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下)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13日讯】【今日点击】(3513-2)

石涛评述

提要
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三峡大坝是否变形,成为了网络上讨论比较热门的话题,而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没有意义。有的朋友可能说涛哥净说的,跟别人说的不一样,没有意义是什么?三峡大坝最大的邪恶,切断了中华民族的龙脉,这是真正最大的意义。

这期节目一开始我们讨论了,天地人、三魂七魄之间的故事,那个东西是不能动的对吧。把你嗓子眼打个结,说中间拿针穿个孔还能喝水,是不是,说有人放屁不好听,把直肠子打个结,一个道理。只能顺应不能以自己的私利,去干这种事情,这就我说没意义。它真正含意的概念背景含意的概念,你可以看到共产党人的贪婪、无知,那种权力本身彰显出来那一份,超越正常人的那一份邪恶,我觉得这是真正的意义。

时事大家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 是否空穴来风?

因为人有三魂七魄,人是不死的灵魂,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王维洛是水利专家,三峡大坝建造的初期他在现场,黄万里是坚决反对三峡大坝的。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就看过黄万里的东西,那是专业课。所以黄万里的女儿说,看过照片不好一定下结论,中共的消息他觉得就无所谓了。照片在不同时间、不同气流、不同角度的拍摄,那不能做对比,精确度不一样。人说得非常的到位,这是合情合理的,但三峡大坝的问题,迟早是一个特大的灾难。

王维洛说我不用看照片,我就知道是变形的,他是水利专家,三峡大坝是叫重力坝,是几十个水泥块放在基石之上,靠自身的重力来维持大坝的稳定。人家是专业的话术,做的大水泥块,把大水泥块放,他选坝址选在了花岗岩的基地上坝址上,他给囤上头了,囤上了,你们家发大水弄几个石头在那儿囤一样的,囤上头了,靠水泥块的重量,去顶那水的压力。

水有多大?120米高,117米应该是还是123米,120米左右高,它做地做起来了把水,长度大概100公里。水的重量多大?1个立方米1吨,你大家算去,这事儿不好算,因为山体的下面三峡山体下面,它不是直上直下的喔,你就说个大概喽。120米高往前推应该是100多公里,如果这个大坝溃掉,120米高的水墙,水墙的厚度100公里,往下推,人是不可想像的,人可以造出来,但人永远想像不出来是什么样,说什么样的灾难都没用的。

一立方米一吨水,那它破坏力有多大?没人经历过对不对,这是关键的问题,没有任何可经历可解释的,这是今天大坝带来的威胁。而长江,我刚才讲帝京景物略也好,这些明朝清朝留下来的书,讲述了天地人合一的。那这个做法,就像毁掉了人的三魂是一样的,否定了人的三魂的概念是一样,从根本上给整个中华,就是中华大地带来了根本上的这种威胁和伤害,因为它是一体的对吧。

如果那个天地人你能看出来,完全是活的话,跟人的三魂七魄,都是完完整整的扣在一起的话,人只能顺应天,这是人定胜天的最大的表现之一。为什么?为了李鹏给他儿子跟女儿挣点钱。有人说他这个那个,你不挣钱吗?他用他的方法挣钱。当你不相信有神的时候,当你是无神论的时候,你说他的任何话都是妒忌,所以就瞎掰了,这是今天的大劫难。

最早发出推文的叫冷山,说发现大坝变形了,王维洛同意他的陈述,三峡大坝的可行论证的报告中出现过。周嘉华说不会发生灾难性后果,周嘉华当年是国务委员,国务委员还是水利部部长,不知道。他说不会发生灾难性后果,前提是三峡水库里面没有水,然后解释了弹性状态。王维洛的解释说,弹性状态很简单,因为水泥块里面是钢筋来的,所以钢筋就具有弹性,同时把水泥聚集在一起,不会碎掉对吧。钢筋活那是,那是钢筋活,这个东西它是有弹性的。

就像我们建的桥,你看那水泥桥,大一点的水泥桥它,你开车的时候它就咯当咯当,中间一定是用钢板给它切出缝来。冷缩热涨,气候的变化,水泥自身是承受不了的会拉断,道理一样。在这个三峡大坝上,它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呢,它水泥块本身之间,它有着弹性,但是一个一个水泥块中间它没连上。没让他儿子尿尿,和点泥给它堵上,他没尿尿当时,这事整的,你说这李鹏整的。没尿尿这几十个水泥块,都一个是一个。所以弹性的问题,只是水泥块本身,而不是几十个水泥块一块弹性,不是那么回事儿,所以它是变形的,不是弹性,结论就这么回事,很简单其实。

黄万里的女儿根本不同意他的说法,她就讲自己的父亲6次写信,三峡高坝绝不能修,这是他当时的说法绝对不能做。绝对不能做,讲了环境、讲了周围的一切,他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的,他讲的一切就是当初黄万里讲的就是天地人。三峡大坝传出变形之后,人们发现百果树瀑布景点已经关闭了,对谷歌的怀疑如何如何,我觉得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他讲出直接会受到影响的6亿人,根本不是什么中下游的居民如何,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它要崩了,我不知道中国就得回去几百年,就像说的那个,没人经历过120米高的水墙,水墙长达120公里130公里,所以超过今天很多人的想像,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能够知道在一百多年前,大概190几年,在墨西哥湾附近一个小的水湾,发生过龙卷风。现在龙卷风来了,发生过龙卷风人都跑了,但是当这件事情结束第二天早上看到的,是120米到130米,整个山坡全都是石头。

山上的所有东西全卷在水湾里面,三个人合抱着树木没有树皮,它的树干完全是这么拧碎的。树干的韧性这天地间可能,能够超过它的韧性、超过它的强度,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那是能够知道的,在今天百年的历史中,能够知道的有纪录的,就说发生这么个事情,但当时水流有多大、风有多大不知道,那人进去就碎了都是沫了。那仅仅是一个小的水湾120米高,这是我们当初上大学时,在学天文地理的时候,曾经从香港那边拿过来的小薄本的书,这是很清楚很清楚。

所以根本不是今天人想像的,大坝裂著口子啐口唾沫糊上不是那么回事,它是真正切断了中国人的龙脉。受到影响应该采取什么自救措施,我觉得这就是记者问的很荒唐的一句话。民众有知情权,黄万里的女儿说,自救是可以的如何如何。那就我个人来讲就是移民吧,跑吧,离开吧,没有什么别的招了。怎么自救那水来之后,你知道水的速度有多快,这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故事对吧。就像在日本几年前出现地震引起的海啸,它是33米高,你看看现在什么样。人定胜天是人各自的不自量力,和男人做梦般的愚蠢的说法。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