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香港太阳花攻占立法会 北京趁机干预?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4日讯】香港主权移转22周年,55万名香港民众再度挤爆街头,并且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等诉求。7月1号晚间,有多名示威者破门进入立法会大楼。随即港府谴责这些抗议者是极端分子,中共当局也声称,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外界质疑,这是一场有计划性的预谋,刻意制造暴力、运用暴力,让北京有一个合理化干预的机会。

香港人民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抗议潮持续来到7月1号晚间。当晚,在警察莫名的离开立法会之后,示威民众随即冲进立法会,“视死如归”地占领立法会。

示威民众晚间9点闯入立法会议场后,香港警务处随即发表短片谴责,紧接着特区首长林郑月娥在凌晨4点召开记者会,谴责示威者闯进立法会大楼是“极端暴力”行为,强调将会追究暴力行为。

有民众质疑,港府是否刻意设局让警察先行离开,再纵容所谓“暴力分子”闯进立法会,以此来扭转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还有人质疑:7月1号白天,冲击香港立法大楼玻璃门的那批人,到底是什么人?

香港教育大学讲师 黎明:“我不敢说一定是有空城计,但是这些疑点放在一起,也让人不得不去怀疑,这个做法是有点奇怪的。大家在推测这个原因,也许就是为了打一个舆论战,把这些可能对公众来说,比较容易被理解为示威者很暴力,肆意破坏,这样的一种画面呈现给公众,使得运动比较失去民心,或者失去舆论的支持。”

从6月初以来,港府没有积极回应港人的诉求,也没有撤回修例,群众示威冲突一再爆发,外界质疑,中共是否刻意冷眼旁观。

美国之音报导,中国军网声称,中共军队驻香港部队6月26号出动陆海空三军部分兵力,在香港海空域举行联合巡逻及搜救演习,重点考验提升紧急出动、临机处置、联合行动等作战能力。有分析认为,这是对港人的“武吓”安排。

网路自媒体《天亮时分》主讲人章天亮认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如果出现暴力,在政治上,对中共政权有利。群众占领立法会,给了北京一个合理化干预的机会。

网路自媒体《天亮时分》主讲人 章天亮:“因为当这个暴力出现的时候,政府就可以合法的动用相应的暴力予以回击,而由于民众和政府掌握的暴力是不对称的,所以它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民间伤害,当然政府那边也会有损失。”

香港立法会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静对德国之声说,虽然7月1号晚上示威者在立法会的行为十分暴力,但各界也应该试图了解他们为何会有如此绝望的表现。

毛孟静表示,年轻人试图指出问题,但香港政府却轻易地忽略这些问题,并试图扭转社会对整个反《逃犯条例》示威游行的论述,将责任都归咎于这些年轻的示威者。

黎明:“那些年轻人进去以后,他们的破坏也是有选择性的,并非无差别的破坏,他们主要针对的是具有象征性的对象,比如立法会当中某些他们非常不认同的人的画像。其实他也是为表达这种对于政权漠视民意的愤怒。”

一位在立法会的采访记者在网路社交群组脸书上,分享她当天晚上在现场看到的情况。她说,这些被政府形容为暴徒的学生,尽管攻占立法会,但他们不忘自我克制,不但张贴纸条要大家保护文物,图书室也是完好无缺。拿走餐厅冰箱的饮料留下钞票,并写上“我们不是贼人,不会不问自取”。

这名记者认为,虽然年轻学生使用了武力,破坏了建筑物,犯了法。但他们没有肆意破坏。所有的破坏,都在展示他们对世道、对制度、对政权漠视他们声音的不满。

黎明:“我还是要强调一点,整个过程当中,所谓的暴力,可能就是要看它的程度是怎么样,而且它的使用暴力的目的是什么。”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林宗弘,接受台湾中央社采访时表示,香港“雨伞运动”后,香港年轻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举例说:从年轻议员被取消资格、“占中九子”被判刑,再到香港本土派“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被当局以“暴动罪”判重刑。面对年轻人争取民主,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回应却是将他们判刑,和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对他们来说,“官逼民反”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条路。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