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红色媒体变相入侵 非新闻自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25日讯】台湾万人集会反对红色媒体。媒体人指出,红色媒体已超出“新闻自由”范畴,更是对台湾民主发展的重大挑战。
“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

“我们在台湾这片天空下,已经有人影响我们,让我们的人不能讲话,讲真话的人要付出代价。我们来改变这件事好不好?(好)”

台湾数万人周日集会,拒绝红色媒体。

美国“詹姆斯通基金会”研究报告,披露中共渗透和掌控海外的中文媒体4种手段,包括利用全资或控股、商业和经济影响、买版面、安插人员等。

它不会打出中共官方自己媒体(的招牌),那样它就没有迷惑性和影响力了。它借助台湾媒体的面目出现,发挥所谓统战的功能。

旅美学者何清涟研究指出,受中共影响的台湾媒体,典型特征是全面哄抬中共,不再报导中共迫害人权等所谓“负面消息”;同时对台湾的公共事件进行扭曲报导。

例如2014年台湾爆发学运,反对和中共黑箱达成“服贸协议”;但部分台湾媒体,回避事件的主线和前因后果,而用偶发的花絮和丑闻做主线,对学生进行污名化和嘲弄。

这些亲共的红色媒体惯用几个手法,包括了灌输大量同质言论、洗脑民众;昼夜吹捧、夸张造神;歪曲事实、制造假新闻;收买商家、店家,只准看红色媒体。通过大量的、长期的亲共言论,达成台湾社会内部的言论同质化、单一化,让中共在台湾取得垄断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让台湾人民觉得麻木疲乏、觉得反抗也没有用,从而为中共全面并吞台湾铺垫舆论基础。

应对中共信息战,美国澳大利亚等先进国家,借助《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要求中共代理人登记注册,定期披露财务信息等。台湾也正在推动相关立法。媒体人也认为,红色媒体的做法,已超出“新闻自由”范畴。

真正的自由,是兼容并蓄地包容各种言论,彼此以“不侵犯他人自由”为界线。但红色媒体会通过新闻报导或法律手段,大力度攻击反对中共、反对他们立场的人,几乎是台湾版的文革批斗。实质上打压其他人的言论空间与新闻自由。这种挟著中共党国力量,来践踏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已经不只是自由民主的成长挑战,而是一种变相的、极端的入侵与社会颠覆。

胡平:共产党的所谓“锐实力”,怎样去克服它,这是一个新课题,需要拿出相当的精力才行。自由社会应该互相通气,找出更好的应对之策。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