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数码健康增长神速的代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14日讯】专栏作家克里斯•霍格(Chris Hogg)在TechCrunch上撰文指出,硅谷痴迷于增长。对于几家健康初创公司来说,这种痴迷不仅有误,并且危险。

科技行业的主流观点是,要想成功,你必须推销自己的想法,不管它到底有多遥远。你必须相信自己的产品——不管其能否实现。假如你干扰了床垫业或眼镜业,那尚无大碍。但是,数码健康创业者就需起步高出一个台阶。这有关于人命,并且,常常在人们最微弱的时期。

健康保健初创公司最近新闻迭出,Theranos、uBiome、Nurx、eClinicalWorks、Practice Fusion这些公司似乎没看到这一点。我们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细节,但有一点却很清晰,这些公司为了追求增长,把病人放在了第二位。

错在哪里?

数字健康发展初期,我们把病人看得远比现在重要。我能记起的那些公司,不光是Propelle、还有Omada Health、WellDoc、Ginger.io和Mango Health,所有这些创始人天生就了解病人健康的重要性,并且渴望证明自家产品有效。

从何时起这个聚焦点转移了呢?怎样才能将其扳回正道?

当投资者把增长摆在第一位时,很难把病人置于其前。Propeller公司很幸运,投资者懂得产品的有效性重于资本增长,即便在增长缓慢时。早期数码健康公司只有很少的资金,需要在18∼24个月之间拿出明显的成绩来,才能获得下一轮投资。

相比之下,生命科学公司从一开始就投入重金,以作长期开发和临床验证。

产品、验证、商业化

另外,有大量的新创公司和投资者涌进数码健康领域。该行业当然需要人才、点子和能量,但我们还需要参与者了解临床步骤:产品、验证、最后才是商业化阶段。可是,许多新人不仅缺乏经验,而且急功近利,他们漠视法规和传统保健方式,认为已经过时了。这导致他们所做的不是建树而是破坏,对保护措施的漠视带来了公众安全问题。

结果是,在证明其产品有效之前,大量公司试图扩大增长,这带来了巨大风险。给患者和医生错误资讯,导致错误的疗法。浪费金钱在不需要的产品上,并影响到整个数位健康生态系统的可信度。

重建成果文化

为解决这个问题,则需调整对所谓数码健康是否成功的看法,而责任落在诸多方面。

媒体须持更严格的态度来报导数码健康初创公司,优先报导同行评审后的研究和经过证实的成果,而非注资轮次和招聘人数。演讲圈需赞扬那些能够谈论其产品如何改善人们生活的创始者,而不是把主要演讲时段让给今年最大的出口。投资者群体必须对其投资保持耐心,了解医疗保健上的真正增长需要时间。

最重要的是,数码健康业的创始者必须对自己有耐心。我一直在数码健康的战壕里,深知到底有多难,很容易失去焦点,你该问问自己:“我是想以惊人的增长上头条新闻,两年后被指责偷工减料,还是想造出一种产品真能有助于人?”

回答这一问题并非易事。但是,如果数码健康将生存并扩张,那就该脚踏实地一步步去做,验证产品,这才是长期变革的唯一途径。

──转自《大纪元》(记者林达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