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这两个典型特征,他是当代第一大奸

文/清辞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文化网“预言与传奇”栏目有连载文章《逆天而为痛悔迟》,其中第四十二集《逆天而为痛悔迟42:逆天诅咒定,盛世梦未空》一文中,提到了管仲的识人标准和奸人的两个典型特征,读后很有感触:

1.做事有时完全违背人间情理,没有情理底线(这种人容易突破道德底线);
2.阿谀奉承,善于伪装;

管仲,春秋时期齐国宰相,为齐桓公成就霸业立下大功。公元前645年,管仲病重,临终前奉劝齐桓公远离宠臣易牙、竖刁、开方三人。齐桓公不解,认为此三人对自己忠心不二。

管仲像(公有领域)

易牙是齐桓公的厨子,桓公有次说:唯有婴儿的味道没有尝过,易牙就把自己三岁的长子杀了,蒸肉献给桓公;竖刁是齐桓公最亲信的宦官,为了贴身服侍桓公,自行阉割;开方,是卫国的长公子,放弃卫国储君不做,侍奉桓公15年不回家探亲,连父亲去世都不回去奔丧。对这三个人所表演出的一脸忠贞,齐桓公十分感动。

然而,管仲帮齐桓公分析道:人情没有不爱自己儿女的,易牙对自己的儿子都不爱,能爱您么?人情没有不爱自己身体的,竖刁对自己的身体都不爱,能爱您么?人情没有不爱双亲的,开方对自己的双亲都不爱,能爱您么?

此三人违反正常的人情、人性,实是无情无义之奸佞小人。齐桓公听从了管仲的建议,废掉了他们的官职,然而不久,因离不开他们又重新起用,一年后,桓公被他们禁闭一屋,断了饮食,饿渴而死。齐国陷入内乱。春秋霸主就这样屈死于奸人之手。

中共第一代总理周恩来,在中共腥风血雨的长期残酷权斗中,几乎是中共高层唯一的“不倒翁”。为了自保和权利,他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见风使舵,陷害忠良,不惜牺牲做人的原则和人格底线。其骗术、演技、奸诈、冷酷、凶残无人可比,逢君之恶、欺世盗名登峰造极。按照“不合人情,突破情理底线”和“阿谀奉承,善于伪装”这两个典型特征,他不愧是当代第一大奸。

奸贼周恩来(网络图片)

一、不合人情,突破情理底线——为表忠心,奴颜婢膝,肉麻吹捧,六亲不认

据史料披露,周恩来紧跟毛泽东,在各种场合高喊毛“万岁”,指挥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胸前佩戴毛的“为人民服务”胸章。此外,为表效忠,周还习惯性对毛下跪。1943年11月底一次会上,周恩来向毛泽东沉痛检讨,突然向毛下跪,连声说:“我认罪,我认罪。”毛一惊,厉声骂道:“你这不是骂我是封建皇帝吗?”周说:“主席的确是中国革命的皇帝,我和少奇同志都一致同意的。”

毛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提到,一次检阅前,周跪在毛面前解释检阅车行经路线。毛站在地图旁,一面吸纸烟,一面听周解说,态度带着一些嘲讽,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还有一个记录片,毛周接见外宾,外宾走后,毛坐着,周跪在毛面前的地上,双手托著外宾留下的礼物让毛观看,翻译王海蓉就站在旁边。

除了下跪,周还会痛哭。遵义会议上,周恩来坦承中央领导的失败,坦承自己的错误,推崇毛泽东的指挥才能。他痛哭失声,要求中央处分自己。他本来是遵义会议的主要批判对象,但他出色的表演使他从被告一变而为控方(毛派)的证人。

文革中,为保住自己性命和地位,周恩来唯毛泽东马首是瞻。毛要打倒谁,周就出卖谁、打倒谁,甚至连亲弟弟也不放过。李肃在“回首文革”中写到,文革前期干将周恩来“恶毛之所恶、打毛之欲打”。

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刘少奇、贺龙、彭德怀、陶铸被迫害致死,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邓小平、林彪冤案等等,周恩来都直接插手。(阮铭《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

原总政副主任关锋(后在王关戚事件中被隔离审查)曾说周忽左忽右。当群众批判某个人时,周通常会保他;可是当周知道毛也对这个人有看法时,就会很快转过来,批判起来比别人更起劲,上纲上得很高。(《戚本禹回忆录》)

1971年五一之夜,周恩来侧目观察毛、林。事后摄影记者被周大骂一顿。(公有领域)

林彪是毛的接班人,周也大拍林的马屁。1967年9月9日在工人体育馆举行纪念秋收起义40周年大会,周发言:“我要告诉你们,八一南昌起义,不是我周恩来领导的,是林副主席领导的,我周恩来不过是参加了而已。⋯⋯”南昌暴动明明是周自己领导的,为了讨好和突出林,他竟如此肉麻和赤裸裸。

在这次大会上,周还用一种歇斯底里的态度,向毛、林宣誓效忠:“同志们,⋯⋯你们热爱毛主席,热爱江青同志,这是完全正确的。⋯⋯我周恩来热爱毛主席的心情不比你们差——我周恩来一生犯了许多错误,但我是拥护毛主席的,拥护林副主席的。不信请同志们看一下,我周恩来的心是红的。”说着,周突然撕开衬衣,露出胸膛,不知给他一把刀,他会不会给自己来一刀、开膛⋯⋯

林彪死后,毛和江派人去抄家,发现了周、林之间二百多封书信来往,其中周对林的效忠之词达到肉麻的程度。为了向周示好,巩固江周同盟,江青下令把那些信全部烧毁。周感激江,投桃报李,更对江大量支持。

周讨好江青,连人格底线都不要,完全成了江的臣民甚至奴仆。甚至政治局会议可以不开,跑去研究江的马桶。一次中央碰头会上,护士给江青端来药和开水,江青喝了一口,随手把杯子往地下一扔,扭捏作态,大声喊道:“哎呀,不得了,护士想用开水烫死我!”护士又送来一杯开水,周恩来亲自用手在杯子上摸了摸,才对江说:“开水不热,请吃药吧。”(《邱会作回忆录》)

1966年12月26日,江青周恩来康生接见红卫兵(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周不但讨好江,还大肆吹捧江。江青秘书阎长贵在《1967年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一书回忆:“在文革中,总理说了很多赞扬江青的话。‘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就是首先由总理喊出来的。”在1968年3月23日晚的大会上,周恩来甚至喊出“江青万岁”的口号。

为了不得罪江青、保护自己,周恩来六亲不认。1968年3月18日,周与造反派在大会堂开会,江青进来当着周和众人的面,气势汹汹地骂道:“总理,成元功(周恩来卫士长)是你身边的一条狗,孙维世(周恩来干女儿)是你身边的一条狼!”

成元功因挡了江青的驾,遭她破口大骂和猜疑,周没有为成做任何辩解,反而将跟随他数十年的、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卫士长亲自送到江青手中,任其残害,导致成元功被逐出中南海警卫处,送去劳动改造八年。

为保全自己,周亲自批捕孙维世。孙维世后来在秦城监狱受尽凌辱折磨致死,年仅47岁,死时全身赤裸,布满伤痕,四肢被手铐和脚镣紧锁,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剥光衣服轮奸,死后家人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一颗长长的钉子。

孙维世(公有领域)

1968年,江青把揭发周恩来弟弟周恩寿的材料撂给周:你看着办吧。周批示:立刻逮捕周同宇(其弟字同宇),并注明周同宇家里有多少人,地址在哪儿。

二、阿谀奉承,伪装造假

周外表“温情”,其实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杀手本色欲遮还羞:制造震惊中外的“万人坑事件”、参与毛对AB团的大屠杀,暗杀“动摇或叛变”的中共党员、制造顾顺章灭门惨案、屠杀人权先驱遇罗克……。

1955年4月11日下午,周的专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后爆炸,周预知对他的暗杀行动,秘密乘坐另一架飞机“金蝉脱壳”,为了自保和迷惑对手,让机上11人做他的替死鬼;与之手法相似的还有叶挺飞机失事事件,叶挺全家乘坐美军专机投奔延安,途中飞机失事,全机17人无一人生还,唯独周坐另一架飞机,安然回到延安。

周曾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对王光美说:“光美同志,要经得起考验啊。”一腔慈悲为怀的声调。“语重心长”不久,周就对她发出了逮捕令,在刘少奇的“罪证材料”上批示:“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此人该杀!”,在王光美名下写上死有余辜。批语之后,还有更丰富的:

“我们要首先欢呼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的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没有这场大革命,怎样能够把刘贼及其一伙人的叛党卖国、杀害同志的罪状,挖得这样深,这样广?当然我们还要挖下去,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不能失掉警惕,如果挖不完,我们要交给后来人!我们要万分感谢林副主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王光美(公有领域)

王光美刚从秦城监狱出来时,周的欺骗性使得她一度信任,甚至在她孩子写的纪念父亲的文章最后,说:“总理,你真好。”然而谎言欺骗的了一时,欺骗不了一世。90年代,有一部王铁成主演的、讲周恩来在文革时期的电影,王光美领全家拒绝观看。

庐山会议几个月前,周恩来还对弄虚作假的粮食产量数字表示关注,认为“那些谎言是基层迫于上级的压力编造出来的。”庐山会议期间,周还对彭德怀说钢、铁、煤的计划不能完成,运输是个大问题,木材、化肥、粮食继续紧张。更重要的是基建。还有机械、财政、金融、外贸……可是,在庐山会议上,受到毛的特意点拨之后,周却对此保持缄默。

彭德怀当时就问周:“这些情况为什么不到大会上去讲一讲呢?”周恩来支吾其词地说:“开始就讲这些困难,像诉苦会了,误会成泄气不好。”彭德怀不由感叹:“你们这些人真是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奸巨滑。”只剩下彭德怀站出来大揭毛泽东的大跃进错误。

1961年,全国人口经统计减少了几千万,汇总材料只报周和毛两人。周看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销毁,不得外传。不久周再次打电话追问:销毁了没有?得到确定答复后,周才放心。为了掩盖毛的弥天大罪,周鬼鬼祟祟,不遗余力。

大饥荒发生后,周巧舌如簧的宣传中国是世界上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国家,喋喋不休地造谣“自然灾害”“苏修逼债”造成了全国大饥荒,却一直回避“到底饿死了多少人”这一锥心刺骨的问题。

去世前半年,周被扩散的癌细胞折磨得只有61斤,还写信“恳请主席……早治眼病”,表其“寸心和切望”,表示自己“要保持晚节”;给毛的小蜜张玉凤附张便条,央求“您好”的“玉凤同志”在“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有党内资深人士说,周是没有原则的一条老狐狸。他不是为民当差,而是毛的家臣奴仆,为毛当官,认毛为主,为毛放弃原则、奴颜婢膝、逢君之恶、为虎作伥。他勤勤恳恳的当了一辈子中国的大管家,一辈子让国民忍受食不果腹的日子,一辈子循循善诱,劝导民众逆来顺受,忍受中共迫害邪毛淫威,“人民的好总理”做到这个份上,有这样“高”的政治觉悟,还有谁比他更好,还有谁比他更能装。

周恩来虚伪奸诈的一生一直保持到死,为取悦其主子毛泽东,临终仍在演戏,却得到同党兼对手江、毛一句“貌似忠贞实属大奸”的评价。这就是丧尽天良的一代奸相周恩来的最终下场。

《管子》曰:作假的不可能持久,掩盖虚伪也不会长远。活着不干好事的人,也一定不得好死。(“务为不久,盖虚不长。其生不长者,其死必不终。”)

时势造英雄,也造奸贼,周是见风使舵、奸诈做到极致,唯一陪邪毛周旋到死的人,是一个“宰相位、奴才相”的下贱奴才,也是一个欺骗了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的大骗子,其奸诈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代第一大奸是也。他也因此而成为历史的千古罪人。

(责任编辑:张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