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人斗,其乐无穷” 周、朱助纣为虐亦难逃魔爪

文/清辞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27日讯】网上有个帖:想起毛泽东,就想起了“三反五反”;想起毛泽东,就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想起毛泽东,就想起了大跃进、大饥荒、饿殍遍地、“牛鬼蛇神”、“走资派”;就想起了阶级斗争、“造反有理”,打倒反革命;⋯⋯想起了很多。我再加上一条,想起毛泽东,就想起了“与人斗,其乐无穷!”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公有领域)

权力斗争中,嗜杀好斗的毛赢了。彭德怀、刘少奇、贺龙、陶铸等被斗死了,无数的人被斗倒了,林彪周恩来、朱德等被谋害除掉,死在他前面了,唯邓小平多次逃脱,以致毛临死前留下血腥遗言:批邓要继续⋯⋯邓跳将出来,就彻底打倒,让他去见刘(少奇)、周(恩来)(那时他们都已死)。

尽管打倒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毛还是担心死后,自己一手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被推翻、推倒,对有威望有能力的人,如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很忌惮,不希望见到他们死在自己之后。

毛延误周治疗两年多,并背后捅刀,周手术后不久饮恨而逝

2003年4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的《晚年周恩来》一书里,作者高文谦写道,1972年5月,周被查出膀胱癌,毛通过汪东兴下令要“保密”和“不开刀”。医疗组对此很不理解,提出周的病变尚在早期,如及时手术,治愈率很高,而一旦错过了治疗时机,后果严重。

而在接下来的九个月里,“主席指示”令周没有得到任何检查和积极治疗。直到1973年2月病情加重,周排出大量鲜红色血尿,才告以实情。3月10日,周第一次做了膀胱镜检查,汪仍根据毛的指示,阻止医疗组对周进一步检查治疗;在邓颖超鼓励下,医生暗中违抗毛的旨意,用电灼术烧掉了部分癌细胞。拖到1974年5月,周的癌细胞已在体内扩散转移,医疗组再次提出尽快住院动手术,张春桥代表中央政治局驳回了医疗组的请求。

经过长征抵达延安的周恩来(公有领域)

直到1974年6月1日,在“主席指示”使手术整整拖延了两年多后,周才终于住进了解放军305医院,当天进行了手术。手术虽然成功,但为时已晚,不久复发,再次手术,连续进行了13次手术,周某被折磨的只剩一具骨架。

周恩来的侄子周尔鎏出版《我的七爸周恩来》一书,提到邓颖超曾向他讲述周恩来去世的真正原因,其中之一是“没有得到及时的手术治疗”。

面对已病入膏肓的周,毛没有手软,将他和邓批成“投降派”,背后捅刀。周为此心情沈重,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治疗,在最后期间的一次手术前,就在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间,周恩来突然用力大声喊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以此向毛讨还自己在政治上的清白。

1976年元月8日,被癌细胞吞噬、油灯耗尽的周、毛的帮凶极其痛苦的离开了人世。生前奴颜卑膝,助毛为虐,虐杀、暗杀、灭门异己,死前被主子抛弃,也是他多行不义、杀人如麻的报应。

朱德为中共效力,被毛害死,三代不得善终

朱德曾与毛并称“朱毛”,被中共视为军、国主要缔造者、创始人及领导人之一,位高权重。1959年庐山会议,因肯定彭德怀积极的一面,被毛批评。文革期间,被毛定位为“中国头号大军阀”,被红卫兵揪斗,勒令交代反毛罪行。其妻康克清亦被戴高帽批斗。

朱德像(公有领域)

1976年,朱德虽已年登九旬,健康状况却好过奄奄一息的毛泽东。1976年7月6日,朱德突然病逝。官方解释是,6月21日,朱德被安排于下午两点半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马尔梅弗雷泽,却推迟了两个小时无人通知,导致朱德独自被大会堂的空调冷冻了一个小时,引起感冒并发症而亡。

2003年3月《北京之春》刊登过澳大利亚的不锈钢晓刚的文章“朱德之死”,讲述了同样情况,但提到两个重要细节,一是朱德发病住院当晚,医院却无法从中央保健局调来病历——两天前病历被人神秘调走。二是朱家觉得事有蹊跷,要求查证,却得知那位给朱德治病的当班医生,已经突然死亡。

文章最后写道:“朱家总觉得朱死得不明不白(可能是捕风捉影),康克清总说,汪东兴一日不开口,真相一日不得白。此话系朱家子弟所说,亲耳所闻,姑且听之。”汪东兴是毛泽东亲信,当时任中共中央警卫局长。朱家暗示朱德死于谋杀。

《同舟共进》2012年第7期发表周海滨采访朱德儿媳赵力平的口述,谈到她的女儿朱新华(朱德孙女)是医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来,说朱德打这个针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坏。康克清就跟医生说这个药是不是换换,他们不听,说是专家组织的意见。1976年7月6日,十多天后,朱德不治身亡,终年90岁。

还有一种说法,1976年7月6日晚,身体健康的朱德在家中离奇地“触电”,警卫侍从急送医院抢救,途中“碰巧”与一辆十二吨载重卡车相撞遇险。

据报,以毛偕四人帮为首的朱德治丧委员会规定,7月11日的朱德追悼会上,谁都不准瞻仰朱德的遗容,参加朱德追悼会的中央领导、生前战友、亲朋好友均遵守这条“铁的纪律”,只有二个人不遵守“纪律”。一个是从朝鲜专程赶来奔丧的金日成,另一位是福州军区司令皮定钧中将。

作为朱德元帅的老部下,皮定均对朱德的去世很悲痛,他揭开朱德身上覆盖的党旗,只见朱德面容发黑,裸露的双手也焦黑,这是身中剧毒的典型症状。他心中有了数,次日不声不响带了秘书、警卫和陪送的保卫毛的8341部队警卫乘专机返回福州。据称飞机飞临福建上空时,座机撞向漳浦县境内的灶山,机毁人亡。1976年7月14日,全国各大报纸刊登了新华社发布的皮定均座机撞山身亡、不幸殉职的消息。

皮定钧中将(公有领域)

定居香港的皮定钧事件目击证人陈老先生打破了沉默,在香港揭露出三十多年前惊人的事实真相。陈老先生是福建漳浦人,当年工作于中南海内的中央专案组。皮定钧座机撞山时他正返家乡探亲,目击了漳浦灶山的搜山行动。

皮定钧遇难那天天气晴朗,灶山仅高四百公尺,正常飞行不会撞山。事件发生后漳州军分区派出五十多名军人会同漳浦公安局长以及二名苏联专家(飞机为前苏联制造)在十多公里范围内地毯式搜山,搜遍一草一木难觅撞山痕迹。机上除皮定钧外,还有皮的长子皮国宏、秘书和卫士三人,正副驾驶员以及8341部队二人,共九人。除正副驾驶外,其余七人中有六个人的佩枪曾经开火。陈老先生宣称,必要时他会挺身而出,为这一历史事件作证。

朱德除本人死因可疑外,其独子朱琦在文革中也遭迫害,于1974年病逝,终年50多岁。其孙朱国华在1983年邓小平发动的“严打”运动中,以“流氓罪”被枪决,死时25岁。据悉,朱德早年留学德国时,本是国民党党员,后来却秘密加入了中共,并因参加共产党活动,被德国当局驱逐出境。朱德三代不得善终,正是其错误选择背弃国民党而投奔效力共产党的最终结局和报应。

毛死前暗杀邓未遂,汪东兴立功?毛临死都没停止害死邓的念头

毛死前两个月,1976年7月某日,邓小平接通知,被安排到河北省承德避暑山庄避暑。邓知道毛没安好心,表面答应,临到去的那日突然以要到医院复查身体为由而未去。安排送邓到承德的日制小旅行车,后被调配到国防部专用时,经检查,发现前轮轴已断裂,在公路行驶时,随时都会翻车燃烧。

汪东兴说是他立的大功,他当时曾通知邓,除非有他的通知,否则千万不要外出。汪是毛的大管家,这更从侧面得知,毛在死前想把所有不放心的人除掉。

邓小平(1941年)(公有领域)

毛临死前说:我死后,汪东兴会兴风作浪。二月(指所谓“二月逆流”)一批老帅还在等时机、看气候,他们会翻案,要推倒文化大革命。邓小平在党内、在社会上有基础,有能量。批邓要继续,不能掉以轻心。不开除出党,留个反面教员,能争取一大批。邓哪一日跳将出来,就彻底打倒,让他去见刘、周。

刘、周那时都已死,所以毛的这个遗嘱很血腥,临死都没停止害死邓的念头。据悉,文革中,毛几次要害死邓。从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期,邓小平遭遇过七度暗杀,都与毛有关。

1969年10月21日,邓被遣送到江西省新建县望城岗一废弃的步兵学校软禁。第三天,多名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冲入该校,朝邓住所乱枪扫射,误射看管邓的警卫班,警卫人员当即反击,多名武装人员被击毙。

1973年2月20日,中央办公厅派苏制“伊尔14”飞机到江西,接邓返京等候分配工作,但江西省军区又接紧急通知,安排邓乘坐火车返京,由军区参谋长率领一班警卫,加挂一节软卧车厢。结果,“伊尔14”飞机在飞返北京途中,在安徽上空解体。
1975年9月某日,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等人到山西省大寨召开并主持“学大寨”现场会议。傍晚,邓在秘书王瑞林、警卫陪同下,在山坡上散步,突然有人射来冷枪。警卫朝放枪黑影还击,枪手逃脱。

1976年4月某日,毛借周死后“45”天安门事件,撤销了邓在党内外一切职务,把邓安排到北京军区玉泉山招待所五号楼一层软禁。傍晚,邓被软禁的一层,突然电源短路起火,一层全被烧毁。当晚,邓小平被安排学习,然后由叶剑英部署的警卫陪同去浴房淋浴,避过一劫,后又搬回城内住宅。

毛魔终于去见了阎王

中共参照苏联克格勃模式成立了由周恩来、康生指挥的中央特科,俗称红队,开创了用暗杀、灭门等特工手段对付党内反对派和解决党内矛盾的先河。阴谋家毛醉心于发动“群众运动”,并“其乐无穷”,很具魔鬼“素质”,其发明用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的方法,在思想上、精神上翦除党内异己和反对势力。同时,暗杀和灭门依旧是党内斗争在绝密状态下采取的终极手段。

毛泽东(网络图片)

毛斗争了别人一辈子,自己终于成为孤家寡人,且怕死得很。据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书中叙述:
“毛弥留之际,张玉凤对我说:‘李院长,主席问您还有救吗?’

毛用力点点头,同时慢慢伸出右手抓住我的手。我握住他枯槁的手,桡动脉的搏动很弱,几乎触摸不到。两侧面颊深陷,早已失去了他以往丰满的面容。两眼暗淡无神,面色灰青。心电图示波器显示的心电波,波幅低而不规律。
⋯⋯
虽然我心里清楚毛毫无希望,我仍试图安慰他。⋯⋯
⋯⋯
我弯了腰对他说:‘主席放心,我们有办法。’这时有一痕红晕在毛的两颊出现,两眼顿时露出了刹那的喜悦光彩。接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两眼合下来,右手无力地从我的手中脱落,心电图示波器上呈现的是一条毫无起伏的平平的横线。我看看腕上的手表,正是九月九日零时十分。”

毛魔终于去见了阎王。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