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探望江天勇 大陆律师遭警察喷辣椒水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3日讯】在中共“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中的律师江天勇,虽然今年2月28号刑满获释,但他一直被当局软禁在河南罗山县父母家中。6月30号中午11点左右,大陆三位律师前往江家探望江天勇,出来后遭到国保拦查,三人被带进派出所。其中任全牛律师国保近距离喷射催泪喷雾,右眼严重受伤。

任全牛律师7月1号告诉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江家附近有一群人疑似便衣,他们一见三名律师,就围上来阻拦,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三位律师认为这些身份不明的人随意查看别人的身份证,属于违法,因此没有出示。

大陆人权律师任全牛:“我们聊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出来准备去吃饭。然后走到那个街边上,有当地派出所的好些人,然后也要求查身份证。让他出示证件(他)不愿意出示,一晃过去了。我们说没看清,提出这样的质疑。他们就认为我们不配合,就把我们强行带到派出所。”

任全牛、常伯阳、马连顺三位律师被当地派出所带走,在不同的房间问讯。任全牛律师表示,问讯他的警察“杜胜”,态度非常蛮横无理,收走他随身带的包,仍要他出示身份证。任全牛律师拒绝出示,杜胜突然动手。

任全牛:“我背着手和他说话,这样我两不到一米。然后他就突然拿过那个催泪喷雾的东西,就是辣椒水吧,喷得我满脸、上身都是。瞬间,我要不是很坚持自己保持一个动作,意志力坚定的话,我肯定就摔倒了,那已经是很难忍受。”

大约半小时后,在马连顺律师的要求下,警方才允许任全牛律师去清洗。

任全牛:“这中间十分痛苦,它有一种灼烧的那种灼热感、刺激,中间还大量的出汗,很严重。当然,就是清洗过以后更严重、更难受。我看了一下时间,至少在一个半小时左右,我的眼睛逐渐的敢睁开了,但是也不是说能够看得很清楚。”

当天,三位律师被非法限制自由七个多小时才获释。任全牛律师的双耳、双臂、双手直到晚间,仍然有灼热感。在他接受采访时,右眼仍然红肿,疼痛。

任全牛律师说,他们只是和江天勇律师寒暄聊天,但警察却表现出任意执法,没有法律和规则意识。

任全牛:“中国内地现在风声鹤唳的感觉。因为他们觉得江律师可能是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所以说把他要严格看起来。还有一个方面的问题,可能是北京那边的一个安排,但不见得会有多么细节性的管控那么严,但是专制体制下,越到下边,他就做得更过。”

江天勇出狱近四个月以来,一直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连他的小腿、双脚出现严重水肿,准备去信阳医院看病,也遭到二十多名国保的围堵,没能成行。

任全牛:“这跟那个严格的法律上那个监视居住也没啥区别了。但是就是他这个身体状况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他也说了,就是自己在(监狱)里面肯定是有瘦了,后来怎么又突然就是体重增上来了,然后就是身体出现这种浮肿,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也说了准备北京去看病,但是还不知道当地会不会放行。”

江天勇刚出狱时,腰椎受伤而且记忆力严重衰退,旅美法学学者滕彪曾表示,这明显是酷刑带来的后遗症。从“709律师”被释放之后透露出来的这些情况来看,基本上都受到了酷刑,包括不让睡觉、殴打、强制喂药等。

大陆前人权律师覃永沛:“江天勇在坐牢期间可能给他吃了那些慢性毒药的可能性还比较高。他不给江天勇去外面看病、体检。那说明江天勇的身体可能存在重大问题。如果给江天勇去外面看病,检查出什么问题出来,那可能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江天勇律师6月30号也在维权网发表文章,谴责罗山县公安局的这群身份不明人员滥权,并指出,他们长期非法对自己软禁、跟踪、骚扰,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