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特别报导-2】20年时光 见证中共残酷迫害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0日讯】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20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证实有431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执意镇压法轮功,1999年的7月20号成为很多中国人的人生转折点。很多原本身体健康的修炼人,因为不肯放弃信仰,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他们经历了外界无法想像的身心折磨。

美国法轮功学员谢戈:“当灌食的橡皮管插入鼻腔的时候,我的整个鼻腔像烧着了火一样,拔出来后,管子上都是血。我现在仍然清楚的记得,一个警察头目站在我面前,狞笑着说:‘你不是觉得很难受吗?那我们就用这种方法折磨你,直到你向我们屈服为止’。”

中共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谢戈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北京市洗脑班、团河劳教所酷刑折磨──仅野蛮灌食就超过200次。

而张国良,则是失去了令人羡慕的“飞行员”的工作。

张国良:“720后之后,公司里主管政治的一名上级领导,直接就收走了我的飞行员驾照,停止了我飞行员的工作。这意味着我未来的人生面临一个很大的转折,不但没有了可观的收入,甚至还要受到中共各级部门的监管和审查。”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就是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灭绝政策。全中国像谢戈,和张国良一样,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张国良:“2002年上半年,我再次被绑架到广州的黄浦洗脑班洗脑。每逢夜晚,经常可以听到有法轮功修炼者被折磨的声音。白天,也经常看到有的人鼻青脸肿,有的人头发一片一片的没有,有的人身体上留着伤痕。广州大学教师李晓今在这里被迫害至死,洗脑班说她是自杀。当时中共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张孟业被关在我的隔壁囚室,我夜晚经常听到他被折磨的惨叫声,老人家被折磨的非常惨。”

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种类繁多,惨烈程度也骇人听闻。谢戈经历过的还有背铐、胶皮铁棒殴打、坐二十釐米高塑料凳,以及被称为“熬鹰”、“死人床”的酷刑。

谢戈:“‘熬鹰’酷刑是连续三天,整夜不让我睡觉,三天后我呕吐中出现血块。‘死人床’是把我的双手铐在铁床的一端,双脚用布条绑在床的另一端,整个人抻成‘大’字形,24小时不能动,大小便都在床上,非常痛苦。这种‘死人床’酷刑,他们给我从2002年4月直到2002年10月,绑了长达八个月之久。导致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四肢肌肉严重萎缩,血压只有40/70,已经濒临死亡。”

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20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证实有431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而由于中共的消息封锁,真实的数字目前难以得知。

2006年之后,多位证人在海外曝光,中共长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已经形成巨大血腥的产业链。这一消息冲击着人类文明的底线。

2009年警卫的证词:“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开始解剖。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女的。30多岁吧……不打任何麻药,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是肾。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那个女人就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

人权律师和独立调查团体积累了大量证据,证实这一指控真实存在。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指控是真实的。我们发现发生的时间是在从2000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今天,发生的地点是遍及全中国。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

张国良:“720过去二十年了,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中共的谎言已经被数亿中国人识破,他们声明退党,我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真正的了解真相,不要为它背黑锅。”

谢戈:“做为被中共迫害的亲身经历者,我希望每一位中国人都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早日三退保平安,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采访/拍摄/新唐人亚特兰大记者站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链接:【720特别报导-3】前军医实习生回忆参与活摘器官过程

相关文章
评论