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13日讯】【今日点击】(石涛评述)(3513-1)

提要
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今天是7月14日,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在其他节目中能跟就跟上,那个今日点击一天做两集,根本跟不上了现在,根本跟不上。其实就是在有限的时间段里面,如果新闻我们都跟不上的话,你就知道事情的发展,那种更替的那种速度对吧,一圈一圈的这个速度。你可以解释成,你比如说一分钟等于60秒,这60秒我们看到的还是60秒,但它实际里面内在包含的东西,远远充分了很多,可是你就会感觉到忙不过来。60秒钟喝口水又上上洗手间,又找了个衣服,然后又打了个领带,我就说这意思,你给凑在一起了,那人就忙乎不过来了。那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一个时代,你可以把它叫做,这是一种自然的反应。

在现实的环境中人与自然是一体的。人为什么与自然是一体的,天地人。在早期节目中咱们说过,我说人文科学跟自然科学,人在所谓的社会科学当中,把人跟自然对立化,切开、对等,对立化,那是人自我膨胀、自私,是人定胜天的表现。

你现在社会科学,社科院都是这么分的,在大学里读书还这么分,那是人定胜天的另类表现,最大的愚蠢。那个东西成立,它的成立的本身就否定着天地人。这样越庞大的道理,越真实的道理,越在民间,他所有人都懂,所有人都看,所有人都看不懂。所有人都懂,天地人他不懂吗,对吧。

咱就说男女结婚的鞠仨躬,对不对,死了人了鞠仨躬,他怎么不鞠四个啊,对不对。说有的呢比较吝啬,弄一个。在南方很多上香的,说人死人了上一支香,对吧,上一支香,你到庙里去他上三炷香,他有他的说法。有上两根香的吗?你爹在后头,啪,一大耳光,傻小子啊有病啊你啊,没教过你吗。爹你教我什么呀?

得上三支。爹,为什么上三支?我哪儿知道啊,你爷爷就这么说的,完了,是不是。很多地方人死了你上三炷香,你疯了啊你呀,他就是个死人你别当神仙供。你看啊,说爹为什么,他死了不能当神仙供?废话,你怎么问这傻问题啊。那我不懂嘛,我哪儿知道,我知道我早不就告诉你。现在这爹也就这样,他也不知道 为什么,当初你爷爷就不知道,就这么说的,我以为就是天底下就这么流传。

但是你看那个西游记一开篇对吧,开天、辟地、造人,上来就这么讲的,子丑寅卯,人人都看。那段就不看了,都看三打白骨精去了,看那妖怪有多漂亮,看女人国去了,他看这个,是不是,他看这个。然后你看说封神演义,说中国拍过9次,9版,估计现在都超过9版了,因为湖南又拍了。拍过9版,说哪一版最好看。说你看那个,国内的评论就是那么说的,最好看的,就是看妲己跟这个纣王怎么演的故事,他就这个,在看妲己跟纣王你怎么演故事。说夫妻俩口子在那,看着还有来有去的。其实那是妖怪吸男人的精华。纣王因为妖怪,把自己的这个结发之妻全都废了,用炮烙给毁了,殷郊、殷洪的母亲对吧。阴邪之力,妖怪的阴邪之力,可以让一个男人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

这个东西在哪儿,这个东西就是邓小平的,时间就是金钱的这种放纵人的欲望,它的起端。到了江泽民闷声发大财,使出人的原始之力、淫荡之力,这就是王沪宁的人之初性本恶,他的力量所在。当残害一个社会的时候,当残害整个国民的时候,那是妖怪,妲己不就是残害了整个商朝吗。它塑造了人中的文化,你让我说其实它改变不了它的时运,但是过程教训着人从善。所以一直咱节目中坚持,你别跟我说是政治议题,你太低了。说新闻故事,新闻,在报新闻,分析新闻,那是生命中的故事,那是故事。那这一面的故事呢,就跟封神演义是一样的,新版的封神演义,寿终正寝,共产党。

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三峡大坝扭曲变形,这个在网上吵了很长时间。那就我个人来讲,我个人完全学过地质、水文、气象,都学过。所以三峡的本身,在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那是坚决否定的,在中国地质学当中明确否定了它。

在中国水文,水文叫什么,应该就叫水文学,明确否定三峡大坝。76年、77年恢复高考之后,出的书都这么说的,77年。中国地质学院、中国水文学院,中国天文学院,都是完全,完完全全不能接受的。在当时是对应着这个伤痕文学,对文革的否定。那是相当,整体相当人性,在文革的背景之下的人性的表达,前提啊。在文革的毛泽东死去的背景之下,这是我个人都学过,完全都学过。

当然三峡大坝建成的时候,咱就咱已经不在那边了,就这么回事了。所以三峡大坝的扭曲的变形,这是一个外在的说法。内在的东西,它断掉了中国人的龙脉。

帝京景物略讲的是北京城,日下,那是两本书还是一本书,日下旧闻考那是明朝、 清朝留下来,日下旧闻考16本书,在讲北京城的故事,相当于北京城的地方志,里面开篇都在讲为什么定都在北京。头枕燕山山脉,一边是泰山,那是湖,一边是应该是长白山,不是,太行山,那是龙,那前面的黄河跟长江就像玉带一样,就那么解释的。

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

帝京景物略,人家看那都是那时候看的,像玉带似的,是把东西串联起来,在整个中国成为了一个整个。中国就是北边高对吧,坐在北京城的皇帝,坐北朝南。那往下走是这个三江平原,什么黄河平原、华北平原,就是它的平原之地。是往,整个山是往下,整个坡是往下走的。你们家买房子你不是得看地势对吧,你看在北京城有钱的人,都跑那个香山那一边弄个房子别墅,往上走,那水好。谁穷人都在通县、大兴,那地方的水都地下水都污染,一个道理。它有什么可讲的,那是从历史上说对不对。有钱的、有权的、有势的,有一个算一个,身边都想找算命的。所以都想找算命,所有这一切都在,其实就在诠释著三峡的冲突。

李鹏没干,李鹏一生干了两件事情,三峡大坝、89六四。他是周恩来的养子,那是真正的红二代 ,爹谁知道是谁的。有人说你别埋汰他,延安是共产共妻的,有什么埋汰不埋汰的。毛泽东睡完这个睡那个,你说他是谁。那这个事呢就从一个微博中传出来,弄得推文上也都说,大家去争论了。数天前三峡大坝变形,谷歌卫星篇,那出现说法不一。新京报说确实变形了叫弹性,澎湃新闻说变形是假消息,环球时报说大霸运行可靠,三峡公司说大坝水平移动,但不到3厘米。三峡工程的内部工程师说,一直存在质量问题,包括裂缝跟施工期间的混凝土不合格。

大坝变形究竟是真是假,请了黄万里的女儿和这个王维洛。王维洛是在德国的,他叫中国环境问题,他实际是水利专家。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