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 瘟疫亦避贤德之人

文/君子兰

晋朝隐士庾衮,为人勤俭好学,对亲人亦以孝见称。庾衮的父辈多任官,高贵显赫,侄儿庾亮兄弟都在东晋朝中历任高位,侄女庾文君则是晋明帝的皇后。只有其父坚持贫苦简约,庾衮自己也一生未出仕,而以其品德及行为得到众人亲附信赖。

庾衮父亲死后,庾衮织竹筐售卖赚钱供养母亲。母亲去世后,庾衮在母亲墓侧住下来为其守丧。其家墓园有次被人砍了柏树,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庾衮就召集邻居到墓前自责自己德行不够,导致此事发生,众人听后感动涕泣,以后这种砍树之事再没有发生。

咸宁年间流行瘟疫,庾衮的两个兄弟都得疫病死了,二哥庾毗病危。面对如此严峻的疫情,父母、家人都外出避疫,只有庾衮独自留下来,不肯离去。庾衮自己在家尽心照料病重的兄长庾毗,调理汤药,昼夜不眠,每日还多次抚摸著亡者的灵柩痛哭不辍。

几十天后,瘟疫渐渐消退,出去避疫的人都渐渐回来,庾毗的病也好转了,而庾衮竟然一直没有患上疫病。父老乡亲都赞赏庾衮能坚持常人不能坚持的,做到常人不能做到的,感叹道:寒冬过后才知道松柏不会凋谢,庾衮做到了,才让人知道这疫病其实不一定会传染的。

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尼古拉·普桑(1594-1665),法国,1630年,公有领域)

隋朝辛公义在岷州当刺史时,当地人畏惧瘟疫,如果一人得病,全家人都躲开病人,父子夫妻互相不照顾,人们之间的恩义断绝,因此病人大多都死去了。辛公义对此感到担忧,希望改变这种坏旧的习俗。

辛公义派遣官员巡视考察他所管辖的区域,凡有病人,就用床和车抬来,安置到官署的厅堂。夏季暴发瘟疫时,病人有时达到数百人,厅堂厢房都挤满了。辛公义自己设置一张床榻,和病人睡在一起,从早到晚,对着病人处理事务,所得的俸禄都用来买药,为病人找医生治病,还亲自询问病情,劝导病人吃饭喝水。病人多数恢复了健康。辛公义这才召集病人的亲属说:“死生由命,怎么会随便传染?如果真能传染,我早就死了。”众人惭愧拜谢而去,民风从此为之改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