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川习会后 川普记者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6日讯】中美贸易战后第二次川习会在日本大阪举行。针对中美贸易战和华为等问题,双方进行了磋商,美方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的关税,并且对华为有一部分解禁。外界对此也有各种猜测和解读, 不过,美国总统川普在6月29日的记者会上,对中美贸易战等问题作出重要讲话,并回答了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

川普说:“我想说(G20峰会)这些会晤都很好,我猜其中多数人感兴趣的是与中方的(会晤)。我们的会晤很棒,我刚就职总统不久就和习主席认识了。你们当中许多人都在场,一年前(我们)在中国会晤时。我从没见过那种场面,很好看。我们昨晚共进晚餐时还说这事呢,有习主席和我们这边的一些人。那真是不可思议,在北京红地毯为我们大家铺开,为了他的国家,也为了我们国家。

我们会晤得很好,我们还会继续谈判。我承诺至少在当前,我们不会解除对中方(已有)的关税,也不会加征巨额关税,对剩下大约3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会和中方合作磋商剩下的议题,看是否能达成协议。

中方将开始,他们将会寻求我们的意见,花钱买我们的农产品,甚至在磋商期间就开始,花钱给我们中西部伟大的农民们。我叫他们伟大的爱国者,因为他们名副其实,他们是爱国者。中国将购买大量的食品和农产品,他们很快就会这么做,几乎是立即就开始。我们会给他们一个清单,希望他们购买的清单。

我们的农民将受益最多。如果你看看过去十五年农民的境况,在我就职前,农场和农民日子不好过。你看统计曲线下跌得很厉害,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很糟糕。”

《福克斯新闻》记者 John Roberts:“你能否谈谈与中国的谈判进展如何?因为中国(中共)官员对福克斯新闻说他们不会做任何让步,除非取消所有关税。他们还想解禁华为。”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讨论了很多其他事情。我们谈到了华为。我说,“我们必须要把这事留到最后。我们要等等看。”不过,我允许的事情之一是,很多人会感到惊奇,我们运送、卖给华为大量产品,他们用来制造了很多东西。我说可以,我们将继续出售那些产品。这些是美国公司,约翰(福克斯新闻记者),他们制造产品。事情非常复杂,顺便说一下。需要很高的技术。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能做,而且唯有我们才能做。只有我们才有这技术。我们在硅谷所做的其实很了不起,没有人能与之竞争。我同意——这很容易——我同意让他们继续出售产品,美国公司可以继续(出售产品)。他们遇到一些困难,这些公司不太高兴,因为无法出售(产品),而他们与华为的潜在问题没有关系。所以我允许了。

我们谈到了教育和学生。有人说中国学生进来更难了。如果是这样,有人这么看,但我不这么看。我们想让中国学生来,利用我们优秀的学校,优秀的大学。他们有出色的学生和非常宝贵的人才。我们确实讨论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重点议题提出来了,我说就和其他人一样,和其他国家一样(对待)。

我们也谈到,我们在看如果你大学毕业,因为我们的大公司,我们谈到硅谷和其他地方(的公司),我们国家在这里有问题,你从我们国家最好的学校以第一名毕业,他们说你得离开,我们不要他们。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称其为“聪明人豁免”。我们会解决,让他们不仅能留下,而且还能拿到绿卡。我们想让这些人留在这里。

《福克斯新闻》记者 John Roberts:“但是,你是否担心,像他们之前一样,大部分都进行完了,中方说:我们撤回——”

美国总统川普:“那有可能。不过我们继续征收关税,他们也要买农产品。所以,不过那也有可能。这不是说要达成协议,但他们想要达成协议。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们能达成协议,那将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和中国达成过协议。我们有的是巨额赤字,往中国投入了巨大数额的钱,每年5000亿美元。我是说,不只是顺差和赤字,我说的是协议、现金。从来、根本就不应该允许这样的事发生,而过去数年来所有的总统(都没做到)。”

上海广播电视台记者 Ching-Yi Chan:“能否分享一下你这次与习主席的互动细节?”

美国总统川普:“关于你问的问题,习主席是个出色的领导人,是个聪明人。你比我更了解,他可能是中国近二百年来的杰出领导人之一。我们谈得——他很强硬,但很好,我们关系非常好。我说了,“我们不能让美国损失这么多钱,用来建设中国。必须是公平的协议。”他理解这一点。

不过,如他所说,“没人来找过我们”。是这样。没有其他总统找过他。本来应该(去找他)——我当总统期间就好办多了,不只是这个原因,还有很多其他原因。好办多了。但我不想让它轻易就达成,要看时机。我有机会完成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所以我们正在和中国达成协议,或者说我们正在尝试。如果不成,我们就返回来——我们有巨大的成熟领域,有大量的钱会进入我们国家。但我觉得再过一段时间——我不着急,我告诉他我要的是达成正确的协议。事情非常——我不想说错综复杂,但非常棘手。

但同时我想,我们的农民最终将受益最多。我对农民——因为他们确实损失了一定数量的钱——我去找了农业部长Sonny Perdue,我说,Sonny,最好的一年,中国在我们的农业方面花了多少钱?买我们的农产品?他说,最多的一年是160亿美元。我说,那好,我们现在每年征收的关税远远超过这些。

我从关税中拿出160亿,基本来自那些关税,把它分给蒙受损失的农民,因为他们被用来作人质,好让中国得到有利的协议。

但最后,农民将受益最大。我已经明白了,中国瞄准了我们的农民,因为他们知道农民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我爱他们,我想他们也爱我,细想是这么回事。有160个亿啊,那是很多钱。我把它从关税里拿出来,正在分发(给农民)。

农民太高兴了,异常高兴。我请他们坐在桌边,很多农民,大约五周前,他们说,我们不要钱,我们就要公平的环境。我说,你们说的对。多数人想要钱,他们会拿,只要你想给他们就拿。

农民在很多方面自成一类,他们不想要补贴,他们不想要救济,他们只想要一个公平的环境。他们是了不起的人,就像我说的,他们是了不起的爱国者。”

记者 Jennifer:“我能问一下你和中方的磋商,以及双方就华为达成的协议吗?”

美国总统川普:“可以。”

记者 Jennifer:“你同意了华为和美国公司可以互相出售产品吗?”

美国总统川普:“美国公司可以把设备出售给华为,我说的是那些没有涉及重大国家紧急问题的设备。不过美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出售设备。我们在硅谷和其他地方有许多了不起的公司,它们制造非常复杂的设备,我会让他们卖东西给华为。”

记者 Jennifer:“就是说,双方就华为(禁令)展开磋商,(美方)欢迎(中国)留学生,暂停关税,中方则同意购买更多农产品。那这是一个倾向于中方的协议,还是中方做出了更多的承诺?”

美国总统川普:“并非如此,我们同意——有关中国,这其实是个好问题。我确实同意让我们的公司——你知道这关乎就业,我喜欢我们的公司卖东西给别人,所以我允许(向华为出售)。事情很复杂,不简单,那些产品不是轻易就能造出来的,没几家公司能做。

但(华为的生意涉及)巨额收入,我们的公司很沮丧。你知道,这些公司都是很好的公司,你知道这些公司,他们对此不太高兴。我们允许他们出售,原本是因为牵扯国家安全,但现在我们允许他们卖东西(给华为)。

我们同意把这件事留到最后谈,华为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同意暂时保留——留到最后谈华为。看看如何处理,要看贸易协议进行到哪一步。”

《金融时报》记者 Demetri Sevastopulo:“你是说你把华为从商务部的(进出口管制)名单中移除了吗?”

美国总统川普:“不,根本没有。没有,没有。我们会谈华为的问题,但我们也要让我们的公司出售设备。我们的公司制造价值数十成百亿美元的设备。不过我们还没和习主席讨论华为的问题。我想看看——我们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看看谈判的进展程度。我们必须——我们有国家安全问题,这对我是至关重要的,非常重要。”

《金融时报》记者 Demetri Sevastopulo:“但你是要把华为移除出商务部黑名单吗?”

美国总统 川普:“我们在讨论这问题,明天或周二我们会就此事开会。”

《金融时报》记者 Demetri Sevastopulo:“我的问题是,你说了很多中国经济和贸易操作问题,而且多有批评。但你对中国(共)造成的国家安全问题说的不是很多。”

《金融时报》记者 Demetri Sevastopulo:“你对于中国(共)的担心是什么?”

美国总统川普:“这不用说——我想这不言而喻。我是说,看看我做的吧,有谁做了我做过的事?我制裁了中兴,如果你还记得的话。那是我做的。那是个人协议,习主席打电话给我,要求我帮他一个忙,我认为这么做有重要意义。他是个大国的领导人,这对他非常重要,涉及到(中兴)员工所在地区以及他和该地区的关系。涉及到大约8万5千名员工,中兴当时几乎要倒闭了。他(习近平)同意支付12亿美元罚金和其他一些事情,包括更换董事会成员以及一些管理层的变动等等。中兴,你知道比华为要小很多,但还是个大公司,他们支付了我们12亿美元。

我是说,部分问题来自民主党人说的话,就算我赚了200万亿,他们也会说‘这很糟糕,多么糟糕的协议’。这就是政治,说来有些让人悲哀。

但你知道,我们拿到了12亿美元,我们迫其倒闭,又将其放生。我们迫使(中兴)做出一些调整,你也知道。他们对董事会进行了调整,也调整了管理层,还付了一大笔钱,他们还必须购买美国产品。购买美国产品对我很重要,是很大的一件事。”

中国商业新闻 记者:“问一下华为的事。你说你很快要讨论华为的实体(黑)名单问题。是否可能,你是说有可能要把华为从黑名单中移除吗?”

美国总统川普:“要什么?”

中国商业新闻 记者:“从实体(黑)名单中移除。可能吗?”

美国总统川普:“我不想现在谈这事。我是说,我们将非常慎重地看待这个问题。华为非常活跃,从我们国家来说,在情报方面,在情报界。我们知道华为的很多情况,但我现在不想说。我认为不合适讲。我要说的是,我们不想让它成为——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们不想让它成为主要议题,我们将留到后面(解决)。”

中国商业新闻 记者:“再问一个中美关系的笼统问题:你认为美国和中国应该怎么看待对方?我们是战略伙伴,还是敌人,还是什么?”

美国总统川普:“不是。我认为我们会成为战略伙伴,我们能够互相帮助。我想,最终我们能——如果制定出正确的协议,我们彼此会非常好。如果中国能开放,你们已经开放了很多,成了全球最大的市场。不过,现在中国没有对美国开放,而我们对中国开放了。这本来是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事。”

(文稿编辑:wendy  视频字幕:黄微)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