根据相关法律,这两家机构在登记后,必须在播放和发表的材料中,披露真实的“外国代理人”身份;它们会失去参加美国国会新闻发布会资格,接触美国国会议员和其他美国官员的权利亦会受到限制。

(记者陈远辉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