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揭三峡大坝内幕:江泽民与李鹏做了笔交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16日讯】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引发舆论担忧。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曾揭露,三峡工程是当时江泽民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当年江将此工程硬上马,祸害了国家。

华裔经济学者“冷山”7月初在其推特中,将三峡早前的谷歌卫星图像和当前图像进行对比,披露三峡大坝已经变形溃坝的危险,并警告,三峡大坝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将玩完。

该消息引起海内外网友的关注。不少网民通过谷歌卫星地图查看后,发现当前的大坝卫星图像确实存在严重的变形问题。中共则动用内外宣和网军大规模“辟谣”,随后又改口承认坝体确实会“漂移”。

与此同时,三峡大瀑布景区紧急暂停接待游客,长江航道局局长两名副局长也同日火速被查,均被认为与三峡大坝变形有关联性。

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曾表示,三峡大坝的构造,决定了它一定会发生变形。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陆也认为,不管变没变形,三峡大坝都将会导致一个特别大的灾难发生。

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

中共官媒早前发表一篇根据李鹏回忆录整理,文章引述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该工程由邓小平拍板。李鹏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

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由江泽民主持制定。

三峡工程在上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专家的质疑、反对。但1989年刚刚踏着“六四”爱国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与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结盟,巩固其领导地位,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

王维洛博士曾向《大纪元》披露,建三峡工程是当时江泽民上台后,他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他说:“89年‘六四’之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江泽民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江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援三峡工程。”

他说,江泽民当时知道邓小平已经把三峡工程做为代价分给了李鹏,他强调,如果没有江的坚决支援,三峡工程是上不了马的,李鹏再动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动的话,三峡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们两人所承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当年三峡工程上马前,遭到很多人反对,反对声最大的要数清华大学已故教授黄万里,他曾6次写信向江泽民、李鹏反映问题,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围绕三峡工程形成庞大利益集团

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决策,不是一个单纯的工程决策,而是政治决策。三峡工程的上马,只是中共最高层少数人的意愿,因为高层几大家族都可以直接在三峡工程中获得巨大经济利益。围绕三峡工程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当年,江泽民将此工程作为政治交易硬推上马,宣传部门百般吹嘘,欺骗了国民,祸害了国家。

王维洛质疑,1992年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571亿元人民币。到了2008年底,三峡工程的总造价已经突破2000亿元人民币,而且升船机工程还没有建造完毕。

三峡工程资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电费中支付的三峡基金,这是中共国务院特别为三峡工程开征的特种税,不用还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三峡工程带来的灾难接踵而至

自从三峡大坝开建以来,不仅滋长了大量腐败问题,而且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如2008年发生8.1级汶川大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发生7级大地震。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峡工程库区共发生新生地质灾害险情401起。三峡工程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回应公众时承认,兴修大坝一定会诱发地震。

作家郑义2011年曾撰文分析,长江拦腰建起巨大的三峡水坝后,湖泊原有的吞吐规律被废掉了,三峡工程造成了这些生态灾难。王维洛曾表示,三峡工程是造成干旱的主因。

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称,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当初估计还要严重。早先许多专家预言的三峡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兑现。

此外,数百万的三峡库区民众成了真正的“三低”和“三无”群体。由此而产生的每年信访的次数高达8万多件次,连年持续不减。

在2009年三峡工程全部完工的庆典上,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到场祝贺,极为罕见。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足见三峡工程的隐患。

江泽民一向好大喜功,好出风头,他亲自主持修建的三峡工程,他既不现身完工庆典,也不将其相关讲话收入其个人文选,可见江也深知三峡工程是一个祸害。江害怕对三峡工程负最大的政治责任。

王维洛说,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到现在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

王维洛推断,三峡工程可能已经出现变形的问题,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万人命就没了。其实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现在世界的潮流不是建大坝去搞水利,而是顺应自然去搞水利,这是去年世界上所有的水利工程师得到的共识。

他说,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愿这样做,主要是和它政绩、名声连在一起,如果现在废掉,那前面的功绩就没了。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