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惨烈的迫害在呼唤着人间正义(2)

——二十年来遭受中共惨绝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二

孙鸿昌被迫害得一家八口五死一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报导了一份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状,记述的是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鸿昌一家八口五死一残的悲惨遭遇,这又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犯下的一桩惊天惨案。

孙鸿昌的妻子王秀霞遭绑架后仅仅十六天就被迫害致死;孙鸿昌被酷刑折磨致残;小儿子孙峰在思念母亲、担心父亲安危的恐惧中去世;年迈的父亲不堪承受惨烈迫害含冤离世;弟弟孙鸿森因警察无数次的骚扰、恐吓而离世,弟媳因弟弟被绑架在惊惧中死去。

最近,孙鸿昌向中国的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书,并收到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单位收发章签收的信息。

孙鸿昌在控告书中陈述了他们一家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妻子王秀霞是一个在家中公婆夸、小姑敬、儿子孝、丈夫尊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亲朋邻里无不称颂的好人,却因不放弃修“真、善、忍”做好人,数次被警察绑架以至被活活折磨致死。

被关在抚顺市看守所戴着手铐、脚上戴着重镣的王秀霞,被几个犯人抬着关入里边的女监号。第三天警察上班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其抬了出去。抬出去是坐铁椅子灌食。就这样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来,回来后恶犯将其双手反背铐在紧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因暖气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过夜。同一监室的杀人犯郑敏是包夹王秀霞的,已经被非人酷刑折磨得几天了的王秀霞,又被戴着手铐、脚带着重镣,被多名包夹犯人打倒在地,浑身是伤,杀人犯包夹郑敏脚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就要喷一口血,跺一下,喷口血,连跺三下,看守张保华一看不好要出人命,才阻止杀人犯郑敏。包夹犯人的暴行都是在执行江泽民下达的口头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犯人“包夹”的恶行都是在警察的授意指挥进行的。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在非人的折磨下,王秀霞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二岁。就这样,一个生命,一个鲜活的生命,从被绑架进去到离开人世,仅仅16天!这极为惨烈的一幕,是怎样的惨绝人寰,苍天无语,大地悲泣……

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我们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著,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恶警不让看,问死因时,它们谁也没回答出来。

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时,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小儿子悲惨死去。两年前在他只有十二岁的时候,他亲爱的妈妈被警察残忍的迫害致死,他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这巨大的伤痛。在这之前几年,我们夫妻就被迫流离失所,幼小的孩子寄养在亲属家,孩子一直在思念父母、担心父母被警察再次绑架,在恐惧中度日。那时候的我正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杳无音信。在这多重打击下,孩子病倒了,整日生活在思念、惊惧和无望中,在对妈妈的无尽的思念中,孤苦的离世。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七、八个警察将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活的孙鸿昌绑架到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又叫天桥派出所)。

二十八日深夜十一点开始,抚顺市国保大队关勇(他是迫害死我妻子王秀霞的主要凶手)、郝建光、赵大壮等六个警察在场。他们对我进行酷刑折磨,尤其是关勇凶残无比。警察先将我暴打一个小时左右,再开始用电棍电击我的生殖器,接着用拳头猛力击打我的生殖器,痛的我几次昏死过去。关勇还觉得不够狠,就用双手狠狠的劈我的腿过头,用最残忍的劈胯酷刑折磨我。就是将我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警察用双手死命劈我的左腿(劈胯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之一,受过此酷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残废了,被折磨的人痛苦不堪,难以用语言表达);一瞬间胯部像被撕裂了一样,剧痛使我昏死过去。

醒来后听到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我的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我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我的腿上,然后再把我的右腿扣在床上,恶警用双手劈我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两个小时,痛的我多次昏死过去。酷刑折磨的那三天夜里,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我凄厉的惨叫声,这样的折磨每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抚顺警察在折磨我的过程中不断的狂叫:我们就是没人性!你媳妇就是我们打死的!打死你也不用偿命!大不了再花上两千多元钱!

由于我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让保外就医。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不用偿命,当初还不如把他给打死了。

我年迈的老父亲,为了给他被迫害冤死的好儿媳,被非法关押致残的好儿子讨回公道,几年间奔走于各级公、检、法、司,受尽了各种恐吓与屈辱,身心因不堪承受巨大的伤害,在苦苦盼望与等待中,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含冤离世。

我的弟弟孙鸿森,因修炼法轮功从一个小混混变成一个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也因警察无数次的骚扰与恐吓而离世。弟媳也因弟弟被绑架,而在惊惧中死去。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县法院非法开庭,重判有期徒刑五年。由于我的身体状况极差,不能独立行走,几次送到监狱都因身体体检不合格,监狱拒收,即使这样,也不准我保外就医。

几年来,由于我的腿得不到应有的医治,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两条腿都不能走路了,只能坐在轮椅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二零零九年六月,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所长祁成斌叫嚣著对我说:“这次就是花钱也要把你送进去(监狱)”。就这样已经瘫痪的、坐着轮椅的我被沈阳监狱收下了。可想而知,沈阳监狱的主管者得到了(清原县公安局送的)什么好处,昧著良心“特批”把我收下了。又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转送到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仅仅几年时间,我原本一个幸福、祥和的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一家八口,五死一残,这字字血、句句泪的控诉,只是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所受到的迫害的沧海一粟……血腥迫害下的惨案究竟有多少啊!在被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致死致残的数百万法轮功学员中,家家都是一部由血泪凝成的悲惨历史!。(详情请阅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一家八口遭迫害五死一残孙鸿昌控告江泽民》一文)

看着这一家八口遭迫害五死一残的悲惨遭遇,不由得使人痛心和悲愤。在长达二十年的血腥迫害中,究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经历了这样悲惨的遭遇?时至今日这样的悲剧仍然在不停的发生著。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上半年,至少335名法轮功学员又被中共非法判刑,非法庭审356场。至少有60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长的12年。中共公检法司部门对14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敲诈勒索1,894,320元。其中,法院非法罚金1,747,000,警察抢劫勒索147,320元。

呼吁全世界的民众,都来关注这场长达二十年而至今不能结束的血腥迫害,让孙鸿昌这样被迫害得一家八口五死一残的人间悲剧不再重演!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